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十九章 八拜为交,义结金兰

第二十九章 八拜为交,义结金兰

  陈元方瞥了我一眼,道:“放心,能救过来。灵儿,要不,你带五叔先去禹都张家一趟?让国手张老爷子给他先用鬼门十三针护住心脉,然后咱们带他一起回去,再让鬼医给他看。”

  “别老鬼医,鬼医的叫。”江灵道:“是东木老前辈。”

  陈元方笑道:“是他非要让我叫他鬼医!他现在脾气怪得很,我怀疑是到了更年期。”

  江灵笑骂道:“去你的吧,东木先生一百多岁的人了,哪有更年期。”

  我听得浑然不知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在说谁,只是插不上嘴。

  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陈弘仁的兄弟们也出了事情,于是我连忙说道:“这墓园里的守墓人也都被暗算了。”

  “嗯。”陈元方道:“我和灵儿都见了,没什么大碍,都没有五叔伤得重。现在还是说你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到底还更名改姓不?实话对你说了,你是五行缺人,一辈子都遭五行鬼众纠缠,不更名改姓,不修持道法,不是自己出事,就是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出事。你好好想想。更名改姓之后,你自己且不论,最起码,你的亲人朋友不会再因你出意外了。”

  “我……”我踟蹰了片刻,道:“我想回去跟爹妈商量一下。”

  “不用,这事儿全在于你。”陈元方道:“不客气的说,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那种人。如果刚才我没来的时候,你们被土大师快逼死的时候,让你更名改姓,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因为刚才我就是这么想的。

  陈元方继续说道:“你如果还抱着侥幸的心理,那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下次,你就没这么走运了。”

  我心中一惊,看着陈元方严肃的面孔,终于逼迫自己下定了决心,道:“好,我同意了!”

  “同意改姓陈?”

  “同意!”

  “同意跟我结拜兄弟?”

  “求之不得!”

  “这不就行了!”陈元方笑了起来,道:“你是五行缺人,我是五行全人,天底下哪有这样走极端的两个人?分明是一对嘛!啊,一对兄弟。”

  我看着陈元方,道:“我其实挺奇怪的,你这么有本事,我这么没用,你跟我结拜兄弟,为什么还这么高兴?”

  陈元方道:“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嘛,我全你缺,不合天道,所以你我结拜为兄弟,命格互补,对谁都有好处。这是命数,你信命吗?”

  我还没有回答,陈元方就自己答道:“我信。另外,我想把《义山公录》传给你。”

  “啊?”我吃了一惊,愕然不知所措。

  陈元方道:“不要紧张,也不要激动,只是半部,你命中没有神相之缘,但是却别有一番作为。”

  我稍稍有些失望,道:“什么作为?”

  “就是对付他们。”陈元方指了指还在轩辕八宝鉴下面疯癫的土大师。

  我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道:“你是要我对付异五行?”

  “不错。”陈元方笑道:“你真是跟我一样聪明的人。”

  “为什么是我?”我道:“你一个指头都能把他们灭了!”

  “我可是已经死了的人。”陈元方眨眨眼睛,指了指石亭里的骨灰盒,道:“既然是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可能经常出现在世上呢?”

  “你是真的死了还是假的?”我惊疑不定道。

  陈元方道:“你就当我是真死了。”

  我正自愕然,江灵在一旁埋怨道:“元方哥,你好好跟人家说话!”

  陈元方笑了笑,道:“其实也没别的。你只要记住,我只能偶尔出现,否则会有大麻烦。但是异五行这些年来发展迅速,五大堂已经各自在术界屹立,很有尾大不掉之势。你看看就一个堂里的土先生和土大师就能造出多少风浪?想想令人心惊!土堂是以土灵傀四处搜集逝者的魂魄,目的尚不明朗。其余四堂也与此类似。异五行的终极目的究竟是什么,我还没想出来,但肯定是非常可怕的,量变引起质变,阴胜则阳衰!我不在人间,必须要找一个能把握大势的人,而你恰恰就是。”

  “为什么是我?”我有点受宠若惊,还有点懵懵懂懂,道:“我什么都不会啊。”

  “因为你是五行缺人,缺什么,补什么,五行之物跟你关联最深!你日后的修行,必定也跟五行有关。从这点来看,异五行邪教天生就是你的敌人。”

  陈元方道:“另外,五行鬼众对异五行邪教来说非常重要,而五行鬼众又跟你纠缠不清,你岂非最合适的人选?总之,就是资质加时运,也即命数使然,你信不信命?”

  又是还没等我回答,陈元方就自己答道:“我信!”

  我简直有点哭笑不得,道:“那我跟谁学本事,跟谁修道去?”

  “跟我。”陈元方道。

  “跟你?”我又惊又喜道:“你要教我?你不是说自己不能在人间长时间待着吗?”

  “短时间还是可以的。”陈元方道:“等禹都国医世家的张熙岳老爷子帮五叔下了鬼门十三针之后,我就带他离开了。所以我只能在这期间教你。”

  我道:“多长时间?”

  陈元方道:“大概三天。”

  “三天!”我惊叫道:“三天我能学到什么?”

  “能学到全部麻衣陈家相法的精髓。”陈元方道:“但是想要悟透,所需的时日绝非三天。我只负责教你精髓,不负责帮你领悟。”

  “明白了。”我点点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正是此理。”陈元方道。

  我沉默了片刻,道:“我既然改姓陈了,你再帮我想个名字吧?”

  陈元方笑道:“我要做你的兄长,帮你想个名字也不算为过。”

  说罢,陈元方环顾四方,道:“此处是陈家祖坟之地,你更姓改名,等同重生,倒也正合了这墓园氛围。人逝之后,无非是化作一掊土而已,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你不如就叫陈归尘吧。”

  “陈归尘?”我愣了一下。

  江灵已经赞叹道:“好名字,听起来顺口,也正合了道家之意。”

  陈元方笑谓我道:“你觉得怎样?”

  我道:“挺好。”

  陈元方想了想,道:“陈归尘,尘归尘,出尘之味太浓,过于阴柔,还需再补一下。不如这样,姓陈,名铮,字归尘。怎么样?”

  “陈铮?铁骨铮铮!好!”我大声道:“从今往后,世上少一吴用,多一陈铮陈归尘了!”

  “好!”陈元方也大声道:“那咱们就今日在此结拜了吧,也好让陈家的列祖列宗做个见证!”

  当下,我与陈元方跪倒在汉白玉牌坊之下,撮土焚香,祷告天地,报了生辰四柱,八拜为交,义结金兰!

  闲聊数语,我义兄对我说道:“归尘啊,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清楚,你可不要难受。”

  我道:“大哥只管说吧。”

  义兄道:“你以后不能经常在自己家里呆着了,既然改换门庭,就要真有个样子,否则跟没改是一样的。”

  “哦。”

  我沉默了片刻,虽然觉得难过,但是为了爸爸、妈妈着想,却也无可奈何,不得不如此。

  “这是爷爷十四年前的一个心愿,直到今夜,咱们才算是了结了他老人家的这桩心事,他若有知,该高兴了。”义兄看上去兴致很好。

  想起陈汉生,不,现在也算是我的爷爷了。想起他老人家来,我也觉安慰,当年他为了用讨亡术救我,为了在刘伟厉祟面前有理有据,自己发下毒誓,说若十五年内,我成不了他的孙男,他无论是死是活都会遭天打雷劈……十四年过去了,我终究也算是稍稍对得起他老人家了。

  只是,他老人家到底还在不在人世,我还觉的有所疑惑。

  义兄的骨灰盒都摆出来了,人却还活的好好的,这一家人的事情,似乎不能以常理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