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五章 妖人殒命,大师抖威

第二十五章 妖人殒命,大师抖威

  陈弘仁却没有像我一样惊慌。

  “我刚才没尽全力,给他留了一线生机,这样,不至于担负了杀人罪过,还能让自己伤的轻一些,任何法术都会反噬的。”陈弘仁“嘿嘿”笑道:“土先生,我还不算毒,我没取了你的命,你还敢啰嗦!”

  我这才稳下心神,想了想,又冲到土先生跟前,揪住他的衣服,道:“你这个混蛋,敢骗老子!你说,我妈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还能不能好了?”

  “哈哈……哈哈……”土先生先是一愣,然后咧开嘴断断续续地笑了起来,道:“吴用,没有我,你妈死定了!”

  我勃然大怒,骂道:“你他奶奶的王八蛋!你再说一句?”

  “你妈死定了!”土先生兀自笑道:“你杀了我呀!你杀我呀!哈哈——咳咳!”

  “你妈的!你才死定了!”我一拳打在了土先生的脸上,那里又软又面,感觉他的脸都要瘪了。这感觉也让我有些害怕,这人会不会就是土做的?

  “咳咳……别冲动,吴用。”陈弘仁虚弱道:“等我好了,我,我跟你一道去看看你母亲。咳咳……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你们家的事情我都知道。咳!当年老族长似乎也没说过,她短寿至中年就逝世的地步。”

  听了这话,我才稍稍安了心,陈弘仁说得对,陈汉生老先生以前确实见过母亲,如果母亲命中有灭顶之灾,老先生不会不告诉我们的。

  再者,妈妈脖子上有陈汉生老先生的灵石护住,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还有,陈弘仁手里的轩辕八宝鉴那么厉害,拿回去给妈妈一照,吸走了祟气,妈妈估计就能完全好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轻松,直起身子冲土先生啐了一口,骂道:“你奶奶的,净干坏事!该死球朝上!早死早超生!”

  土先生被我啐了满脸口水,怒发冲冠,却挣扎不起来。

  就算能挣扎起来,我也不怕,陈弘仁已经用生死符废了他的道行,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我还怕他个屁!

  “唉……”

  我刚骂完,就有一声叹息音幽幽传来。

  我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是土先生发出来的,好像也不是陈弘仁发出来的。

  “咳咳……”

  又是一道咳嗽声传来。

  我赶紧去看陈弘仁,只见他也惊诧起来。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泽遭虾戏啊。”一道沉闷的嗡音由远及近,道:“土先生,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

  “土大师,土大师!”

  土先生听见这声音,突然像是长了力气,脸上一阵红光涌动,身子拼命挣扎起来,喊道:“您来了啊,您终于来了啊!快来救我啊!陈弘仁他不行了!咳咳……我刚才都弄明白了,只要破了这里的地火山术局,就能把陈家历代的残魂余念全都吸收走!咳咳……还有轩辕八宝鉴,也在陈弘仁手里!《义山公录》应该也在陈家村!您快来救救我!咳咳!”

  一道人影从月下飘然而落,半点声息也没有,仿佛鬼魅。

  “土大师!真的是您呐!”

  土先生激动的都快哭了。

  我和陈弘仁都惊愕地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来人身材矮小,头发稀薄,一身土黄色衣服,像袍子又不是,像衬衣也不是,半古半今,穿在他身上显得又窄又紧。

  一张脸上除了嘴唇略有些颜色之外,其余地方在月光下都是暗淡无光的。

  一双三角眼,仿佛蛇眸,两撇八字胡,仿佛鼠须,眉毛浓缩,鼻孔外翻,望之不似善类。

  “没想到今夜来我陈家村的客人,还真不少啊。”陈弘仁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盯着土大师道。

  “轩辕八宝鉴……”土大师盯着陈弘仁,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陈弘仁大惊,连忙用手去格,土大师一掌挥来,与陈弘仁右手相交,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陈弘仁翻身摔了一个筋斗,土大师却是动也没动,手里竟多了一件物事,我打眼一看,正是轩辕八宝鉴!

  他在击倒陈弘仁的同时,竟然也快如闪电般拿走了轩辕八宝鉴!

  “土大师好厉害!”土先生在一旁笑了起来:“杀了他!杀了他!”

  土大师却没有动,他拿着轩辕八宝鉴,凑到眼前,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我赶紧上前去扶起陈弘仁,陈弘仁的整个身子都发软了,在我扶起他的瞬间,他低声对我说道:“来人是个硬爪子,我不行了,待会儿我跟他拼命,你不用管我,你自己记得跑!”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落下来。

  我什么话也没说,这时候不是说矫情话让陈弘仁分心的时候,我在心里只骂自己是个扫把星,小孩子玩个游戏遇上厉祟索命,在家里好好待着连累爹妈出事,出门拜访故人还能遇上邪教分子,到了陈家村又搅得举村不得安宁!

  要是以后还有机会,我马上过继到陈家去,更姓换名,再也不让亲人朋友受累了。

  陈弘仁哆哆嗦嗦,又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张白纸,把毛笔伸进了口中。

  我大吃一惊,这是准备又要用麻衣陈家的生死符吗?

  以陈弘仁现在的状况,再用一次生死符,能不能打败土大师另说,他自己估计都会先丢了性命!

  土大师可是比土先生更厉害的妖人!

  但是我没敢吭声阻止,我怕土大师发现,然后对陈弘仁下毒手。

  此时此刻的土大师正在聚精会神地端详轩辕八宝鉴,他还伸出猩红的舌头在镜面上舔了舔。

  “嗤嗤……”

  一阵青烟冒起,一股皮肉焦灼的味道传进我的鼻孔里,恶臭难闻,但我心中大乐,似乎是那个土大师的舌头被烧焦了,我都看见他舌尖上变成了黑漆一片。

  不过土大师却似更兴奋了,他缩回舌头,兴奋地摩挲着镜面,咧开嘴笑道:“好东西,好宝贝,货真价实的轩辕八宝鉴,陈元方也真舍得把他留在这里。这是照妖镜,照妖镜啊,我听人说过,宋朝的包拯,包青天就曾经得到过这面镜子!包青天拿着这镜子,白天断阳讼,夜里断阴讼。甚至连冤魂申诉,只要他拿这镜子一照,就能现身说法!好厉害,好厉害!现在它是我的了!”

  土大师跟个神经病似的,絮絮叨叨说着。

  “土大师,那是小人发现的。”土先生在一旁谄媚地笑着,道:“您可要记我一功啊。”

  土大师看了土先生一眼,走过去,伸手一抓,像是提着一只小猫一样,将土先生提了起来,道:“你的功力全废了?道行也全没了?”

  “是……”土先生嚅嗫道。

  “你……还能恢复吗?”土大师语气变冷,森然问道。

  “能!”土先生看见土大师的表情,吓了一跳,连忙大声道:“能,能恢复,一定能!”

  土大师丝毫不为所动,道:“若是全部恢复的话,需要多久时间?”

  “应该是三年左右……”土先生呐呐道。

  “嗯?要三年?”

  “啊,不,不是,我日夜勤加修行,要是再得到大师或者堂主的帮助,只需要两年……”

  “哦?要两年?”

  “啊,不!是一年半,不,是一年时间就够了!”土先生语无伦次地说,面孔都有些扭曲了。

  我在旁边看的一阵恶寒,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明明是一家人,为什么土大师对土先生的态度这么奇怪,而土先生对土大师又如此惧怕?

  坏人之间的感情真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