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十五章 相味追踪,相字辨向

第四十五章 相味追踪,相字辨向

  我心中一动,暗想确实如此,说不定就是我和德叔在施展铁口令术召唤王桂娥魂魄的时候,对头暗中施展手段,将七个死者的魂魄给吸走了。

  这样一来,就越发不能放过那对头了。

  德叔看了看天色,道:“事不宜迟,天已经晚了,对头料想咱们要去休息,他却趁机逃脱,咱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趁着夜色追袭!”

  我点了点头,道:“那这些尸体呢?”

  德叔道:“让村民安葬了吧。咱们之前留着这些尸体,是想把他们困在河水里的亡魂给超度了,但是现在,他们的亡魂已经被对头给取走,留着这些尸体也没有用了。现今天气热,长时间搁置,也不好,安葬了吧。”

  当下,德叔叫过刘村长,吩咐他让这些死者的家属把尸体带走安葬,然后拿好自己的行囊,又叫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刘村长非要我们在村子里过了夜再走,德叔说还有要事没有解决,解决了之后还会回来的。

  好说歹说,费了好一番功夫,我们才脱身而去。

  河面上有一座石桥,我和德叔从桥上走到河的对岸,因为我们先前都看见,王桂娥的魂魄是朝着河对岸消失的。

  也就是说,对头所在的方位,也是我们对面,很有可能,他当时就隐藏在我们对面的某个地方。

  至于如何追踪,我和德叔只有靠鼻子。

  溺死之人,新亡之后,魂魄会带有羊骚味,我们做相士的,以相味之术便能嗅到。

  王桂娥是死了三年的人了,不是新亡,是老鬼了,她的魂魄不会有羊骚味,但是那七个孩子,却是这一个月内才死的人,凡是死亡时间不足九九八十一天,都属于新亡,亡魂上,都会带有羊骚味。

  七个人,羊骚味应该很浓厚了。

  当然,这也是对我们相士来说的,一般人,一般的鼻子,根本是闻不到的。

  对头只要把七个亡魂带在身边,我和德叔循着那味道,就能追踪到他。

  不过,即便如此,也必须抓紧时间,毕竟气味存留在空中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久了,或者天亮了,太阳暴晒,罡气充足,那些味道自然就会自行消解。

  当下,我的感冒还未完全好,鼻子还是有些塞,只能依靠德叔。

  德叔施了相味之术,还真闻到了味道,我们是一路追踪,紧追急赶。

  我晚上没吃饭,饿的前胸贴后背,好在德叔是经常游历江湖的人,行囊之中自备的有饮水和食物,我就着用了一些,这才好过。

  我们就这么赶了一夜,堪堪赶到待明的时候,德叔才停住了脚步,说那气味好像是消失了,但是人,我们还没有见到。

  德叔道:“对头肯定是发现咱们在追他了,估计也猜到了咱们的身份,知道咱们是凭借什么追踪的,所以想了办法,把那些淹死鬼的气味给掩盖了起来。”

  “那怎么办?”我又累又乏,真想找个地方睡一觉,但是也知道这不是时候,所以问了一句之后,又说道:“对头要是能感觉到咱们在追踪他,那就说明,咱们跟他离得非常近了,不然也不会被发现。”

  德叔道:“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是这么想的,对头说不定就近在咫尺了。”

  我看着脚下,道:“德叔,到前面就是个分岔路口,有去南面的,有去北面的,还有去东面的,去西南的,地上也没有什么脚印,气味也消失了,咱们却必须要选一条路。难了。”

  德叔看了看四周,这里又是一个村子,住户似乎还挺多,四下里鸡鸣犬吠,有些人家已经亮了灯,起了床。

  不远处,一家似乎是小卖部的屋子已经打开了窗口,屋前也支出了小摊,摊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汽水,一个人坐在窗口旁打着呵欠,也正朝我们这边看。

  德叔看了几眼,对我说道:“走,过去问问那个卖饮料的。说不定他看见了什么,要是他也没看见,咱们就只好相字问天,以求方位了。”

  “嗯。”我应了一声,如果真的没有线索,我们也只好用相字术,来推断对头所去的方向。

  所谓相字术,就是凭借各种符号、文字、图形、名称、标记等,来推演出未知的趋势。

  就比如测字,便是相字术的一种。

  只是要有别的办法,我们就不会施展相术,毕竟都是耗费心神的,对我们来说,保存体力,对付对头才是最要紧的,能不浪费功力就不浪费。

  更何况,相术是越施展,越不准的。

  凡是,都有个度。

  把握不住,就会有所偏颇。

  当下,我们朝着摊贩走了过去,临近了,德叔道:“饮料小哥,来两瓶汽水。”

  饮料小哥应了一声,我赶紧抢先把钱掏了出来,德叔看见,也没推让。

  饮料小哥把汽水递过来,笑了笑,又打量了我们一番,道:“你们俩不是俺们这村儿的?大早上就出来了,过路的吧?看这裤腿上、鞋子上都是土,赶了夜路?”

  原来这也是个健谈的人。

  德叔笑道:“这位小哥倒是机灵,眼真毒!我们不是过路的,是找人的。”

  “找人?”

  “对!我们有伙计,走得快,走失了,我们没撵上。”德叔道:“小哥起得早,有没有看见什么人从这里经过?”

  “唔……”饮料小哥道:“看到了!”

  “啊?”我和德叔都精神一震,万幸还真让这饮料哥给看见了,这下不用施展相字术了,我连忙问道:“他去哪个方向了?”

  饮料小哥指了指我和德叔,道:“这不是就在这里嘛。”

  我登时大恼,道:“这位小哥,我们心急火燎问你路,你倒拿我们开玩笑!你这老乡,不厚道!”

  饮料哥笑嘻嘻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就爱说个笑。我也是刚起没多久,除了你们俩,再没见过第三个人。你们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和德叔面面相觑,眼下别无他法,只好用术了。

  相字术,自己相者不能自己写,我和德叔要相字找人,我们俩便不能写字。

  德叔看了饮料哥一眼,道:“小哥,写两个字吧。”

  “啊?”饮料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德叔道:“我们是相士,你随便写两个字,我们测测玩玩。”

  两个字,可以更精确一些。

  “看相的啊!”饮料哥登时来了兴趣,道:“好,我写俩字,你们帮我看看,看准了,再帮我看看相,再准了,我叫村子里的人都来看!”

  “你快写吧。”我催促道。

  饮料哥蹲在地上,拿了个石子儿,想了一会儿,又回头朝自己的摊子上看了看,然后吭哧吭哧写了俩字,一个是“财”,一个是“戎”。

  我诧异道:“小哥,你写个‘财’,我还可以理解,你为啥又写个‘戎’?”

  “我卖东西不是求财的嘛,我这摊子上盛放东西,不是铺了一张绒毛毯嘛,我就写了个绒毛的绒。”

  我登时无语,连个丝都没有,绒毛个屁。

  德叔道:“铮子,你来测,错别字,也正见天意。”

  “好!”

  我也不推辞,当即分解道:“‘财’,乃是‘贝’右有‘才’,‘貝’者,乃是上‘目’下‘八’,目下八方,正是寻人,应了咱们的心思;‘貝’音同方位之‘北’,此向咱们需要注意;‘才’字,乃是‘十’字弯钩,加一撇,咱们眼下正处于一个大分叉路口,东南西北、拐拐折折有六七向,也应了字形;咱们找的人是水堂邪徒,这位写字的小哥也是卖水的,‘才’字右加一捺,正是‘水’字,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东南方位加一捺,正是咱所要找的人折向了东南。”

  德叔点点头,道:“‘戎’字失了左旁‘丝’,从财变刀兵(绒值钱,戎不值钱,是兵器的意思),若想值钱,左旁添‘贝’,添‘贝’之后,却成了‘贼’,应了咱们要找的人,正是邪徒贼子!《义山公录》引《说文》道:‘贼’者,败也!这是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