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四章 三千土鬼,生死符术

第二十四章 三千土鬼,生死符术

  我急忙看时,只见土先生左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具白生生的瓷俑,月光下正散发出一身惨淡的光,那瓷俑的模样栩栩如生,嘴唇猩红,眼中诡笑,看上去怪异至极,竟不像是死物,而像是活生生的怪物!

  土先生左手持俑,右手捏诀,目露凶光,脸带狞笑,口中念念有词,只是听不清念叨的是什么。

  当陈弘仁冲他奔去的时候,土先生陡起一声厉喝:“摧枯拉朽,土鬼三千,起!”

  “轰!”

  一声闷响,我浑身一颤,只觉四周的地仿佛遭了地震,再看时,周边土地竟一下子全都缓缓陷了下去!

  我急忙连滚带爬,逃往一旁,陈弘仁也慌忙远离土崩离析之中央。

  “哈哈,想跑?晚了!”土先生狞笑着,叫嚣道:“让你看看我异五行土堂首席先生的厉害!”

  只听得“扑簌簌”一阵乱响,崩陷的地上忽然如雨后春笋般长出了一具具小土人,片刻间,各个都跳了起来,无声无息,只闪烁着荧光,朝陈弘仁包裹而去。

  黑夜,月明星稀的墓园之中,一处处坟茔肃然耸立,一座座石碑青灰冷寂,无数土偶从地下冒出,仿佛一具具从坟冢中钻出的幽灵冥鬼,面带邪笑,目露腥光,张牙舞爪,潮水般涌动着,一波又一波。

  我躲在汉白玉牌坊之下,看着这情景,只觉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那些土鬼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土先生叫嚣道“土鬼三千”,但是依我看来,土鬼的数目应该不止是三千。

  这些土偶快速地蠕动着,密密麻麻,就仿佛是满地一望无尽的大虫子挤在一起!

  这情形,恶心又恐怖!

  陈弘仁当真也是本事极高之人,见此情景,毫无惧色,只冷笑着啐了一口,不屑道:“呸!我当是什么东西?米粒之珠,也放光彩!”

  说话声中,三千土鬼已经涌了上来,咿咿呀呀,竟似还有声音!

  临到陈弘仁跟前,众土鬼腾挪跳跃,一时间,上下纷飞,群鬼乱舞,影影绰绰,几乎已经快要看不到陈弘仁的身形了。

  “咄!”

  陈弘仁大喝一声,身子猛然陀螺似地旋转一周,瞬间便有一阵烟尘弥漫,近其身旁的土鬼也不知道有多少已经化为齑粉!

  眼见陈弘仁在重重包围中,双手、双脚左冲右突,所及之处,土灵傀纷纷被击碎,全都化成飞灰!

  那轩辕八宝鉴也是不停地吸食土灵傀崩溃之后散发出来的祟气,一时间,烟尘四起,黑气纵横!团团簇簇,都朝着轩辕八宝鉴奔去,然后便如石沉井底,百川归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一个麻衣世家的六相全功!塌山手掌力,撕云裂腿法,霸风环身法,昔日麻衣陈家族长陈弘道将六相全功练至化境,堪称天下第一高手!你倒也算是得了真传!在下佩服的紧!只不过,这里的土有多少,我的土灵傀就能起来多少,我看你能打多长时间!”土先生在一旁冷笑道:“你再厉害,功力也有耗尽的时候,你的轩辕八宝鉴再能吸食祟气,也有饱满的时候!”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陈弘仁忽然笑了一声,道:“你倒是提醒我了!我要是先杀了你,这里的邪术岂不是可以自行消解!”

  笑声中,陈弘仁一晃身,已经冲出土灵傀的包围圈,朝着土先生奔来!

  “你杀的了我吗?”土先生毫不畏惧,道:“平日里我也只不过稍逊你一筹而已,今日你的消耗比我要多!刚才我怕你,现在我却不怕!我看你怎么杀我?”

  陈弘仁并不答话,而是将宝鉴装入衣内,右手一翻,忽然变戏法似的多出来一支白尾毛笔,左手一翻,也变戏法似的多出来一张白纸,赶上前来。

  土先生一愣,还没怎么反应,只见陈弘仁将那毛笔塞进嘴里一噙,然后抽出来开始在白纸上写字!

  落笔之处,竟然真的出现了红色的字迹!

  那是……

  血!

  陈弘仁将舌头咬破,用毛笔蘸了自己的血,然后在白纸上写字!

  他自己的脸色,在白纸上出现血字的时候,反而变得惨白如纸,毫无血色!

  我看的目瞪口呆,他这是要干什么?

  “不好!”

  土先生忽然惊呼一声,嗓音都变得有些尖锐了,他吼道:“陈弘仁,你敢用生死符?现在,你的功力比我只低不高,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哈哈哈……你怕了?”

  陈弘仁停下了笔,仰面大笑,道:“麻衣相术,天下无双,铁口金牙,言断生死!陈家奇术,鬼神皆惊!此符一出,无常锁到!阎王呼名,判官勾魂!我要你三更死,你岂能活到五更?咹!”

  一声厉喝,陈弘仁的人已经到了土先生近前,土先生竟张皇失措,举臂将左手中的白色瓷俑迎了上来。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陈弘仁挺着毛笔直戳瓷俑,血红的笔端刚刚触及瓷俑白生生的躯干,我便听见“磕呲”一声脆响,那瓷俑原本光洁滑腻如同流水绢布一样的身子,竟在瞬间绽放出裂纹来,且一道道迅速延伸,眨眼间已完全遍布!仿佛蛛网!

  “啪!啪!啪!啪!啪!”

  爆裂声参差而起,那诡异而可怕的瓷俑终于碎裂成片,烂落在地。

  “陈弘仁,你是个疯子!我不跟你打了!”

  土先生吓得面如死灰,丢了掌中残留的碎片,竟然扭头就跑!

  “跑?你跑得开吗!”陈弘仁一个箭步冲出,将手一挥,那白纸轻飘飘飞了出去,土先生只跑的两步,那白纸便已经到了他的脑后,悄无声息地贴了上去。

  “义山公英灵不远,且允三十五代孙弘仁施法惩恶!”

  陈弘仁向天念叨了一句,然后低头喝道:“恶贼,还不束手待毙,更待何时!”

  “啊!”

  土先生一声惨叫,身子仿佛触了电似的,左摇右摆,反复抽搐着,烂泥似的缓缓瘫倒在地上。

  “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轻微爆破音响起,刚才还在地上往来穿梭的土灵傀们,此时此刻接二连三爆裂成粉,响声此起彼伏。

  “噗!”

  陈弘仁好端端的,突然狂喷出一口鲜血,本来直挺挺站着的身子,也突然摇摇欲坠。

  “五叔!”

  我刚才一直呆呆地看,到这时候才猛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赶紧跑上前去,一把扶住陈弘仁。

  “咳咳……”

  陈弘仁咳嗽两声,口里又是涌出好多血来,我连忙用袖子给他擦,他苦笑道:“我们麻衣陈家,这生死符之相术太过刻薄歹毒,虽然是对付坏人歹徒,但几乎可以算作是以命换命的做法,要不是他本身的根基不如我,但凡之前的道行和功力与我相差无几,此时此刻,恐怕死的人就是我了。”

  我愣了片刻,看了看那边一动不动的土先生,心中暗想,这个人难道已经死了?

  要是他死了,陈弘仁会不会死?

  我这么想,但是没敢这么问,只是说:“既然这个生死符术这么危险,五叔你怎么还敢施展啊。”

  陈弘仁道:“这里是祖坟之地,列祖列宗的英灵都在此处安息,我就算是死,也不能由着他胡来。我们的功力、道行原本是我高,但我耗费的比他多,长时间斗下去,对我不利,不得已……”

  “陈……弘仁……”土先生忽然蠕动了一下,艰难道:“你好毒啊!我的一身道行,都,都毁了!”

  “呀!”我惊呼一声,看着陈弘仁道:“五叔,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