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三章 师父保身,徒弟失功

第二十三章 师父保身,徒弟失功

  “嘶……”

  掘地尸虫猛然颤动了一下身躯,仓皇把头从土地中拔了出来,但宝鉴的光芒还照在它的身上。

  土先生收敛笑容,叫道:“善财动手!”

  “施舍众生了,施舍众生了,快来拿钱,快来拿钱。”唐善财应声往前,嘴里念叨着,忽然将手一扬,飘飘洒洒,一张张纸钱从天而降。

  我忍不住抓起一张看时,却是冥币!

  我吓了一跳,赶紧又扔掉。

  “以这等微末伎俩吸引众鬼来助阵,也太小看我陈家祖坟了!孤魂野鬼哪个敢来?都给我破!”陈弘仁冷笑着,将轩辕宝鉴环照四方上下,只听“哗”的一声响,仿佛风吹树叶,铺天盖地而下的冥币,瞬间都消失不见。

  唐善财两手摊开,空空如也,面如死灰地愕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掘地尸虫还在慢慢蠕动,似乎想要变小逃回瓶子里,但是在轩辕宝鉴光芒的照射下,却爬不出去,只是渐渐干瘪,片刻间,已经成了一张皮。

  “师父!”聖白菜哭丧着脸,朝土先生说道:“宝贝死了!”

  土先生咬着牙,半晌才嘿然道:“好宝贝!好宝贝!不过陈弘仁,你的功力也耗费了不少吧?”

  陈弘仁冷冷看着土先生,沉默有时,才缓缓道:“你一直不动手,就是因为不是我的对手。”

  土先生道:“之前好像不是,但现在似乎是了。”

  陈弘仁道:“那何不一战?”

  土先生道:“时日尚多,何必着急?”

  两人互相看着,谁也没有抢先动手,似乎都无必胜的把握。

  从两个人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陈弘仁比土先生要技高一筹,但是土先生胜在有备而来,又仗着人多势众,不断消耗陈弘仁的实力,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渐渐缩小,甚至已经不复存在。

  这样下去究竟是对我们有利还是有害,我已经不敢多想,只是期盼着陈家其他的高手赶紧出现,赶紧来收了这个妖人吧!

  过了片刻,陈弘仁冷笑一声,道:“你约摸着你现在人多势众,我独身一人,落了单,你就敢为非作歹?莫要忘了,神相陈元方的威名尚在!哪个敢太岁头上动土?”

  “嘿!”土先生冷笑道:“陈元方真是好威名!可惜现在呢,还太岁头上动土,他自己都成土了吧!欺我眼拙吗?那不是他的骨灰盒?待会儿我连他的魂也要拿走!”

  “你敢!”陈弘仁怒目而视。

  “我敢!”

  土先生指着小亭子内的一众骨灰盒,道:“昔年,神算陈汉生为逼其嫡孙陈元方入相,不惜折寿为之夺来一双阴阳法眼,又为其增加一道运势。陈元方也算争气,以二十余岁之弱龄遽成神相,补了麻衣神相数百年不现江湖的空缺,统领术界一十八路门派,一举覆灭血金乌之宫,何等威风!那时候,我们这些人都藏在深山老林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呢!”

  “知道便好!”陈弘仁道:“一直当乌龟是对的,出来就是送死的!”

  “嘿嘿,月盈则缺,水满自溢,陈元方到了盛极一时的地步,你们陈家也到了盛极一时的地步,就该走下坡路了。”土先生道:“所以嘛,一夜之间,陈家村的一众高手,包括陈元方在内,还有其父陈弘道,其祖母曾子娥,五大族老一起失踪,就连陈元方的那些红颜知己们,茅山江灵,木家仙秀,邵氏如昕全都失踪了,还不是被上边一网打尽了啊?到如今,数年过去,依旧是声息不闻,你们陈家高手凋零殆尽,还敢做什么?”

  (陈元方等人失踪事迹,详见拙作《麻衣神相》,在此不影响阅读)。

  土先生侃侃而谈,说的吐沫横飞,我半懂半是不懂,陈弘仁在一旁嘿然冷笑,道:“你要是真以为麻衣陈家的辉煌过去了,你就大错特错了!”

  “错就错吧,我也不计较。”土先生笑道:“今天来本意是让土灵傀吸收你们陈家祖坟里列祖列宗的英魂,找一找《义山公录》会不会有残卷留在陈家村,不料还能有意外的收获,这轩辕八宝鉴应该也是我的了吧,嘿嘿……你们认不认得这宝贝?”

  土先生最后一句话是朝身后的两个徒弟问的,但是聖白菜和唐善财却一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真是一群蠢货!”

  土先生假意骂道:“这可是上古时期轩辕黄帝造出来的宝贝!陈元方叱咤风云时,没少借它的光!这个黄帝,曾经铸造了十五面镜子,第一面直径一尺五寸,法满月之数。第二面直径一尺四寸,第三面一尺三寸……嗯,以此类推,其余的也都是相差一寸,轩辕八宝鉴便是第八面镜子,直径刚好八寸!那什么,鼻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镜鼻而列四方,又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依方布陈。四方之外乃设八卦,卦外又置十二辰位,每一辰位上再设辰畜。而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上古之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今人难以辨识!如此纷繁复杂,以法祭之,则妙用无穷!古书中说,‘承日照之,则背上文画,墨入影内,纤毫无失。举而扣之,清音徐引,竟日方绝’,因此古人有得之者,号称‘灵境’!称‘持此则百邪不侵’!”

  土先生一番长篇大论,听得我目瞪口呆,陈弘仁也有些吃惊,道:“不意旁门左道中人,还真有些博闻强识的本事。”

  土先生似乎特爱显摆,见我们惊讶,还有些洋洋得意,笑道:“不要小看我,虽然坏,但是却很真的厉害呢。”

  陈弘仁叹息一声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我本就是贼嘛。”土先生道:“你这个正人君子打算怎样?陈家村里到底还有没有《义山公录》?这轩辕八宝鉴,你是乖乖地交出来,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弘仁将轩辕八宝鉴往怀中一放,道:“书没有,至于这镜子给不给贼,你说呢!”

  “是个好汉子!”土先生将大拇指一伸,喝道:“徒儿们,拿出最后的手段,再替为师好好招待陈五爷!”

  “是!”

  聖白菜和唐善财齐齐应了一声,几乎是整齐划一地把手往怀里一摸,又同时掏出来一样东西,然后朝陈弘仁一拥而上。

  他们手里都捧着一具土灵傀,在月光下缓缓蠕动,既恶心又恐怖。

  “收了你们这鬼东西吧!”

  陈弘仁不屑地骂了句,身子一晃,已经欺身至那两人之间,左右手同时暴长而出,眨眼间已如探囊取物般抓走了聖白菜手里的土灵傀。

  唐善财的本事竟似是较聖白菜技高一筹,躲过了陈弘仁的这一抓!往后疾退而去!

  陈弘仁意料之外,不由得“咦”了一声,紧接着手臂暴涨,猛然间凭空长长了半尺有余,终于从唐善财手里取走了土灵傀,两书奋力一捏,只听得“噗”、“噗”两声闷响,陈弘仁两手之中,土屑碎末簌簌飘落!

  “易筋换骨功?”唐善财瞠目结舌,竟然忘记了还在临敌作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算你有眼力!六相全功身法之易筋换骨!”

  暴喝声中,陈弘仁蹬地而起,一双腿,两只脚左右踢出,那两人立时如断了线的风筝,两向飞出,跌落在地。

  “收!”

  陈弘仁人还未落地,手已经又从怀里拿出轩辕八宝鉴来,在空中一晃,淡金色的光芒灿然一片,早有两缕黑气钻进了镜中,消失不见。

  “啊!”

  “啊!”

  唐善财和聖白菜都先是一怔,继而一起惨叫起来,都像是发了疯似的,扯着头发,咬着嘴唇,手舞足蹈。

  “嗬嗬!”

  “嗬嗬!”

  声音惨烈,不敢多闻。

  “灵力不够,也敢逞强使用法器,反噬之苦岂是尔辈所能承受?”陈弘仁冷笑两声,看向土先生道:“你这师父简直不是人,让两个不中用的徒弟来做炮灰,消耗我的功力,自己却在一旁保存实力——你在干什么!”

  陈弘仁正说之际,脸色忽然大变,身子朝着土先生“嗖”的奔出,速度之快,仿若离弦之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