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二章 一门一姓,传承之因

第三十二章 一门一姓,传承之因

  这一段话的下面,我看见有爷爷陈汉生的批注,道:“江湖派重实用,学士派重著述,麻衣派取两者之长,自成一脉。江湖派有陈希夷、袁柳庄、范文、陈钊;学士派有刘邵、管辂、司马光、曾国藩;麻衣派仅有一家,乃我陈家。”

  我恍惚了一阵,再往下看,只见这书之《开篇》的末尾写着:“老祖陈抟,号希夷,又号扶摇子。师麻衣道者,麻衣道者于华山石室中授陈抟以相论。两人对坐,麻衣道者不以言语,但用火箸画字于炉灰中,以传老祖。希夷悟,尽其学焉。其后六十年,老祖以此道复传陈公义山,遂开麻衣道派之滥觞。”

  “义山公面壁十载,混沌形骸,三累回光。糠秕世界,念彼此三千大千,人我空相色相。遂成此书,其谓后人曰:黄河之水天上来,根深不怕夭同摆。吾得老祖真传,参悟相术道法一理,衣钵尽传于汝辈,今日得而吾事宁矣,他年毋授愚夫,不然是逆天也,戒之慎之……”

  我一路读下来,但凡有不懂的就去问我义兄,期间,不但不觉得枯燥无味,反而有越读越入迷的感觉,其中,《理篇》主要讲了五件事,乃是:阴阳合剂、五行生克、相逐心生、天道有改、天人感应。

  至于《谋篇》,开篇第一句话是“七窍皆通,六感全明者方可入我麻衣之道。”再看下面,便都是些讲如何看相的方法。

  《相篇》占据的篇幅很大,从“相形”开始写起,一直到“相道”,洋洋洒洒,我快速地翻阅着,跳到下一篇。

  《邪篇》讲了各种各样的魑魅魍魉、精灵兽怪以及禳祸纳福、辟邪驱凶的方法,其中还杂合了一下治疗疑难怪病的方子……

  就这样读下来,从早上读到中午,我浑然不觉得累,义兄已经弄来了午饭,让我歇歇,跟他一起吃饭。

  坐到饭桌前,义兄笑道:“这书怎么样?”

  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道:“很好!很好很好的一本书!”说完,我看了看他,有一些话想说,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义兄笑道:“你是不是感觉我很年轻,心中一定在想,这么好的一本书,为什么非要陈家自己拿着,而不传扬到天下去?”

  我一惊,诧异道:“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义兄道:“这就是相术,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你不用问,我已经回答。”

  我惊奇地叹了一口气,道:“相术居然这么神奇?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只因为你以前所见所闻的都是小相术,换而言之,是相术的皮毛,有的甚至就不是相术,而是骗人欺人的把戏。而我所用所学的都是大相术。”

  我信服地点了点头,道:“那这些一定很难学了。”

  义兄说:“这也不一定。大而神奇的东西并非都是难以理解、难以捉摸的东西,正相反,越是有道理的话说的就越通俗易懂,越是有本事的人,看起来就越是平凡。所谓大智如愚,大巧如拙,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正是如此。”

  我恍然道:“我知道了,越是有道理、有用处的东西,反而越是存在于普普通通的生活中。”

  义兄笑道:“你说的对极了,好的东西都是来源于普普通通的生活,又用在普普通通的生活里,就好比我现在用相术里的知识,就能知道你今天早上都吃了什么东西。”

  我没有说话,但心中却微微不信。

  “你可能心情不好,早餐用的食物并不多,只吃了两个蒸馍,一些白菜豆腐,一个煎鸡蛋,还喝了一碗玉米糁汤。”

  我傻了,能知道我吃了什么东西就足够神奇了,关键是竟然还能知道我吃的量!

  神仙啊!还是那种不用掐指一算的神仙!

  我呆了半晌才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相味。”义兄道:“如果你已经看了《义山公录》,就会发现《义山公录·相篇》里有相味之术的介绍,我就是通过相味之术,嗅到你身上的残留气息,然后判断出来的。”

  我诧异地道:“可是我吃过饭以后已经刷过牙了啊。”

  义兄笑道:“味道可不是仅仅从牙上传出来的,你的体表,你的嘴唇,你的舌头,你的口腔,你的喉咙,你的食道,你的胃,你的肠,都有食物的气息。”

  我惊诧万分地道:“这些你都能嗅出来?”

  “不错。”

  我敬佩地问道:“为什么我自己却嗅不到。”

  “自己的味道,自己很难嗅到。再者,你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相士,麻衣陈家的相士。这都是需要很长时间很长时间的历练才能得到的本事。”

  我看着《义山公录》,道:“如果我把这一本书背会,是不是就能成为真正的麻衣陈家相士了?”

  义兄沉吟了一下,道:“书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但有人读来读去,却被死书禁锢,成了呆子,这种人无论读多少遍《义山公录》,都成不了真正的大相士!”

  我醒悟道:“成功与否,在与人,而不在书。”

  义兄的眼睛亮了,笑道:“看来你懂我的意思。”

  我道:“我懂了。”

  义兄说:“书,你要好好看,要反复看,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我相信你能做到。”

  我点了点头,道:“是!吃完饭,我再看一遍!”

  义兄道:“现在回到那个问题,为什么我不把这书传扬到天下去。麻衣陈家,这只是一个招牌,之所以在术界,它这么有名,完全是因为《义山公录》这本书,这本书给了别人,别人很有可能也会做到像麻衣陈家一样的辉煌。但是问题是,相术不等于医术。这两者虽然都是玄门五脉中的术,也有诸多相通之处,比如都要靠目力、嗅觉、听力、触感等,但两者最根本的不同就是目的。相术的目的在于观天知命,在于改运避祸,在于鉴别,医术的最大目的是救死扶伤!从这一点来说,医术无论谁学,总归会有好处,医术越高,救的人也就越多。当然,不排除有坏人以医术杀人,但这都是个别。可相术就不同了,这里面有太多的法门,学了之后是能害人的,坏人如果学到,本事越大,危害就越大!山术、命术、卜术也是如此!巫蛊害人、诅咒害人、符箓害人自古不绝于史,所以传承必须慎重!不能是谁都可以拥有,谁都可以学习!”

  义兄说的话很多,但是我一字不漏,全都听了下来,听完之后,我点了点头,似乎是有些明白了。

  义兄道:“其实,我说的话,道理很简单,是好人,我可以让你学,就算你后来变坏,我也可以杀了你!”

  我的心猛然一颤,义兄说这话,肯定不是说着玩的。

  义兄笑了笑,道:“天下间人太多了,坏人也太多了,把书传承天下,那么多坏人都能学到,我就算想杀,也杀不完啊。估计你还要想,我会不会变坏?实话说,我不会,为什么不会,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变坏了会死。”

  我吃惊道:“你是神相,谁能杀得了你!”

  义兄道:“当然有人。”

  我诧异道:“谁能杀得掉你?”

  “只此一人。”义兄道:“义山公。”

  “啊?这不是大哥的始祖吗?”我惊疑不定道:“他难道还活着?”

  我的天,陈义山要是还活着,这都多少岁了,一千多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