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一章 五叔落单,先生逞恶

第二十一章 五叔落单,先生逞恶

  只见陈弘仁提着石碑,右脚脚尖突然伸进霸下口中一勾,早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来!

  几乎在取出盒子的同一时间,陈弘仁已经将青石碑刻缓缓放回远处,然后抽出手,将木盒子拿在手里,坐倒在地喘息起来。

  我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中的木盒子,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凡品,毕竟是由三处环环相扣的机关保护着,而且事后我才得知,这三处机关究竟有多精妙,多厉害。

  首先,需要开启霸下口中的舌头机关,将青石碑刻与霸下石像分离,然后用力抬起青石碑刻,再开启霸下石像背后的腰关,将霸下喉中的水银毒针射尽!毒针射尽之际,便是木盒出头之时,只是这时间极短,需要人立即伸脚入其口内,勾出木盒来!但凡迟疑片刻,木盒便会被霸下吞回腹中,等到那个时候,除非将整个石像击碎,否则再难拿出来。

  这三个机关步步紧扣,如果不是极其熟悉,又本事过人,哪里解得了?

  陈弘仁喘息了几口气后,平持木盒,目视其中央道,只见那里有一处指头肚大小的圆孔凹槽,再往凹槽里面看,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些极其细微的符箓图案,密密麻麻,我完全不认得。

  我看见陈弘仁伸手入口,奋力咬破左手食指指尖,然后抽出来,鲜血淋漓之际,他又将手指凑到了木盒上的圆孔凹槽上去,奋力挤压,一滴血准确无误地落进那木盒中央的小小凹槽中,但见血水渗进,那符箓图案瞬间消融!

  事后我才得知,那符箓是一种血符,是特制的,只能由陈家子孙的血才能解开。

  而这个机关是当年陈家人存放一件稀世宝物——伍子魂鞭的地方,后来伍子魂鞭被神相陈元方取走,便又成了轩辕八宝鉴的地方。

  (伍子魂鞭事迹,详见拙作《麻衣神相》。在此,不影响本书阅读)。

  眼下,只见木盒缓缓裂开,万道淡金色的光芒闪烁,一柄八寸方圆的铜镜静静地躺在那里,看上去既古朴,又厚重,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令人不敢直视却又吸引人忍不住去看的风采。

  我忍不住伸长了脑袋,去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轩辕八宝鉴,久违了!”陈弘仁将那铜镜拿在手中,盯着地下狞笑道:“小小土灵傀,待老子吸了你的祟气后,我看你能藏到哪里去!”

  这镜子能抓住那土灵傀?

  我有些惊疑,它要怎么去抓?

  “日!”

  我正在胡思乱想,一声尖利的哨音忽然传来,正是我和陈弘仁进墓园时,听到的那守墓人吹出来的哨声。

  这是陈家人诉说危险的警报!

  陈弘仁脸色一变,将头微微一扬,纵声呼道:“老九、老十二,怎么回事!速速说来!”

  这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音域又高又阔,仿佛从广播中发出去的一样,我在陈弘仁近旁,鼓膜震得一阵乱响,难受的很,但是内心深处,我对这陈弘仁简直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可是,四周却没有任何回音。

  陈弘仁口中的老九、老十二都没有回应。

  陈弘仁的脸色再次变了,他又呼喊道:“老十五!你在何处?”

  声音空荡荡地传了出去,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不用陈弘仁说,我也知道,出了大事了!我的手心里满满的都是汗水!

  “吴用啊,你可要害死我们了!”陈弘仁面色大变,朝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又纵声呼道:“麻衣陈弘仁在此!何方高人造访陈家村,还请出来一见!”

  “哈哈哈……”

  一道笑声由远及近,眨眼间,一丛人影便到跟前,那动静,恍如鬼魅!

  “麻衣陈家的人,还真是都有两下子,虽然不比从前,但是解决起来,也要费些功夫。呵呵……”

  来者有四人,一前两中一后,当先那人一边笑,一边说,我打眼看他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人我居然认得,而且就是在今天白天认得的,他不是别人,正是土先生!

  “陈昔!”陈弘仁突然厉喝一声,道:“是你!给我滚出来!”

  走在最后面的那人猛然打了个哆嗦,然后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月影之下,只见那人缩着脑袋,脸色煞白,目光游移不定,似是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一样。

  “混账东西!”陈弘仁怒不可遏道:“是你领着他们来的?”

  “五哥……”陈昔哆哆嗦嗦道:“他们,他们厉害,而且我,我已经出了陈家的五服,不在,不在十二字辈里面,我,我……”

  “这样你就可以恬不知耻了?咹!”陈弘仁一声厉喝,身形骤然暴起,当空掠至陈昔身旁,劈手就抓。

  陈昔惊呼一声:“土先生救我!”

  土先生却笑眯眯地站着不动,嘴里道:“陈家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插手?不好,不好。”

  “你不要脸!”陈昔骂了一声,扭头就跑。

  陈弘仁一个箭步就追上了他,左手提着后衣领老鹰抓小鸡般,提溜回来。

  陈昔反手一掌,朝陈弘仁额上打来,陈弘仁右手伸出,轻轻一格,只听“咔嚓”一声,陈昔登时杀猪般惨叫起来:“啊!啊!”

  他的手腕,软绵绵地垂了下来,就像是死蛇一样,显然已经断了。

  “凭你这点微末道行,也敢跟我动手了?”陈弘仁“嘿嘿”冷笑,只听又是“咔嚓”一声响,陈昔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再次响彻黑夜,他另一条胳膊也已经垂了下来,断了。

  “五哥饶命!五哥饶命啊!”陈昔大叫道:“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错了!”

  “死罪可恕,活罪难逃!”陈弘仁冷笑道:“族长不在,神相离家,村子归我掌管,如果我做不到赏罚分明,何以服众?你既然要做狗腿子、鹰爪子,那我就把你的狗腿和鹰爪都废了!”

  “咔嚓!”

  “咔嚓!”

  陈弘仁飞起两脚,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了两声骨头断裂地脆响。

  陈昔仰面倒了下去,哼都没有哼一声。

  他的一双腿以一种奇怪的造型摆放在地上,显然是已经都断了。

  他人也疼的晕死过去,根本不会再惨叫了。

  “哎呀,哎呀!”土先生忽然故作惊恐,叫了起来:“真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了,陈家村的手段怎么这么恐怖?嗯?啧啧……吓死我了!这个陈昔很不错呢,我给了他好多钱才收买了,才得以顺利过来,你就这么把他弄残了?啧啧,他醒过来后,我怎么跟他交代啊。”

  “土先生,你,你不是走了吗?你怎么又来这里了?”我呆呆地问道。

  “吴朋友,还真是多谢你了。”

  “谢谢我?”

  “对呀,当然要谢谢你了。”土先生转而看向我,笑眯眯道:“要不是你,我的土灵傀还到不了陈家祖坟之中。我的土灵傀要是到不了这里,又怎么能吸引陈弘仁先生在这里耽误时间?要不是你跟陈弘仁先生在这里盘桓,我也解决不了那三个守墓人,解决不了那三个守墓人,又怎么能到这里?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只不过,陈家的人真都是硬爪子,我人多势众,带上陈家的内奸,居然还折了四个徒儿。可真是心疼死我了!唉……”

  土先生的话就仿佛一盆凉水兜头泼在了我身上,让我浑身猛然打了一个激灵,在这一瞬间,我有些恍然,但更多的还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