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七章 预言成真,恩人反目

第三十七章 预言成真,恩人反目

  我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河岸上。

  身边,那个面容慈祥的老人,一头白发,几乎胜雪,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一双大眼,炯炯有神,山根隆起,准头圆润,人中笔直,有胡有须,脸颊之上,肉厚而满,耳边之际,大穴高堆,若依照《义山公录》相篇,相形章来看,这人的面相是极其罕见的得道高人面相,典型的鹤发童颜!

  他浑身上下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背脊挺直,这模样又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陈汉生老爷子。

  他腰上系着一尊紫铜帝钟,想必刚才我听见的那“叮叮”作响的声音,就是来源于此。

  地上还放着一尊半尺见圆的罗盘,这是相士常用的法器,仅此一件,便已经表明了此人的身份,正是相士无疑。

  原来是同行,我顿时大生亲近之感。

  不过,迅即,我又心生自卑,同样都是相士,我是落难的,人家是救人的,差别也太大了。

  “够着了,够着了!”

  “快拉上来!”

  “快快!”

  “我这边接着!”

  我正在心中感慨唏嘘,突然听见一片喊声,急忙看时,这才发现身后的河岸上,站了一群人,正在指手画脚,似乎是在打捞什么东西。

  “他们是在打捞尸体。”那老人见我在看,便道:“这是一月之内,这河里淹死的第六个人了,还是个孩子,唉……真是作孽!”

  “一个月,淹死了六个人?”我吓了一跳,道:“怎么这河里淹死这么多人?”

  “这河里有祟物啊。”

  那老人目光远垂,盯着正在打捞尸体的众人,道:“这河里的祟物有些道行,只要有人接近这河边,就会受到蛊惑,只要一下水,十有八九就会被淹死,而且淹死之后,就会成为它的帮凶,帮它继续残害别人,所以淹死的人很多,这还是在村民们都有了警惕之心之后,经常警告孩子们的情况下,依旧发生了这么多起命案,主要是小孩子们不听话,也有一些外地过路的人,接近了河水,然后出了事。”

  “为虎作伥啊。”我想起来在水里的时候,那孩子死死地抱住我的腰,还缠着我的腿,大有不淹死我不罢休的势头,真是想想都觉心惊胆战。

  “我刚才在水里看见了一个老婆子的脸,是不是就是那祟物?”

  “对!”老人道:“就是那个老婆子,刚才为了救你,让它跑了!可恨!”

  我惭愧道:“都怪我……”

  “这都是命数,那老婆子也是此时不该绝而已。”老人转而看向我道:“我看你面相,你命中当有一次水厄,这次倒是应验了,这水里的祟物厉害的紧!幸好是遇见了我,要不然,你刚才可就真的折在里面了。”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道:“真是不好意思,醒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爷爷!”

  “不要叫我爷爷。”那人咳嗽了两声,道:“你也有二十岁了吧,我只五十多岁,叫爷爷恐怕要折我的寿。”

  “五十多岁?”我盯着他的满头白发,有些难以置信。

  他笑道:“这白头发,不是年岁所致,皆因年轻的时候过于劳心,所以不到六旬,便全都白完了。不说这些了,你也真是福大命大,估计这一个月来,你是第一个落水之后,还没有死的人。我刚才看你的面相,似乎有些五行缺人的征兆,那是极其命衰的面容,但是再仔细一看,厄势却被你一双眉毛的尾部冲出来的两股奇纹所阻挡,折而消失不见!这是转运的表现,你一定是得了高人的指点,以非常手段,强行改了自己的命运,所以这次虽然落了水,才有惊无险,安然脱困啊。”

  听着老人侃侃而谈,我越发佩服地五体投地,本来以为自己从神相那里得到了真传,还读通了一部相术奇著《义山公录》,虽然没有什么实战的经验,但是理论知识上,放眼天下,肯定是不会输于任何人,却没有想到,初出茅庐便遭厄难,而起救我的人,就是一个绝顶的相术高手!

  此人不但能一眼看穿我的命相,还能看出我是通过特殊手段改了命运,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

  这么一想,我越发觉得他跟陈汉生老爷子很像。

  陈汉生老爷子……

  忽然间,我又想到了十四年前,陈汉生老爷子给我相字时候的情形,当时我写了一个“用”字,老爷子讲了很多,其中有几句话是:“这个‘用’字上下拆做两半,上面是个‘田’,下面是个‘川’。‘田’者,‘土’也,‘川’者,‘水’也;‘田’字方正,‘川’字却带钩,意思是川流有折,水形不畅,这乃是死水,你命中下次遭厄应该与水有关。但‘田’在‘川’上,乃‘土’在‘水’上,土克水,正得其用,这说明你有惊无险,到时候自然有贵人相助,贵人应该还是我们陈家之人。因为‘陈’者,‘尘’也,也是土。”

  现在想来,竟然应验了!

  自从刘伟那次索命之祸之后,我确实没有再遇见过这种诡事,这次下水,便是人生中的第二次遭厄,也是五行鬼众中的水鬼挑事。

  而且,我也确实得到了贵人相助!

  陈汉生老爷子真是神人!

  那这么说来,眼前这人就是陈家之人了?

  我心中一跳,盯着这老人道:“爷——啊不——大叔,请问您是哪一流派的人?”

  “哪一流派?”老人惊诧了一下,然后狐疑地盯着我,道:“你还知道术界中事?”

  “实不相瞒,我也算是术界中人,只不过是刚刚出山,有一肚子的理论,还未真正实践而已。”我道:“玄门术界有五大分支,乃是山、医、命、相、卜,大叔隶属相门无疑,只是相门也分江湖派和学士派,每一派下又各有名门大族巨派,只是不知道大叔出自何门何派?”

  “哦?”老人笑了,道:“还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术界中人,对此了解不少啊。依你看来,你觉得我是哪一派哪一门的人?”

  “我看您既不是江湖派的人,也不是学士派的人。”

  “那是……”老人的脸色突然有些变了,看我的眼神也变得谨慎起来。

  我心中略略诧异,却还是继续说道:“除却江湖派和学士派,天下间还能称道的相术流派便只剩下一支了,那便是麻衣道派,麻衣道派也只有一个家族,那便是麻衣陈家!所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便是麻衣陈家的人!”

  我这话音刚落,那老人面色已经是大变,他盯着我看了片刻,蓦然间,四下里逡巡一望,只见那边众人还是在河边糟乱,并未注意到我们这边,便右手疾探,劈手就扣住了我的手腕,一阵剧痛传来,我差点喊出声,那老人将指头按在我的命脉之上,低声喝道:“居然让我看走了眼!看来真是老了,好小子,你是什么人?说!”

  我吓了一跳,怎么这老爷子说变脸就变脸了?

  “大叔,我……”

  “莫要啰嗦!快说!”老人脸色狰狞道:“你是‘老五’的爪子,还是‘老九’的爪子?”

  “什么老五的爪子,老九的爪子?”我强忍着痛,莫名其妙道:“大叔,你怎么了?”

  “休要装蒜!”那老人道:“老五就是五大队,老九就是九大队!都是公家的人!神相已经被你们逼迫的遁世了,麻衣陈家的高手也全部隐藏,你们还想怎么样?难道你们非要逼迫的我们这些姓陈的人都死绝了,才肯放过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