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七章 是人是鬼,是神是仙

第二十七章 是人是鬼,是神是仙

  这个人,看上去仿佛只有二十岁的年纪,但再一看,却又像是快要三十岁了,片刻之间,我竟然已经捉摸不透他的年龄。

  他的容貌十分年轻,但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光彩,却像是经历了人世间无数风雨沧桑,气质之成熟,与相貌之幼冲并不相仿。

  他的脸棱角分明,头发很浓很密,眉长眼大,鼻宽口阔,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全隐藏在五官之中,似乎很普通,很平凡,就如我在村子里经常看见的年轻叔伯弟兄一样,但转瞬间却又让人觉得他其实并非那么普通和平凡,他很英俊,很潇洒,可具体哪里英俊,具体哪里潇洒,又让你无法描述出来。

  他的身材很高,很瘦,但绝不孱弱,你无法将弱不禁风跟眼前此人联系到一起。反而会觉得踏实,安全,似乎天塌下来都会由他去顶着。

  他在笑,嘴角的笑意,在这黑夜里,仿佛是灿烂的阳光,让人一看就感觉十分温暖,十分灿烂,十分平静,十分舒心,虽然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但我却认为自己的感觉很真实,无比真实!

  他让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意识却告诉我,他对于我来说,是生活中几乎并无交集的陌生人。

  他的突然出现让土大师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站住了不动。

  “元方,你真的回来了啊。咳咳……”

  陈元方?

  我大吃一惊,这个人就是陈元方?

  十四年前,我在陈家村,陈汉生家里见到的那个十岁的孩子?

  现如今,他已经成了这个模样?

  他究竟是人还是鬼?

  我呆呆地看着他,他竟也扭头朝我微微一笑,眼睛亮的可怕。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好在他已经转了目光,道:“五叔,你怎么样,撑得住吧?”

  “咳咳,暂时还不会死。”

  当陈弘仁几乎不成语调的声音传来时,我才把目光从这个神秘人物身上撤走,回归陈弘仁。

  但是一看陈弘仁,我又吃了一惊,因为陈弘仁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黄衫长裙的绝色女子!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一时间竟看呆了。

  什么叫柳眉,什么叫杏眼,什么叫肤如凝脂,什么叫唇若朱丹……我到此时有了最好的诠释!

  我没有心情去管这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怎么出现的,我只是贪婪地看着。

  但凡我脑子稍稍有点清醒,都会觉得不正常。

  一个墓地里突然钻出来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可我已经想不到那里去了。

  她的腰上还挎着一柄长剑,手上有一串白色念珠,她扶着陈弘仁盘膝坐在地上,在陈弘仁的身上贴了好几道红色符纸,似乎是在给陈弘仁治伤。

  我有些混沌不清醒,土大师却还是清醒的,他盯着陈元方惊声道:“你是人是鬼?”

  “应该是人吧。”陈元方笑道:“要不,你来摸摸我的手,看是热的还是凉的?”

  说着,陈元方真的伸出了手。

  土大师却吓得又往后退了几步,惊疑不定道:“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陈元方故作惊诧道:“你刚才不是要我吱声吗?我吱了一声啊,你好好想想,你刚才要谁吱声的,那我就是谁。”

  “五叔,你看我元方哥,多大的人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正形。”

  一道温柔中稍稍带着倔强的女人声音传来,似是埋怨,似是劝诫,又似是撒娇,实在是说不出的好听。

  正是那个绝色女人说的。

  陈元方笑道:“灵儿你就爱夸大其词,咱们有多久没出来了,好不容易走一遭,还不好好散散心啊。”

  灵儿?

  我一下子想起来石亭子里还有个骨灰盒,上面写得名字是“江灵”,那个土先生之前曾经说过,江灵是陈元方身边的女人。

  艳福不浅,我脑海里猛然就蹦出来了这个词汇。

  江灵道:“那你快散心够了,就快把这个妖人解决了吧,他看上去可讨厌的很。”

  “好。”陈元方笑眯眯地点点头。

  “哈哈哈!”

  土大师忽然仰天大笑,叫道:“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太可笑了!陈元方明明已经死了,那里还有他的骨灰盒!他怎么能出来?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对不对?是梦,一定是梦!我快点醒来吧!”

  “呵呵……”陈元方忍俊不禁道:“我看你不是在做梦,你是疯了。没见过自欺欺人还欺的这么逗的。”

  “土崩瓦解!”

  土大师忽然嘶吼一声,双手猛然往地上捶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地面上竟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土浪,翻滚着朝陈元方裹卷而去!

  与此同时,土大师一跃而起,以惊人的速度往外而逃。

  我这才醒悟过来,这个狡猾的土大师,他刚才的那番表现完全都是假装出来的,他是想趁人不备,出其不意施展邪术,然后好借机逃脱!

  “雕虫小技。”

  陈元方只是微微笑了笑,将手轻轻一挥,也不见有什么别的动作,地上翻滚的土浪竟一下子停了!瞬息之间,地面又恢复原状,就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下一刻,陈元方的身影忽然不见了。

  我正自愕然,只听土大师一声惊叫,我循声看时,只见已奔逃很远的土大师忽然又倒着跑了回来,模样古怪至极!

  等到了跟前,我才看见,原来是陈元方在土大师身前抓住土大师的脖子,将他逼退了回来。

  等陈元方停下来不走的时候,土大师已经开始浑身瑟瑟发抖。

  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恐惧到了极点!

  因为他在陈元方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虚弱的就像个婴儿!

  陈元方却还是温和地笑着,松开了抓住土大师脖子的手,道:“想走,也得先把你强取豪夺的东西还了再说啊。”

  土大师一愣,陈元方却将手一翻,掌中已然多了一物,正是那被土大师塞到怀里的轩辕八宝鉴!

  好快!

  好厉害!

  我看的瞠目结舌,心驰神摇!

  “好久不见了,镜兄,你可是有点脏了……”陈元方用手摩挲着那宝鉴的镜面,片刻之后,那镜面又重新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来。

  “神相,我错了!呜呜呜呜……你饶了我吧!”

  土大师忽然啕嚎大哭,跪倒在陈元方面前,嚎道:“我再也不敢了,我回去就面壁思过,一生都做好事,你饶了我吧!”

  我不屑地啐了一口,这货又开始装了。

  “好,我给你个机会。”陈元方居然笑着说道:“只要你能从这个镜子下面走出去,我就饶了你。”

  “镜子下面?”土大师泪水涟涟地张大了嘴,茫然不解地看着陈元方。

  我也愕然了。

  “就是它下面!”

  陈元方将手中的轩辕八宝鉴往空中轻轻一送,那宝鉴缓缓而去,竟然虚浮在了空中,镜面朝下,淡金色的光芒照耀下来,灿然一片,明媚却不耀眼,立时便将土大师罩了进去!

  “抬头看。”

  陈元方曼声说出了这三个字,明明不是命令,也无威严,温和的很,但是土大师却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去看那镜中散发出的万道淡金之光。

  只这一看,土大师的神情便一下子变了!

  变得得有些痴痴的,呆呆的,仿佛失魂落魄,仿佛魂不守舍。

  数息之后,他竟然又开始在原地转起圈子来,嘴里咕咕嘟嘟,咿咿呀呀的,仿佛幼儿学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