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八章 幻生魅现,德叔释疑

第三十八章 幻生魅现,德叔释疑

  老人说话之际,咬牙切齿,目眦尽裂,显得异常愤怒,跟刚才和蔼可亲的那个模样,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我又惊又疑,那老人见我不说话,又骂道:“小爪子,老子不管你姓五还是姓九,以你的道行,想要算计我,还差些!这次我饶了你,回去告诉你主子,我们陈家人和他们之间恩怨已经了结,神相答应不再重出江湖,只要他不违背诺言,你们就不能再为难我们!若是再派人追踪我,我就不客气了,见一个废一个!若是逼的我性起,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啊?”我呆了片刻,连忙说道:“大叔,误会,您一定是误会了!我不是小爪子,不是敌人,我是朋友!咱们是自己人啊!我也是陈家的人,我不姓五,也不姓九,我也姓陈,我还认识陈汉生老爷子,认识曾子娥奶奶,认识陈弘德二叔,认识陈弘仁五叔,认识江灵姐姐,神相陈元方还是我义兄!”

  “什么?”

  那老人吃了一惊,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长大了嘴,道:“你刚才说什么?神相是你的义兄?”

  “是啊!”我道:“我姓陈,名铮,字归尘!十四年前,陈汉生老爷子救过我一命,十四年后,我与陈元方结拜为兄弟,还得了他的传承!学了半部《义山公录》,不惜,我可以背给你听啊!嗯,相有天定,世无预作,人之生也,未可知也。形貌皮肤,质行神心,骨骼气色声音,乃至天命地势人力,焉山翁嗟夫,世人无有能预知者。非神异以秘授,岂尘凡之解推……”

  “好了!好了!”那老人打断我,面色已经瞬间好转,道:“我信了,我信了!原来是你,你是吴用,怎么不早说明身份?我刚才差点伤了你!”

  “你认得我?”我又惊又喜,也不管自己手上被抓的疼痛了。

  “我当然认得你。”那老人道:“神相曾经特意交代过,我与你有缘,江湖见面,当救你一命,还让我特意留意你。”

  我心中猛然一动,道:“莫非您是陈德先生?”

  “你也认得我?”老人吃了一惊。

  “也是义兄说的!”我索性坐了起来,道:“我是今天早上才离开陈家村的,义兄跟我分别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特意交代了一件事,说是有个叫陈德的高人会回陈家村,说不定我能遇上,要是遇上了,可以在一起盘桓盘桓,对我的修行大有裨益。”

  陈德感慨道:“元方真乃神人也!咱们的行踪轨迹,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是啊。”我也感慨道:“我没有在陈家村等你,结果在这里还是遇见了,可见命中注定的事情,逃也逃不掉的。陈德老爷子,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哎——”

  陈德摆摆手,道:“你可不要叫我老爷子,这我可真是担不起,你是神相的结拜兄弟,我是什么级别的人?你叫我老爷子,这成何体统?我原本都不是陈家十二字辈中的人物,是出了五服的族人,都没有排辈分的资格,在陈家成名的人物里,算是不入流。”

  我道:“老爷子,您真是太谦虚了,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汉生爷爷、元方大哥、弘仁五叔、曾奶奶他们的手段我都见过,就凭您刚才救我的本事,足以纵横术界,算是一流高手了,我知道这相术界有个不成文的登基,从入相开始,然后是相师,再然后是相尊、道真、半圣,最后是神相,我义兄是神相手段,汉生爷爷是半圣手段,您可算是道真了。”

  “你这可真是太抬举我了!”陈德连连摆手,道“我原来真是不入流的人物,只会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后来因为做事激灵,所以被麻衣五老之首陈汉昌先生看中,在他的安排下,我去了公家卧底,后来机缘巧合,让我立了功劳,所以被元方感激,也传了我半部《义山公录》,我的相术才有大进展。元方见我的时候,给我面子,叫我一声德叔,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也叫我德叔吧。至于道真什么的,千万不要再说了。我这半吊子的道行,说出去,真的是辱没麻衣陈家的名声。”

  我越听越奇,到最后,听陈德讲完,赶紧行了一礼,道:“德叔好!既然您定要谦虚,那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

  “好,你叫陈铮,以后我便叫你铮子了。(笔者按:同辈之间相互称呼,一般叫字,比如元方叫我归尘,长辈称呼,则一般叫名,比如德叔叫我铮子。)”

  我听了倍感顺耳,也觉温暖,就仿佛自己本身就该这么被人称呼,“归尘”,听起来确实有点脱尘离垢的高人意味,跟我眼下的气质还不符合,这一声“铮子”,算是将我拉回了现实,拉回了平和,我心里美了一阵儿,道:“德叔,您刚才说您曾经在公家卧底?”

  “是啊。”德叔点了点头,他对我倒是有问必答,言无不尽,什么都不隐瞒。

  我也很感激德叔这份坦荡,只是奇怪道:“陈家跟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还要送卧底去?”

  德叔沉吟道:“术界也分民间和公家两股势力,古称之为江湖和庙堂,这两股势力历来都是关系微妙,民间不愿意公家插手自己的事务太多,要求有一定的自主权利,但是公家又不愿意民间无规则自行发展的太厉害,怕势力做大,会对上面产生威胁,所以,两下里就会有些摩擦。公家的势力主要有两支,一支是五大队,一支是九大队,五大队也是下设山、医、命、相、卜五队,九大队则都是些天生的异能人士,分为血、肉、骨、力、质、神、窍、智、异九队。当年,元方以一人之力总揽术界一十九家名门大派巨族,号称神相令,被公推为神相令主,又开了五大目法,得了天书,成了古往今来术界第一高人,终于引起了五大队和九大队的忌讳,公家与民间彻底闹翻,术界的格局也因此而改变,最终虽然是神相赢了,但是却也被逼的遁出红尘……扯得远了,总之,民间和公家的关系并不融洽,公家会在一些名门大派巨族中安插眼线卧底,而民间的名门大派巨族也会在公家安插卧底,彼此彼此罢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实在是想不到这看似平和安定的世界,竟然暗中波涛汹涌,公家、民间之争,惨烈到了这种地步。

  我原本还闹不清楚义兄为什么不自己去收拾异五行,反而把这任务托付给了我,问他,他也语焉不详,现在算是从德叔这里了解了一些眉目。

  我还想再问一些有关术界的事情,德叔却道:“这些事情,以后我慢慢说给你听,我还有件事情要问你。”

  “德叔,您说。”

  德叔道:“你是怎么落水的?按理说,你学了《义山公录》,又得了神相真传,江湖上相术能超过你的,屈指可数,只是缺乏历练而已,但这河里祟物营造的局也不是特别厉害,你以相味之术、相形之术都应该能看出些端倪来啊,怎么会落到水里去了?”

  我道:“惭愧,惭愧!我是中午过来河边的,当时看到一群半大的孩子在这里洗澡游泳,然后我酒劲上来,也没理会他们那么多,就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十五六的孩子在水里挣扎,喊救命,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立即就跳进水里救人去了,结果水里冒出来一个橘皮脸老婆子,差点害死我!”

  “中午有一群孩子在洗澡?”德叔沉吟道:“不对,今天村子里没有任何孩子来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