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五章 偶感风寒,潜水落难

第三十五章 偶感风寒,潜水落难

  出了陈家村,站在南、北、东、西大岔路口处,我迟疑了片刻。

  往北是回陈家村,往南是隶属于陈家村村集体的一个小庄,往西走个几里地就又要经过我们吴家村了。

  我不想再从自己的村前经过,也不想从陈家村中再穿行而过,都是怕惹起伤心,于是便折而向东,大踏步而去。

  昨天夜里淋了雨,受了风寒,到现在还没好,鼻子一直有塞,两个鼻孔,一会儿左边不透气,一会儿右边不透气,眼泪还一直掉,真他奶奶的难受。

  我一直有锻炼身体,已经好多年不感冒了,这骤然感冒,那滋味,还真有点受不了。

  头和四肢都有些发重,但是我仗着年轻力强,却也不十分当回事。

  感冒这种病,对我来说,吃药也是三天好,不吃药还是三天好,熬过去就没事了。

  为了能让身体发发汗,我走一会儿,跑一会儿,就这么一直到中午,实在是又累又饿,走不动了,才决定找个饭店吃饭,顺便歇歇脚。

  我张望了一番,前面不远处临着公路有两道街,一个高大的指路牌上写着三个字:“兴盛铺”。

  我以前听过这个地方,是东西路上来往客人,尤其是大货车、长途客车中途休息的地方,饭店特别多,尤其是此处名店“发万家”做的羊肉汤,配上香喷喷的芝麻茴香饼,堪称一绝!

  一想到这里,我就流口水了,反正兜里也有钱,还不少,这次非要一饱口福,算是犒劳犒劳自己生病的躯体。

  就去发万家,我兴冲冲地直奔店内,直接喊了一大碗羊肉汤和两个茴香饼,再要一个凉菜,半斤熟牛肉,一瓶酒……得了风寒,胃口不好,就先吃这么点吧。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我心满意足了,对老板竖起大拇指,连说了几句:“名不虚传,名不虚传……”付了帐,出门就走。

  一斤的白酒,在平时,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次出了店门,走了几步,被风兜头一吹,脚步忽然就有些发虚了,脑子也有点胀。

  “奶奶的!”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本来是想喝点酒,发发汗,对治风寒有点好处,没想到这么一弄,似乎病情又严重了一些。

  不行,得找个地方躺躺。

  我觑着眼四下里一看,正南不远处有一道岗,两溜杨树整整齐齐排列着,绿意盎然,一条河绕着岗子蜿蜒而行,水面映着日光,泛着粼粼波纹,甚是喜人。

  我登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就去那里歇会儿。

  岗,就是我们这边对丘陵地土坡的俗称。

  当我到那里的时候,正看见河水里有一群小屁孩在光着身子洗澡嬉闹。

  我喊了一声:“哎,你们几个!大晌午头,不回家睡觉,玩啥水呢?不知道晌午头有鬼啊!会吃人!抓了女孩儿当面条,抓了男孩儿当馒头!”

  几个孩子都对我不屑一顾,我也觉得自己是有点醉了,笑了一会儿,在河边树下一块草地上躺了下来。

  河边不是太热,再加上有阳光从树叶缝里投射下来,照在身上,很舒服,我又是躺着,酒劲稍稍上头,就有些困,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喊叫声吵醒了。

  “救命啊!”

  “救命啊!”

  我被这惨叫声惊得一个激灵就从梦中醒来了,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揉着眼睛四处去张望。

  只见河水里,一个小男孩儿浮浮沉沉,正在呛水,手不停地在拍水面,嘴巴张了又张,想呼叫,已经是叫不出声音了。

  这不就是中午我过来睡觉的时候,在这里玩水的一群孩子中的其中一个吗?

  当时我说不让他们玩水,他们还对我嗤之以鼻,当时,就好像是这个孩子斜着看我的眼神最为不屑。

  现如今,这是要被淹死的动静啊。

  我也不敢多想了,二话不说,一边朝他所在的方位飞奔而去,一边脱掉上衣,到了河边,把鞋和裤子也脱掉了,然后一个飞跃,扎进了水里,奋力朝他游去。

  我会游泳,颍水从我们那里经过,夏天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背着大人偷偷去河里洗澡,虽然没少挨打,也没有淹死,最终是练了一身水下的好本领。

  只几个划拉,我就到了那孩子的身边,我不敢迎面去抱他,因为我知道,人在溺水的时候,被呛得意志丧失濒临死亡之际,是最危险的状态,求生的意志让他们会毫不犹豫抓住从他们身边过往的任何一个东西,哪怕是一根稻草,也会拼命抓住,然后死不丢手!

  所以,很多下水救人的人最终也被淹死在水里了,不是因为他们水性不好,而是硬生生地被所要救的人给拖累死了!

  我可不会这么蠢。

  我本来是想走到那孩子近前的时候,一拳把他给彻底打晕了再救,但是临到了,又害怕对方是个小孩子,而我是个成年人,下手万一没轻没重,把人真打死了可就不妙了。

  于是,我采取了另一种措施,转而游到了那孩子的背后,钻下水去,两手托着他的腰,往上顶。

  这样一来,他就能出水呼吸,我也不会被他死死抱着。

  他从后面是使不上劲儿的。

  但是,就在我游到水下,睁眼去看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了一张脸就在眼前!

  一张熟悉的人脸!

  就是我要救的这个孩子的脸!

  两只眼睛圆圆的睁着,在水下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盯着我。

  嘴角一抹不屑的冷笑,跟中午看我的时候,一模一样!

  刹那间,我吓得魂飞魄散,拼命蹬着腿,往上浮动!

  在我出水的那一刻,我发现,这个孩子是浮在水面上的,他的脑袋就在水面上!

  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动静。

  不是刚才那种拼命的挣扎,完全是死一样的沉寂。

  不对,这孩子的模样,应该是真死了。

  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刚才在水下的时候,我看见的那张脸是谁的?

  难道是我在水下没看清楚,脑子里一时短路,看错了?

  不会啊,我刚才明明看的很清楚!

  就是这个孩子的脸!

  我想不明白,脑门上也不知道是水,还是冷汗,顺着鼻子往下淌。

  我想要游上岸去,但是这孩子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所以我又不忍心离去。

  我迟疑了一下,又游过去,用手推了推他。

  他没有动。

  一点动静都没有。

  但是他的脑袋后面,慢慢地出现了一张脸。

  一张模糊的脸,在我惊愕的视线中,逐渐清晰。

  这张脸不是这个孩子的脸。

  是另一张脸。

  一个老婆婆的脸!

  橘子皮一样的皱纹纵横交叉,干瘪的嘴唇仿佛被晒干了的肉干,一双阴瘆瘆的眼睛,闪烁着怨毒的幽光,眨也不眨,就那么直挺挺地刺在我身上。

  这一刻,我浑身都是软的,整个人都几乎要沉下水去。

  “呃……”

  一声被扼住喉咙时候才能发出来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根干木棍一样的手臂忽然朝我伸了过来!

  我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再也顾不上那个孩子了,拼了命地往岸上游去!

  但是,就在这时候,腿上一阵剧痛,蹬不动水了!

  奶奶的祸不单行,我居然在这个时候抽筋了!

  我哆嗦着,伸手去抓我的腿,整个人失去平衡,渐渐沉下水去。

  我没有慌张,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张,以我的水性,在水下至少能坚持三分钟。

  三分钟,应该足够了。

  可我没有料到,当我整个人没入水下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从我背后抱住了我的腰,把我往水下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