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三章 纳邪心障,废寝忘食

第三十三章 纳邪心障,废寝忘食

  义兄摇了摇头,道:“是义山公的诅咒。就是他给自己的血脉做了手脚,每一代陈家的嫡系子孙都会继承他所做的改动,这个改动叫做纳邪心障。它具体是什么,我不用跟你细说,总之是,有这个心障在的人,只要作恶作到一定程度,必死无疑!这就是义山公的诅咒,多行不义必自毙!所以,我只要还想活着,我就不能作恶,我若不想活了,也无法去作恶。”

  (纳邪心障一事,具体详见拙作《麻衣神相》,但在此处,不影响理解全文,也不影响阅读)。

  我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才明白之前陈弘德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为什么《义山公录》只会传给陈家的嫡系子孙,因为他们有纳邪心障在。

  义兄笑道:“所以说啊,我把书传给了你,可是违背了祖训,因为你不是陈家的嫡系子孙。”

  我肃容道:“大哥,我也愿意接受纳邪心障的束缚!而且,您时刻监督我,只要我作恶,你立马出手杀了我,我绝无怨言。”

  义兄道:“刚才那话是开玩笑的。我信你,才传授给你,你不要多想。好了,吃饭吧,下午,我要给你讲讲如何练习相术。”

  “好!”

  吃过饭之后,义兄让我休息,我死活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可以起来的时候,义兄道:“我老爸陈弘道,你小时候应该也见过,他把麻衣陈家的六相全功练得出神入化,五叔的本事你也见过了,在我老爸,哦,现在也等于是你义父。在咱们老爸手下,走不过一招!”

  “啊?”我惊得目瞪口呆。

  义兄笑道:“我要说的是,咱们老爸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能睡觉的时候绝不醒着,能躺下来的时候绝不坐着,能坐下来的时候绝不站着,能闭眼的时候绝不睁开。就是尽一切可能休养生息,把自己身体各部分器官的敏锐程度都提升到最佳状态。这一点,你最好也学习学习。”

  “我知道了。”

  “那现在说相术的修炼之法吧”义兄道:“如果练习相术,就从最基本的开始,比如相色、相味、相音、相形,色有十种,青、黄、白、黑、红、赤、紫、暗、滞、朦;味有十五等,五主十副,酸、甜、苦、辛、咸、涩、臭、骚、鲜、腥、麻、清、芳、醇、霉;音有十二律,闷、烈、急、厚、亮、浊、促、焦、喑、破、沉;形分天、地、人三品,每一品又有许多内容,仅人品就有面、首、胸、背、腰、腹、手、足、骨、肉、发、痣、三停、四渎、五岳等。这些东西都是以小见大,细微之处见真章,不可有丝毫的马虎大意,更不能出错,须知谬之毫厘,差以千里,相术正是如此,因此,你的眼力要达到明察秋毫之末的程度;嗅觉要达到浓淡可辨,丝毫不漏的地步;听觉要做到收八方之音而分主次强弱的水平。”

  我听得又是惊诧,又是激动,当下只是怔怔地点头。

  义兄道:“这些东西听起来难,但是当你真正做起来时,却并不很难。你一定要坚持,许多聪明人之所以成不了大事,就是因为不坚持,想方设法走捷径,反而以聪明自误,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我使劲地点点头,道:“我明白。”

  义兄“嗯”了一声,道:“那你继续读书,越读越悟,越悟越读,读到滚瓜烂熟,然后忘个一干二净!”

  我愣了一下,这话说的有些高深莫测啊。

  但我想了想,很快明白过来,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每一遍读,都有每一遍的感悟,每一遍的感悟各不相同,却又能相互印证,纵横对比,厚积薄发,这就是“越读越悟,越悟越读”。

  书读到心里去,记得清清楚楚,倒背如流,举一反三,但是却不能死记硬背,要化成自己的东西,把那些纯粹的文字全都忘记了,只记着其中的精髓,当做自己的本能反应。这便是“读到滚瓜烂熟,然后忘个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我会心地笑了。

  义兄见我如此,点了点头,道:“去吧。”

  如此这般,如饥似渴,一整个下午,我都在读那本《义山公录》,越读越快,但是三遍过后,又越读越慢。真个是每一次读,都有不同的感悟,每一次感悟,都令我欣喜不已。这喜悦,让我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不知道什么时候,义兄为我盛来了饭菜,但是我没有心情去吃,义兄也没有管我,天色暗了,我就去了屋里,开着灯读,再后来,义兄似乎是出去了一趟,而我,已经浑然忘我。

  真个是时光飞快,也不知道读了多少遍,等我终于感觉到疲惫的时候,放下了书,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这才想起来义兄出去了。但四下里一看,义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此时此刻,他正双目微闭,两手捏诀,盘膝而坐,整个人静的仿佛不存在似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偷偷摸摸走过去仔细看看,嗅嗅,听听,摸倒是还不敢。

  看了看,这大哥脸的颜色不对啊,有点灰白啊,这可是死色!

  我心里一惊,仔细听听,却发现他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再一看,鼻孔根本是不动的!

  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手凑到他鼻子下面去感受鼻息,一点气儿都没有!

  我彻底慌了,又去摸他的脉搏,也没有!

  呼吸停止了,脉搏没有了!

  “大哥!”

  我惊慌地喊了一声,心中胡思乱想起来,难道大哥其实就是个死人?然后这几天一直是在显灵?

  不对呀,显灵的话那就是魂魄啊,魂魄哪能过来扫地擦桌子做饭吃啊,这一定是刚死的。

  想到这里,我的泪水滂沱而出:“大哥啊,您怎么教了我一天就圆寂了呢?呜呜……不是说我改换门庭之后就不是扫把星了吗?呜呜……怎么刚当你兄弟就把你给克死了呢?呜呜……大哥,你死的好突然啊,你醒醒看我一眼啊!呜呜……”

  “归尘,你干嘛呢?”

  我正在嚎丧,义兄猛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吓的一蹦三尺高,真可谓是魂飞胆丧,硬生生把哭声给止住了,泪眼婆娑地看着义兄,在心中暗暗想道:“尸变,大哥,你这么快就尸变了?”

  《义山公录•邪篇》里可是提到了十种变尸,僵尸、戮尸、噬尸、湿尸、血尸、贪尸、昼尸、夜尸、活尸、天尸,这十种变尸之中,僵尸、湿尸、戮尸、噬尸、血尸均无活人的正常思维,而活尸、贪尸、天尸、昼尸、夜尸则还保留有生前的残魂余念,具备一定的思维能力,而后五种变尸之中,活尸最执拗,天尸最奸猾,昼尸最憨傻,夜尸最混沌,而贪尸最淫邪!

  我哆哆嗦嗦,大哥这属于哪种?还会不会认得我?

  我们才结拜了一天,应该还认得我吧。

  “我什么尸都不是,我是人!”义兄不等我说话,先看穿了我的想法,没好气道:“我在练功。”

  “啊?大哥,你还活着?”

  “归尘,你不错,才一天工夫,就有了相士的思维和举动,还知道通过耳、目、口、鼻身来判断我是死是活。”义兄道:“看来你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

  我愣了一下,随即惊魂甫定道:“你真的还活着?可你的脸色怎么那个样子?还有,怎么连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啊?身上的气味似乎也有点怪。”

  “我是在练功,进入了一种假死境界。”义兄道:“所以会有很多特征跟死人很像。”

  我惊奇道:“您练得是什么功?”

  “锁鼻功。”义兄道:“就是麻衣陈家的气功,六相全功的基础。最大特点就是不以鼻腔呼吸,而以周身三千六百毛孔呼吸。吸进去的赃物,又由毛孔以汗液排出去,让人神清气爽,在水下尤其管用。练得程度越深,心跳的速度也就越慢,不是不跳,而是很长时间跳一次,因为血液里的脏东西很少了,不需要那么频繁的过滤更新代谢了。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