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三十九章 厉祟害人,道真收子

第三十九章 厉祟害人,道真收子

  “啊?”德叔的一句话,便将我惊得目瞪口呆。

  我呐呐道:“怎么可能啊?我今天中午绝对没有看错啊,就是有一群半大的孩子在洗澡,七八岁的也有,十一二的也有,还有十五六的,十六七的,我不可能看错啊。再说,德叔,您怎么知道河里没人洗澡?难道您中午也在这里?”

  “我中午不在河边,我经过这里的时候,你已经快要被淹死了,也就是那时候我才下水救你的。”

  德叔说着,又指了指那河边打捞尸体的人,道:“这些村民都是这河边村子里的人,他们严禁村子里的人,尤其是孩子来这河里洗澡,你刚才昏死时,我已经听他们说了,所以村子里不会有孩子来洗澡。”

  我咽了一口吐沫,道:“那,那个淹死的孩子是什么人?”

  “你猜不到?”德叔直勾勾地盯着我,反问了我一句。

  德叔那直勾勾的眼神,让我浑身发毛,我打了个寒颤,道:“不是猜不到,是,是有点瘆人……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人?”

  “对了!”德叔盯着我道:“我跟你说过,这河里已经淹死了六个人,你中午看见洗澡的人有几个?”

  “我好像看见了……”我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努力回忆起中午的情形,当时在河边洗澡的孩子,好像是,确实是六个!

  “是六个……”

  我咽了口吐沫,艰难地说了出来,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涔涔而下,因为我已经明白了德叔话里的意思,我见到的那六个孩子,其实都不是人!

  “铮子啊,你现在明白了吧,中午,你没有看见任何人在洗澡,洗澡的都不是人……”

  “嘶……”

  虽然已经意识到了,但是德叔用低沉的嗓音一说,我又觉得头皮发麻。

  德叔继续说道:“六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九岁,一个十岁,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六岁,一个十七岁,全都已经死了!而且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种!他们都是这附近村子里的人,淹死之后,家里人来找,一直都没能打捞出尸体,要不是我今天从这里经过,撞破了这个局,这些孩子的尸体还全都藏在河底的烂泥水草里!”

  我不由得往河边那些打捞尸体的人丛里去看,只见河岸上已经并排躺了五具大大小小的尸体,各个都是面目浮肿,人形全无,想起来今天中午看到的一群孩子洗澡,原来竟是他们!我不由得又出了一身冷汗。

  还有一具尸体没打捞上来,村民们还在努力,那些来认尸的家长们,已经哭倒在岸上……

  真是惨绝人寰。

  想想,自己差点就成了下一个牺牲者,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都是那个老婆子在搞事!它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能伤这么多人命,也无天谴?”

  “那祟物厉害的很,中午被我用麻衣令牌击了一遭,损了好些道行,我当时本以为你已经遭了毒手,想要先灭了它再去捞你的尸体,结果看见你还瞅了我一眼,知道你没断气,就舍了它,现在它已经躲了起来,暂时是不敢出来了。”

  我又是一阵惭愧,道:“一定要灭了它!”

  “那是自然。”德叔道:“只是我奇怪啊,这是河里祟物故意制造出来的幻局,普通人肉眼凡胎看不出来,你却不一样,既然都学过《义山公录》,也必定练习过眼力嗅觉吧?麻衣相法,耳、目、口、鼻、身、心六意最是要紧的,神相要是教你,不会忽略这一点。”

  “教了,我也学了。”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德叔道:“既然你练习过六意,就应该能看出来不对头的地方,比如那些人的眼神跟正常人的是否一样?又比如说那些人的神色是否正常?或者气氛是否不对劲?你也应该能闻出来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这河里有没有骚气?现在你嗅嗅,还是有一股骚味能闻到鼻子里……你也是看过《义山公录》的人,‘邪篇’里有记载,凡是刚刚淹死不久的人,尸体没有被妥善安葬,成了祟物害人,会带有一股羊骚味。”

  “对。”我点了点头,道:“德叔说的不错,确实如此。”

  “那你怎么会着了道?哎,对了!”德叔忽然醒悟似的,道:“你说你中午喝酒了!怎么回事?”

  “我昨晚着凉,得了风寒,今天中午就想喝点酒,发发汗。”我惭愧道:“喝了一斤酒。”

  “嗐!”德叔道:“怪不得你着了道!得了风寒,鼻子也不透气了吧?这河水里的骚气你也闻不到了吧?再喝一斤酒,目光迷离,要是能看得出不对劲儿,你就是神相了!也真该你中招!”

  我叹道:“这就是命啊,命中注定的事情,迟早要受这一难。不过要不是这一难,我也遇不上德叔您了。”

  “陈先生!尸体全都打捞上来了,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村民们一声喊,打断了我和德叔的对话,德叔道:“是我叫他们来打捞尸体的,咱们之间,闲话少时再叙,先过去看看再说。对了,你先穿上衣服吧。”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跳水救人时,几乎把衣服脱了个精光,跟德叔说话时,一直就穿了个内裤而已。

  我顿时老脸一红,这赶紧拉过来衣服、鞋子穿戴整齐,发现德叔还没有过去,我便奇道:“怎么了,德叔?”

  德叔道:“咱们现在认识,村民们见了,也不好说是不认识的人,我是在想,他们要是问起你的来历来,怎么说?”

  我想了想,道:“德叔,我混江湖的时间也没有你长,你看怎么说合适,就怎么说吧。”

  德叔盯着我看了许久,我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德叔才沉吟道:“铮子,说起来,我也漂泊了半世,年轻时候浪荡,也没有娶个媳妇,更没生下个一子半女,二十多年前,我收养了一个儿子,叫做陈成,跟我长到二十岁出头,也就是你现在年纪大小的时候,恰逢我立了大功,神相传授我了《义山公录》,神相的父亲,当时的陈家族长陈弘道传授了陈成几天功夫,弘道的六相全功化自麻衣相法,号称天下第一,只教了陈成也是三天左右吧,陈成那孩子天生是练习这东西的料,自己领悟了要领,学的一身好本事,却是个暴脾气,在外因为口角是非,竟然一拳打死了人,最后被送了大狱,定了个失手致人死亡,判了十三年……到如今,满打满算,已经快吃了十年的牢饭了……”

  德叔越说越伤感,眼圈慢慢泛红,等说道“快吃了十年的牢饭”那一句,眼泪已经是掉了下来。

  我在旁边听得凄惨,也觉伤心,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只见德叔擦了擦眼泪,道:“真是人老多情了,铮子啊,要不我占你个便宜,说你是我侄子?”

  我鼻子一酸,道:“德叔,是您救了我的命,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我是您的义子也成!”

  “好,好!”德叔不胜唏嘘,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有你这句话也就足够了,你还叫我德叔,我还叫你铮子!咱们从今往后,就是亲爷儿俩了!”

  “嗯!”我使劲点了点头。

  “陈先生!”

  那边的村民见我们迟迟不过去,耐了半天性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又喊了一声,德叔再次擦了擦脸,道:“走吧,咱爷儿俩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