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六章 先生殒命,五叔难生

第二十六章 先生殒命,五叔难生

  土大师冷冷地看了土先生一眼,道“让我帮你?帮你要耗费我自己的功力和道行,你,觉得自己值得吗?”

  “大师。”土先生讪讪笑道:“要不,用我的功劳抵掉吧……今晚的一切功劳都算到您身上,怎么样?堂主一定会很高兴,教主也会很高兴。”

  “嗯,你很会办事。”土大师点点头道。

  “谢谢大师夸奖,都是您栽培的好,都是您栽培的好。”土先生媚笑道。

  土大师却语气一转,道:“你啊,不但办事能力强,修行进步也很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有要超过我的势头啊,要不是今晚受挫,再过个几年,恐怕就把我踩在脚底下了。是不是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土先生吓得魂不附体,拼命摇头,道:“大师,您玩笑话了!打死我也不敢这么想啊,我就是个只会努力办事的小人物,半点僭越之心也没有啊,要是有的话,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

  土大师嘿然笑道:“毒誓可是不能随便发的啊。”

  就在此时,陈弘仁忽然一跃而起,手中的生死符飘然而出,直奔土大师!

  原来就在刚才,陈弘仁已经完成了此术的准备!

  “纳命来!”

  陈弘仁大喝一声,生死符立时到了土大师眼前!

  上次对付土先生,不是奔着命去的,但是这次,却是奔着命去的无疑!

  可是土大师却连躲都没躲,竟直接抓住土先生往前一挺,挡在自己的身前,那生死符不偏不倚就贴在了土先生的额头上!

  “不!”

  “啊!”

  “你好毒啊……”

  土先生接连惨叫数声,扭曲着身子,眼睛慢慢变大,声音渐渐变弱,片刻后,再也不动了,脸色在月光下青灰一片,那就是死人才会有的脸!

  “说了不要随便发毒誓嘛。”土大师把土先生的尸体丢掉,叹了一口气,道:“看看,真是不得好死了。”

  “噗!”

  陈弘仁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子摇晃着,摇晃着,随即也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土大师阴邪的笑着,朝陈弘仁缓缓走了过来。

  我又惊又怕,鼓起勇气上前伸手拦住土大师,不让他近前,土大师不屑地瞥了我一眼,手臂轻轻一挥,一股大力登时传来,我只觉身子一轻,立时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跌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陈弘仁,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啊。”土大师对陈弘仁说道:“刚才你要是把生死符贴到了我身上,你可就要死了!你的功力可没有我高啊。”

  “不要杀他……他不是术界中人,也不是陈家村的人……”陈弘仁虚弱地抬起头,艰难地对土大师说道:“术界中人,不杀,不杀凡夫俗子,否则,否则正邪难容。”

  “啧啧……”土大师叹息道:“你都是快要死的人了,心中还念着别个人的安危,真是让我感动,这样吧,你现在虽然命牵一线,但是如果有高人救治的话,比如说我,还是有一线生机的。问你个问题,只要你能回答,我就救你,怎么样?”

  不等陈弘仁说话,土大师就说道:“《义山公录》还有没有残卷在陈家村?”

  这群人,果然都对《义山公录》垂涎三尺啊!

  陈弘仁“嘿嘿”冷笑了起来,道:“你找不到的。”

  土大师道:“你不用管我找到找不到,只回答有还是没有。”

  陈弘仁冷笑道:“没有。”

  “唉……”土大师叹道:“你这样说话,很让人难过。不过我土大师到底还是心地善良,有好生之德,所以,我决定再给你个机会。你们两个,都各是一条命,我让你们选,只能活一个。你看怎么选?”

  “让他走,你杀我。”陈弘仁“嘿嘿”笑道。

  我眼圈一红,激动地大声喊道:“你奶奶的,有种你杀老子啊!”

  “这样不好玩。”土大师摇摇头,道:“不过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土大师看着陈弘仁,道:“嗯,我想个好玩的法子,他叫吴用吧,我慢慢炮制他,让你看着。你说,我慢慢折磨死他,你会不会很痛苦?你越来越痛苦,会不会痛苦死?这样一来,你们两个死后的怨气都会很大,我再把你们两个的魂魄给收了,岂不美哉!哈哈,嘿嘿,我真聪明,这真是个好办法!”

  “你这个变态!”陈弘仁怒骂道:“我,我不会放过你!”

  土大师“嘻嘻”笑道:“你都要死了,死后魂魄会被我炼制,那也就成了我的,你不放过我,怎么个不放过法?”

  “嘿嘿,我虽然死了,但是麻衣陈家的人还在,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陈家村里,你是最厉害的人吧,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还怕谁?”土大师笑道:“你以为陈家村还是以前的陈家村?天儿,可早就变了!”

  陈弘仁恶狠狠道:“天没有变,神相会灭了你们的!”

  “神相?哈哈!”土大师指了指石亭里的骨灰盒,道:“陈元方?就是那个骨灰盒?真是好笑!常言道,与天斗,与地斗,就是不能与官斗。陈元方啊,他虽然成了神相,却还是不识时务,非要与官斗,所以,成灰了嘛。你要他灭我?哈哈!你叫他一声,看他应不应?”

  说完,土大师还冲着那骨灰盒叫道:“神相,神相,你吱一声啊。”

  看着他那副贱样子,我心中真是恨极了,只想冲过去,一脚踹他脸上,狠狠地在地上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黑夜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吱”。

  不错,就是一声“吱”。

  那吱的一声,似乎是人发出来的。

  我惊住了。

  陈弘仁也惊了。

  土大师更是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像是缓过神来,急忙抬头,逡巡四顾,道:“谁,是谁?是谁在出声?”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不但没有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但就是有一道声音传来:“我啊,你不是让我吱一声嘛,没听清,要不,我就再来一下,吱——听到了吗?”

  这一次,我们都挺清楚了,声音是从陈元方的骨灰盒那边传来的!

  也就是说,骨灰盒发出了声音!

  有鬼!

  我心中立即就蹦出了这个念头,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但是,随即,我又猛然想起来,这个鬼是陈元方的鬼,是好鬼,是他显灵帮助我们的!

  陈弘仁已经激动地嘴唇发抖了。

  土大师的面孔也有些扭曲,他呐呐道:“陈元方的魂魄显灵?就算是,我也不怕!要的就是你的魂!”

  说着,土大师已经把轩辕八宝鉴装进怀里,转而掏出另一件物事来。

  土灵傀!

  比土先生的那个还要大一号的土灵傀!

  砂质的肌肤,诡异的笑容,怨毒的眼神。

  土大师把指头伸进口中,奋力一咬,鲜血迸出,淋在土灵傀上,立时渗入的干干净净。

  土大师挺着土灵傀往陈元方的骨灰盒走去,口中恶狠狠道:“我收了你,我收了你!”

  土大师话音未落,那声音又传了出来,懒洋洋的,有些调皮,有些温和,也不乏沉稳有力,道:“你这东西太难看了,我不喜欢。”

  “嘭!”

  那话刚刚说完,土大师的手中就传来一声爆破音,我急忙看时,只见那土灵傀已经化成齑粉,簌簌往下飘落。

  土大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瞪口呆。

  一阵风起,盛放骨灰盒的石亭子后面,迎风立起一道人影,高高瘦瘦,一袭黑衣,仿佛和黑夜连成一色,肉眼看去,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黑夜包裹了他,还是他操纵着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