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二章 土堂先生,掘地尸虫

第二十二章 土堂先生,掘地尸虫

  我盯着土先生,有些语无伦次地呐呐说道:“土先生,你不是才救了我母亲吗?你,你到底是坏人还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打陈家村的人?”

  “笨蛋。”陈弘仁骂我道:“你难道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吗?他是个邪徒,他利用了你!”

  我兀自不敢相信,道:“可是他真的救了我的母亲。”

  陈弘仁道:“你母亲怎么了?”

  我道:“落水了,被淹死鬼害的昏迷不醒。”

  “唉,你这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陈弘仁先是一愣,随即叹了一口气,道:“说不定你母亲落水也是他捣的鬼啊!”

  “啊?”我难以置信地看向土先生,土先生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直到这一刻,我才有些彻底明白过来的感觉。

  “你奶奶的王八蛋!”我大骂了一句,朝土先生冲过去,吼道:“是你设的陷阱!我妈妈到底怎么样了?”

  “哎呀呀,你要打我?”土先生故作惊讶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伙子,忘了你妈妈还是被我救醒的吗?”

  “我杀了你!”我吼道。

  “先不要冲动。”陈弘仁一把把我拽了回来,盯着土先生道:“术界中人要是为难一个普通人,那就太下作了!若是害死凡人,更要遭天谴!”

  土先生笑眯眯道:“怎么会?我土先生从来不喜欢对女人下毒手,尤其是没有姿色的半老妇人,我土先生怎么会自甘堕落去费力气呢?”

  “你,你这老杂种!”听土先生的话,显然是母亲没有遭到毒手,但是他那话却让人分外不舒服,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陈弘仁止住了我,又问土先生道:“那你把我的兄弟们都怎么样了?”

  土先生笑道:“他们可都是术界中人,我们出手都没有轻重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死了,还是晕了。你可以去看看嘛。唉,想起来,还是要感谢陈昔,没有他在前,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啊。”

  “你叫土先生。”陈弘仁冷冷道:“自从昔年术界第一大邪教血金乌之宫覆灭之后,神相陈元方不在人间,便又有一股邪异力量崛起,号称‘异五行’,分金、木、水、火、土五堂,每堂有正副堂主,有大师,又下属数名传教大使,传教使者都号称‘先生’,便是你们了?”

  土先生笑道:“不愧是麻衣十俊中的头脑人物,你知道的可真多。我便是异五行土堂的首席土先生。”

  陈弘仁“哼”了一声,道:“据说你们土堂中人最擅长的事情,乃是以土灵傀吸食已故者之残魂余念来作恶?”

  “嗯?”土先生的笑容稍稍有些呆滞,顿了一下,道:“陈弘仁,你知道的似乎太多了。”

  “嘿嘿……我知道的又岂止是这些?”陈弘仁冷笑一声,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陈家村还没找上你,你反倒先找上我们了!以土灵傀这等王八祟物,也敢来巴巴地跑来,吸食我陈家老族长的英魂灵念,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陈弘仁话音未落,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陈汉生的坟茔之前仿佛电石火光一般,激起一阵异样的亮芒,另有一股皮肉烧焦了似的臭味冲天而起!

  “收!”

  陈弘仁手持轩辕八宝鉴映着亮芒一照,但见一抹黑气“嗖”的从地上拔出,钻进了那宝鉴之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父,土灵傀报废了!”

  土先生身后一个人惊声喊道。

  “闭嘴!”

  土先生回头恶狠狠地喝了一声,那人立即噤若寒蝉。

  陈弘仁擦了擦轩辕八宝鉴,嘿然冷笑。

  土先生笑了笑,道:“真是好个轩辕八宝鉴,是宝贝!”

  陈弘仁见对方认出宝鉴,只稍稍愣了一下,也不说话。

  土先生又道:“我也实在没有想到,你们陈家这祖坟之地下竟然还布的有山术之局,居然有地火布控,到底是陈家啊!看来想要吸食你们祖宗的灵魂,还得先破了这术局啊。恰巧,我土先生别的不擅长,最擅长的就是跟土地打交道!”

  陈弘仁眼睛一瞪,道:“你敢!”

  “哈哈哈……”土先生仰天大笑,道:“来都来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聖白菜,唐善财,把咱们土堂的家伙亮出来!”

  他身后的那两名徒弟应声道:“是!”

  我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剩白菜?这是什么名字?

  还有唐善财,善财童子?

  “小兔崽子,让你笑老子的名字!待会我弄死你!”

  聖白菜恶狠狠地瞪着我说道,慢慢从怀里摸出来一个棕色的大瓶子,然后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把东西,在月光下,我看的分明,竟然是一把白菜!

  “真的是白菜!”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然后又觉得可笑,忍不住掩嘴葫芦。

  “笑、笑、笑!”聖白菜怒道:“我非弄死你!”

  “白菜,你能不能别跟他废话了。”唐善财在一边说道:“师父叫咱们亮家伙呢,你还不麻溜地赶紧亮出来?”

  “这不是亮出来了?”

  “那你还不喂白菜?”

  “不是马上要喂了?”

  “那怎么还不喂?”

  “这不是他妈的跟你说话吗?你他妈的怎么交流起来这么费劲儿!”

  “谁让你跟我说话了?我让你跟我说话了吗?你他妈的办什么事情怎么磨蹭!”

  “……”

  这两个人居然吵了起来。

  我和陈弘仁面面相觑,这两个人正常么?他们这是要搞什么?

  土先生一脸尴尬,上前飞踹了唐善财一脚,骂道:“知道磨蹭你还吵吵?妈的,你的家伙亮出来了?”

  “还没呢,师父,马上就亮出来了。”

  “等你亮出来,他妈的天都亮了!”聖白菜见土先生踹了唐善财一脚,忍不住得意洋洋又骂了一句。

  “给老子闭嘴,赶紧喂白菜!”土先生又踹了聖白菜一脚。两个人这才安生下来。

  只见聖白菜左手拿着白菜,缓缓凑到右手上的棕色大瓶子口处,嘴里嘟囔道:“宝贝,宝贝,吃吧,吃吧,多吃点,吃饱了,好干活……”

  然后我便愕然地看见,那瓶子口处慢吞吞露出来一个肉嘟嘟的,粉红色的,长满了粗粗细细肉刺的虫头,那虫头上没有眼睛,没有触角,只有嘴!

  三张嘴!

  品字形的三张嘴!

  第一张嘴朝着白菜咬了一口,吞下去,第二张嘴又咬了一口,也吞了下去,接着便是第三张嘴!

  三口,白菜便没有了。

  那粉红色的虫头却陡然发亮,“嗖”地从棕色瓶子里蹿了出来,落在地上,刹那间,便如同充了气一样,迅速膨胀起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虫子瞬间长成五尺来长、三尺来高的庞然大物!

  三张嘴,一起张大,朝着地上“嗷呜”一声,便吞出三个大坑!

  “混账!”陈弘仁大惊失色,慌忙上前。

  要是再这样下去,那虫子能把陈家列祖列宗的尸骨给挖出来!

  陈弘仁飞起一脚踹在那虫子身上,虫子身上立时陷进去了一个大坑,但却又迅速恢复,反而把陈弘仁给弹了回来。

  “哈哈哈!”土先生笑道:“这就是以柔克刚!你陈家坟茔里的护墓山术布局不是深埋地下吗?我就让掘地尸虫给它挖出来!这要是挖出了前辈们的尸骨,那可就对不住了。”

  “轩辕宝鉴!”陈弘仁忽然咬破舌尖,朝镜面喷出一口鲜血,大叫道:“洞鉴万恶!”

  那轩辕宝鉴登时散发出一道异亮的光芒,瞬间又化作万道,道道仿佛针芒,朝着那掘地尸虫迸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