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十章 五弊三缺,遇祟必除

第四十章 五弊三缺,遇祟必除

  最后一具尸体也已经被村民们打捞上来了。

  他们都是遵照德叔的意思,才这么做的。

  后来,也是德叔告诉了在救我之前的经过,我才明白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

  德叔是四处游历江湖的人,也靠给人看相、断风水、避祸纳吉养活自己,只是干这一行的,都有个忌讳,那就是“五弊三缺”。

  所谓“五弊”,乃是“鳏、寡、孤、独、残”,也即丧妻、丧夫、年幼丧父、年老无子、残废。

  “三缺”,则是“缺财、缺寿、缺禄”,也即没钱财、没寿命、没权势。

  意思就是,相士这一行,观天知命,多是泄露天机的行为,会遭天之忌恨,受到天的惩罚,这惩罚就是五弊三缺,所以江湖上很多相士都是瞎子或者瘸子,或者没有配偶,或者没有钱财,不会长寿,缺少权势。

  但,这不是绝对的,所有的罪愆,都有避免的办法,也就是说,相士也有躲避天谴的方法。

  这方法有很多,比如说不能只因利而为人出相,出相不能无节制,遇到生命垂危的人不能不救,对于危害性极大的祟物不能不除……

  德叔深知相士的忌讳和避祸之道,所以每次外出游历,出相几次后都会回来,这次回陈家村,途中就路过了这个大刘村。

  在经过这村子的时候,德叔发现了不对,觉得整个村子有股气在弥漫,那气具体是什么,德叔也说不上来,既不是祟气,也不是怨气,德叔说那是一种让人从内心深处都觉得诡异的气。

  灵眼才能相气,才能辨别出来具体是什么气,我的义兄有灵眼,德叔没有,德叔说他是靠着几十年来的经验,感觉出来的。

  能营造出这种气的东西,一定是脏东西!

  而且这脏东西的危害性极大!

  对于危害性极大的祟物,必须除掉,也是相士躲避天谴的办法之一,所以,德叔不能一走了之。

  所以,在德叔感觉到不对之后,便找了村子里的人来询问,说最近村子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怪事。

  村子里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德叔是个高人,纷纷过来诉说,这一说,德叔才知道村子里已经相继淹死了六个人了。

  这是村子里几十年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怪事。

  更怪的是,每一个淹死的人,死了之后,尸体都找不到。

  无论怎么打捞,都找不到。

  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报了警,让警察来,又叫了消防队来,也无济于事,谁也找不到死者的尸体。

  于是得出来了个结论,所有被淹死的人,都被水冲走了,或者是尸体被鱼虾给吃掉了。

  这些事情传出去之后,不但这个村子里人心惶惶,所有的人都对这河水异常恐惧,就连相邻的几个村子也是感觉危机重重,纷纷警告家人,尤其是小孩子,不准去这条河里洗澡、游泳、捕鱼,就连靠近河边都不允许!

  德叔听了之后,觉得这不是一件小事,便到这河边来看,村民们觉得德叔不是一般人,更有许多人相信这接二连三淹死人且尸体都找不到的现象不是巧合,也不是什么尸体被水冲走了或者尸体被鱼虾吃了那么简单,相当一部分人,尤其是老人,觉得这河里是藏了什么脏东西。

  极其厉害的脏东西!

  而德叔,一看打扮,就是行家人。

  所以,当德叔来河边观察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也有几个商量着要跟来,而且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聚拢了一大批人都想过来看。

  当德叔赶来的时候,我正在水底跟那个十六岁的孩子纠缠,处于即将被淹死的状态。

  德叔毫不犹豫,立即下水,救了我上岸,然后逃走了那老婆子。

  救我上岸之后,来围观的村民们也纷纷赶来,要看看这次又淹死了什么人,德叔说:“人还没死,都不要围上来,这么多人,人气太众,他刚在水下面受到了祟气侵袭,也很严重,祟气和人气剧烈冲突,危害极大,他会立即毙命!”

  众人这才纷纷散开。

  德叔看了看我的情况,知道要救治我还需要花费一番大功夫,又不想让村民来打扰,于是就劝说村民们下水去打捞尸体。

  没有村民愿意下去,就连死者的家人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在未知的死亡面前,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表现,那就是躲避。

  德叔说:“你们这个村子里如果不想以后再死人,那就听我的话,下水找找。如果发现了什么线索,我说不定可以给你们破局。”

  村民们说:“万一再有人淹死了怎么办?”

  德叔说:“大伙结伴下水,每一个人身上都绑上绳子,只要水性好,防护措施再做好,就不会淹死。”

  有个老人问道:“这水里万一有脏东西呢?”

  德叔说:“脏东西是一定会有的,但是看现在的时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是夜里,也不是午时阴阳交会之际,所以即便是有脏东西,也不会出来害人。刚才在水下,我遇见的那脏东西,已经被我给惊跑了。脏东西性最欺善怕硬,只要觉得有能降住它的人在,它是不会再出现的。相信我,我就在这附近,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有人出了事儿,我立即就能下水救人!”

  村民们面面相觑,几个胆大的人犹豫了片刻,终于在德叔的劝说下,决定结伙下水去寻找尸体。

  本来德叔听说所有的尸体都失踪了,根本就找不到,而且也打捞不上来,所以,当时只是说说,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可结果却出乎人的所料,以前一直找不到的尸体,这次居然被找到了!

  而且六具尸体全都被找到了!

  我和德叔过去的时候,六具尸体,大大小小,一字排开,陈列在河岸上。

  每一个死者,五官已经看不清楚了,只有他们至亲的人,才能从细微的痕迹中辨别出来,那是自己苦命的家人。

  而这些至亲的人,此时此刻,也在恸哭,这情形,既说不上惨烈,也说不上凄凉,更说不上悲壮,只是让我从心底里觉得发慌,觉得恐怖,觉得压抑。

  “陈先生,这位小哥醒了?”一个中年人走过来,看着我问道:“小哥刚才是咋了?”

  “刘村长,这是我侄子。”德叔指着我道:“他也是个相士,来帮我的忙。之前下水,就是去探探路。”

  “哦,怪不得!”刘村长点了点头,道:“陈先生您真是高人,您说尸体能打捞上来,真的就打捞上来了,六个,一个都没少!”

  “嗯。”德叔点了点头,看着尸体,眉头锁了起来。

  “陈先生,您说这是为啥?”刘村长道:“为啥先前一个都找不到,也一个都捞不上来,现在就全都有了?”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德叔,德叔却看了看我,道:“铮子,你给大伙说说吧?”

  “中!”

  我知道德叔也明白原因,只是想历练历练我,所以才让我说,我环顾了一下众人,被一干村民围观,众目睽睽之下,心里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说“中”的时候,我的嗓音都有些打颤,好在也没有人在意这一点,都聚精会神的等我说下文。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道:“你们听说过鬼打墙吗?也可以叫做‘鬼遮眼’。就是走夜路的时候,明明是很熟悉的路,但是却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水下,在脏东西极其厉害的时候,也会出现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