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十九章 麻衣十俊,陈家祖坟

第十九章 麻衣十俊,陈家祖坟

  “我……真的是……吴用。”我勉强说出了这几个字,别的话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那人手指头稍稍一松,一缕空气进了鼻腔,就好似救命仙丹,我拼命喘息起来。

  “是不是把信物忘在家里了?”那人又道:“老族长在世时跟我说过,他给你留下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需要凭借信物才能领取。你好好想想,那是一块玉,巴掌大小的百年老玉,刻着老祖长的印信,很简单。你是不是落在家里了?”

  说话间,那人完全松开了手,我脖子上又疼又辣,感觉血肯定都出来了,我大口喘着粗气,心里想着他说的话,还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等到恢复如常,我摇了摇头,道:“真的没有什么信物,陈老先生也没说过要给我什么东西,你肯定是记错了。”

  那人狐疑道:“你当真?”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怕他再过来掐我,一边说,一边赶紧后退了几步。

  “哈哈哈……”他却大笑了起来,一改刚才的凶恶模样,变得和颜悦色道:“好了,不用怕,不会再掐你了,你是真的吴用!”

  我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道:“你刚才是试探我?”

  “不错!”那人道:“不试探怎么敢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吴用?不确定怎么敢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个神经似乎有些不正常的男人,他却满脸亲切神色地走过来,还朝我伸出了手。

  我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缩了缩头,正要躲开,他却一笑,只是将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打掉了刚才摔在地上时粘上去的土。

  “我是陈弘仁。”他自我介绍道:“陈家弘字辈里排行第五,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五叔。”

  “五叔好!”我诚惶诚恐地叫了一声。

  “嗯。”陈弘仁笑了笑,道:“刚才我看见你的脸时,就已经相出你是五行缺人,应该就是老族长当年救过的吴用。”

  “啊?”我既佩服,又有些生气道:“那你怎么还要试探我?”

  “这也是无奈之举。”陈弘仁道:“近来,陈家村里并不安宁,刚刚平静了几年时光,又被人盯上了。我们已经见过若干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目的不知何在,但是行经鬼鬼祟祟,不似名门正派中人。昨天就有人与今日的你一样,在这里趴墙头。”

  我愕然道:“那是什么人?在干什么?”

  “不知道。”陈弘仁摇了摇头,道:“那人可不像你,什么都不会,他本事不低,是正儿八经的术界好手,昨日被我诘问,一言不合便即动手,我伤了他,但也让他跑了。唉……可惜现今的陈家村已经不是昔年的陈家村,留下来的高手屈指可数,不说五大族老、麻衣十俊,单就凭五十族丁,若他们还在,岂能让宵小之辈来去自如?”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五大族老乃是昔年陈家村“汉”字辈的五大高手,也就是陈汉生那一辈的;麻衣十俊,是“弘”字辈的十大高手,这位陈弘仁,在麻衣十俊中排名第三!五十族丁,乃是陈家村保护村子的中坚力量,以五行排号,分别是金一、木一、水一、火一、土一直至金十、木十、水十、火十、土十,各个都是不凡的好手!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陈弘仁已经自顾自说了下去,道:“虽然不知道那人来的具体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想十有八九会跟《义山公录》有关。这本相术奇书,即便只是半卷,垂涎三尺者也会不计其数。”

  我之前听过陈弘德讲麻衣神相和陈家的往事,当然也知道《义山公录》的宝贵,那可是相术界第一奇书。

  只听陈弘仁继续道:“我怕近来闻风而动者多半是为此来的,他们想找这书,无非要去三个地方,一个是老族长的家,一个是陈家家庙,还有一处,乃是陈家祖坟。家庙和祖坟都有专人看守,等闲之人根本接近不了,唯有这里防备薄弱,所以我就守在附近,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现身。只不过,这里确实没有什么《义山公录》,但老祖长的家,即便荒弃了,也不能让歹人染指。”

  我听得肃然起敬,使劲地点了点头。

  陈弘仁道:“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加倍小心,即便是看出了你是五行缺人,也要试探试探你。一来,我怕另有五行缺人假冒你,来此行骗;二来,我怕你已非昔日吴用,心念已变;三来,我怕你是受人蛊惑,怀揣歹意。所以,你刚才要是敢说有信物,或者说忘在家里了,我就敢弄死你,你信不信?”

  我打了个寒颤,道:“我信。”

  “好了,不说这些了。”陈弘仁道:“跟我走吧。”

  我愣了一下,道:“去哪儿?”

  “你不是要来看老族长吗?”陈弘仁道:“我带你去。”

  “老爷爷没去世?”我大喜过望道。

  “去世了。”陈弘仁淡淡地说了一句,道:“带你去拜祭他。”

  我一愣,却看见陈弘仁朝我挤了挤眼,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这让我瞬间又有些迷茫了。

  陈汉生到底去世没有?

  我也不清楚了。

  “十六弟,我先走了,你在这里看好,有什么紧急情况不能应付立即广播警报!千万不可逞强!”

  “是,五哥!”

  陈弘仁似乎是朝着空气说了几句话,然后立即便有声音回应,我根本分辨不出这个“十六弟”藏在哪里,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陈家村的人还真是厉害。

  “走吧。”陈弘仁对我说着,当先便走。

  我呆头呆脑地跟着陈弘仁,走了两步,我忍不住问道:“弘德叔叔在哪里?”

  “去世了。”

  “啊?那……曾子娥奶奶呢?”

  “去世了。”

  “那个陈弘道和陈元方呢?”

  “都去世了。”

  “怎么会这样!”我惊得浑身出冷汗,道:“他们不都还很年轻吗?那个陈元方只比我大四五岁而已!”

  “你倒是记得清楚。”陈弘仁扭头对我笑了笑,道:“你只要记住,外人问起你他们来,你都说去世了就行。至于到底真去世还是假去世,你心里清楚不就行了。”

  我呆了片刻,道:“可我不清楚。”

  陈弘仁道:“你清楚。”

  我登时无话可说,这还让我怎么说?

  我和陈弘仁东行了百余丈之地,然后折而向北,绕过村中的池塘,徐徐奔向陈家村祖坟之地。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昏暗,时间已是晚上。

  还未走到陈家祖坟近前,只是远观,我便被震撼了,那祖坟之地就是一片偌大的墓园!园中松柏森森,石碑林立,一座座坟茔无声而肃穆,在夜色之中,显得朦胧虚幻而又真实。

  我们村子也不小,但是就没有这么大,这么壮观的墓园。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村比村,不是村。

  我和陈弘仁还未入内,便有一道尖锐的哨声骤然而起,紧接着两抹黑影疏忽而至,挡在我们面前,吓了我一大跳。

  “九弟,十二弟,是我,弘仁。”陈弘仁不等来人说话,便先开口。

  “是五哥。”

  来人应该就是陈家族中“弘”字辈排行第九、第十二的守墓人了。

  待看清楚了陈弘仁后,守墓人连忙吹响了手中的哨子,远处也有一声哨音回应似的响起,这是表明来的是熟人,可以解除警备。

  守墓人将我细细打量后,诧异道:“这位是?”

  “吴用。”陈弘仁淡淡道。

  “哦!”守墓人恍然大悟似的,道:“请进!”

  陈弘仁点了点头,道:“你们退下吧,顺便给老十五打下招呼。”

  这两位守墓人依言而退,黑暗中哨声一起一落,须臾间,偌大的墓园重归静谧,只有一股淡淡的白气氤氲,让人觉得这里似乎比别处寒冷了许多。

  “走吧。”陈弘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