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一章 入我相门,谨守根本

第三十一章 入我相门,谨守根本

  妈妈去做饭了,爸爸给我收拾东西,我没要被褥什么的,只拿了些可以替换穿的衣服、鞋袜,装进了背包里。

  早饭吃完,我伤感着离开了家门。

  妈妈没有送我,一扭头就哭着回了屋,爸爸也只红着眼站到院门口,冲我摆手:“走吧,走吧!好好学,保护好自己!记住,别学坏,做人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有空了……回来看看爹娘……”

  我大踏步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哭。

  快要出村口的时候,遇见二娃子摇摇摆摆地晃荡出来,看见我,惊奇道:“吴用,你咋哭了?”

  “滚你的蛋吧!”我骂了二娃子一句,道:“老子这是给沙眯了眼睛,没看见风大吗?”

  “哎呀,哪儿有风啊,我都快热死了。”二娃子发憨道:“你就是哭了吧!”

  我上前踹了二娃子一脚,道:“老子要出远门了!”

  “你要去哪儿混?带上我吧!”二娃子立即兴奋道:“怪不得你背个包。”

  我要走了,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感觉二娃子也算是我的亲人,虽然小时候不讲义气了一次,但是到底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打打闹闹,感情能不深厚吗?所以,我也想多跟他说会儿话。

  我说:“我这是要干玩命的事儿,你个信球敢去吗?”

  “我不信球!”二娃子肃容道:“我敢去!玩命有什么不敢的!”

  “行了,行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能我自己去,去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照看不了我爸妈了,你在村子里,我爸妈有什么事情,你去帮忙,听见了吗?不要再不讲义气!”

  “别再拿以前的说事儿,那次是真冤枉,我以为你一直跟着我跑呢,谁知道你没跑。还叨叨我十几年。”二娃子信誓旦旦道:“放心吧,你爸妈,那就是我爸妈,你能做的事情,我都能做!”

  “好!”

  我又拍了二娃子一下肩膀,扭头走了。

  “真不带我去啊?”二娃子恋恋不舍地又喊了一声。

  “滚回家里去吧,你爹妈还等着你娶媳妇生孙子呢!”我一边笑,一边走,走着走着,眼泪又出来了,还好二娃子没跟上来,不然又该说我了,这个傻缺。

  出了村子以后,我反而好了些,既然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改变不了了,那就不要再磨磨唧唧了。

  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甩开膀子,大步流星,走了!

  我一路疾行,直奔陈家村。

  入了村子径直往爷爷家里去。

  门上的锁开了,门是虚掩着的,这就表明我义兄已经到了。

  我赶紧推门入内,等进去的时候,发现院子里已经被收拾地干干净净,义兄陈元方正在擦屋里的桌子。

  江灵没在。

  要是没有亲眼看见,谁也不会相信,堂堂的神相陈元方居然在擦桌子。

  “归尘来了啊?”义兄笑道:“没少哭啊。”

  “大哥早!”我有些难为情地打了个招呼,道:“是哭了,让大哥见笑了。”

  “不见笑。”义兄道:“这说明你重感情,是个男子汉。不过你要知道,这世上往往只有寂寞孤独的人才能成功,你已经成年了,不能还在父母的庇护下活着,因此你也不用过分伤心。”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心结确实打开了一些,略略舒畅,我道:“五叔怎么样了?”

  “他没有大碍,昨天夜里已经送到了张熙岳那里,张熙岳亲自给他下针,灵儿也在守护,三天之后跟我走,道行和功力都会恢复过来。”

  义兄擦了擦手,从衣内口袋里一抹,拿出来一本书,走过来递给我道:“去,把这书从头到尾读一遍。”

  我接过来一看,不由得浑身一震,因为这是一本手抄书,书皮上面写着四个字:《义山公录》。

  相术界的不二神作啊!

  “只是半部。”义兄笑道:“快点去读一遍。你没有相术的基础,但你要自行去悟,有什么读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我就在这里。”

  “我……”我抓耳挠腮,想要说一些话,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人梦寐以求的书,我就这么容易得到了,而且还会得到神相的亲自教授,这实在是命好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去看吧,看完了,我还要带走,不会给你复习的。”义兄笑着又去擦桌子了。

  “大哥,我……我不太聪明啊……”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不由自主地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义兄又笑了,看着我说:“你人不错,从你的面相,还有昨天的所作所为我就看出来了,不但勇敢,而且善良,更懂得知恩图报,这些品质远远比聪明更重要。况且,你也不算太笨。”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赶紧拿着《义山公录》去看。

  《义山公录•开篇》第一段话是:“相有天定,世无预作,人之生也,未可知也。形貌皮肤,质行神心,骨骼气色声音,乃至天命地势人力,焉山翁嗟夫,世人无有能预知者。非神异以秘授,岂尘凡之解推?医、相二术,同源而出,医者有神农尝百草,相者有伏羲辨万人,于是乎,二术各得其道。而欲知相之前定者,非禀赋异常之士不能知,然后秘授以此书者,又岂世俗等下之人所能推解哉?”

  我到底是上过高中,而且古文底子还不错,能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这一段话讲的就是世间万物包括人的相,都是天定的,没有一个人的相是他自己预定预知的,所以,万物之相都存在一定的玄机,这里面的玄机,只有那些学识过人、最够聪慧的人才能参悟出来。古时候的医学和相术同源同出,神农尝百草然后才验证了各种草药的功效。而伏羲分辨无数的人,才有了对相术的理解。

  我看到这里,义兄忽然走过来道:“这世上的人,没有哪两个有完全相同的外表,包括面相、手相、肉相、骨相等,就连双胞胎也会有细微的差别,所以这世上的人,也没有哪两个会有完全相同的命运。所以说,不要对照别人的命来看自己的命,你的命,就在你的相里!相逐心生,心恶则相恶,心善则相善!这是我相门的根本!入我相门,谨守根本!”

  我受教地点了点头,继续往后面看了下去。

  《义山公录•开篇》中还讲了一件事,说古时候的相术大家,为了研究出人的手纹的奥秘,曾经对数以万计的早死之人的尸体做过研究,然后发现了他们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手上有一条纹路短而浅,杂而乱。

  相术大家同样对数以万计的长寿之人、贫寒之人、富贵之人进行面相研究,然后发现他们也各有各的共同点,比如他们的牙齿数目,他们的三停比例,他们的眉相,他们的鼻相,他们走路的态势,他们的精气神等等,经过数千年的不断研究和经验总结,才有了许许多多的经验、结论和著述。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原来相术和中医一样,都是经过前人无数的研究和验证才得来的,有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将相术完全归结为封建迷信,实在是不对的。

  书中还提到,世上的相术派别有两大流派和一大家族,即江湖派、学士派和麻衣陈家。

  也有人将麻衣陈家称为麻衣道派。

  但准确来说,麻衣道派并非是一个派别,而是一个家族,因为它直传一家一姓,千年不变,只在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