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章 改换门庭,前尘归尘

第三十章 改换门庭,前尘归尘

  义兄高兴了一阵,道:“好兄弟,今夜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快些回去,我也得把五叔送到张家去。明天上午,用过早餐之后,你到陈家村爷爷家里来找我。”

  “好。”

  我应过之后,赶紧又问道:“大哥,爷爷到底去世了没?”

  义兄笑着看了我一眼,高深莫测,道:“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不能问吗?”

  “可以……”义兄转过身,负手而立,淡淡道:“你就当去世好了。”

  我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就当”啊!

  他还是那个态度和说法,我根本分不清是真是假,只好无可奈何作罢。

  “大哥,这个人怎么办?”我又指了指在宝鉴之下发疯的土大师,问道。

  义兄瞥了他一眼,将手一招,轩辕八宝鉴飘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恰恰落在陈元方掌中。

  “他已经真疯了。”义兄道:“邪道折磨人心,厉害如此。镜花水月只是幻象,疯不疯全凭本心。”

  “哈哈!我是土大师!嘻嘻,我会吸走你的魂魄!嘿嘿,你怕不怕?”土大师絮絮叨叨,疯疯癫癫地说。

  元方义兄走到土先生那两个晕死过去的徒弟跟前,踢了两脚,道:“醒来,醒来!”

  过了片刻,那两人缓缓蠕动起来,爬起了身子,迷迷糊糊地看着我们,义兄道:“别看了,再看杀了你们!”

  说着,义兄劈手抓住土大师,提起来跟提个小鸡儿似的,转身又把土先生的尸体抓了起来,丢到了那俩徒弟面前。

  那俩徒弟一看土先生死了,土大师疯了,登时吓得魂不附体,磕头如捣蒜,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活神仙,活菩萨,饶了我们,饶了我们!再也不敢作恶了,回去一辈子做好事!”

  这话说的我都想笑,怎么跟土大师的话快一模一样了。

  元方义兄道:“别磕了,饶了你们,把这两个人背走吧。”

  那两个徒弟如蒙大赦,赶紧一人一个,背了土先生和土大师就跑。

  义兄盯着两人的背影,叹息道:“回去,也是个死啊。”

  江灵却站了起来,道:“好好的祖坟,让妖人进来后,都糟蹋的有点脏了。”

  说着,她右手忽的伸出,一张青色符咒飘然而出,缓缓落在了地上。

  刹那间,我只觉周身的空气一阵波动,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被我如实地感受到!

  那青色的纸符缓缓隐没在土里,也像是化成了土一样。

  我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我义兄是神相,他厉害倒也罢了,这个江灵,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姑娘,居然也有这么大的能耐!

  真是出人意料!

  江灵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道:“这下好多了。”

  “归尘,你先回去吧,你父母也该担心你了。”我义兄道:“我和灵儿先去把九叔、十二叔、十五叔救治一下,然后就带五叔去张家。”

  我道:“大哥,有件事我一直担心,我母亲落了水,救上来以后,一直昏迷不醒,脚踝上还有爪痕,后来被那个土先生用土灵傀吸出了些黑气,我母亲就醒了。但土先生是妖人,我怕我母亲再出什么事情。你说,他那个土灵傀吸走的黑气,会不会是我母亲的魂魄?”

  “不会。”义兄道:“人的魂魄不会是黑气状。放心吧,那个土灵傀只能吸食死人的残魂余念。我看你面相十二宫上,父母宫全无异样,断定你母亲不会有事。土先生是想利用你,救你母亲时是真心实意的。你母亲的身子可能会比较虚弱,其余的不会有大碍。”

  “哦。”听见这话,我心安多了。

  江灵道:“我这里有一枚命丹,回去之后用清水化开,然后给婶婶服下,邪气就可以完全祛除了。”

  说着,江灵递给我一枚鹌鹑蛋大小的蜡封丹药,我赶紧伸手接过,连连称谢。

  义兄道:“咱们明天见。”

  “好!”

  我跟他们执手告别,随即大踏步往墓园外奔去。

  这一天,连带着一夜,就好像做了一场光挂陆离的梦一样,直到我奔回家里,还是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家里的院大门没有上锁,显然是给我留着的。

  屋门也没有上闩,只是虚掩着。

  爸爸、妈妈都还没有睡,他们卧室的灯亮着,我还听见他们在说话。

  妈妈说:“看看都几点了?用用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会不会有事?”

  “怎么会!”爸爸说:“你就安心躺着吧!他去的是陈家村,陈家村里怎么会出事?”

  正说之际,看见我推门而入,都先是一惊,继而喜道:“用用回来了!”

  爸爸说:“看我说的没事吧!”

  妈妈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见到陈老先生了没?他到底是走了还是没走?”

  我笑了笑,道:“有点事情耽搁了。妈,我从陈家村里带回来了一丸药,你服用之后,就全好了!”

  “真的?”妈妈惊奇道:“不用那个土人儿了?”

  “不用了。爸,你给我端一碗清水。”

  “好,我还是信陈家村的人。”爸爸道:“那个小土人我一看都感觉有点瘆的慌。”

  等爸爸把水端过来以后,我把江灵给我的命丹拿出来,捏碎蜡封,里面是一枚赤红的丹丸,我丢进碗里,那丹丸如水即溶,很快便完全化进去了。

  我把水递给妈妈,妈妈毫不迟疑地将一碗水全部喝完。

  只过了片刻功夫,妈妈的脸上便溢出了一层的汗水,再看脖子上、手背上,也全都是汗。

  妈妈喜道:“果然好多了!我这一身汗一出,就感觉神清气爽的!这药太灵了!”

  我笑了笑,道:“爸,妈,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说一下。”

  “什么事情,看你严肃的。”

  我沉默了片刻,还是把白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都说了一遍。

  爸爸、妈妈从一开始,就听呆了。

  直到我说完,爸妈还是毫无反应,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我晃了晃爸爸,爸爸才醒过神来,喃喃道:“你不姓吴了?”

  “是。”我说着,两行热泪就滚落下来。

  “好孩子,难为你了。”妈妈也哭了起来。

  “唉,这真是命啊!咱们一家三口的命,几次三番都是人家给的,也该姓陈了。”爸爸叹息着,眼圈红润,道:“睡吧,睡吧,明天你还要去见陈元方。”

  我点了点头,自去回我的卧室不提。

  可是这一夜,又如何睡得着?

  明天,谁知道又是什么光景?

  第二天,爸爸、妈妈都知道我要走了,从今往后可能很少再回来,再踏进这个家门了。

  妈妈已经哭了一夜,到天明时候,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但还是在流泪。

  爸爸一直在吸鼻子,虽然没怎么哭,但看起来也够呛。

  我也很难受,但还是勉强笑着,劝慰爸爸、妈妈,还开玩笑道:“妈,你再生个孩子,等我哪天回来,多了个弟弟,或者妹妹多好。”

  “去你的吧。”妈妈破涕为笑,擦着眼泪,道:“生一个孩子我都这么费心,才不生第二个!”

  爸爸搓着手,道:“用用,你这一走,就不再回来了是吗?”

  我道:“我肯定会回来看你们的,你们是我的亲爹、亲娘,就算我改了姓,改了名字,也改不了这血缘关系。”

  “为什么非要用这个法子啊。”爸爸道:“都是我这当爹的不好,保护不了儿子……”

  “爸,您不要这么说。”我难受道:“是我这个儿子不好,自己命衰,还连累你们。”

  “好了,好了,既然改不了,那就都别难过了,儿大不由娘了。”妈妈起身道:“妈给你去做顿家常便饭,以后,谁知道你哪天才能再回来吃一次。”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