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十六章 水堂邪徒,黑冰含杀

第四十六章 水堂邪徒,黑冰含杀

  我“嗯”了一声,道:“虽然要动刀兵,有凶险,但对方是贼,占了声名不利之方,确实是好兆头。咱们应该是有惊无险。”

  德叔道:“只是测字,测出了两个方位,一个是北,一个是东南,这倒是有点难办。”

  我道:“水无常势,水无常形,所以出现两个方位也是理所当然。说不定,对头不是一个人,分作两道跑了。”

  德叔沉吟了片刻,问饮料哥道:“借用小哥之手,抛一枚硬币,正面向北,反面向东南。”

  饮料哥十分乐意,直接抛了一枚硬币,落下来,恰好是正面。

  “天意如此啊!”德叔道:“铮子,走,向北!”

  我和德叔也没再耽误,一口气把汽水喝完,瓶子一丢,沿着脚下的路,也奔北边去了。

  耳后,听见那饮料小哥的喊声:“这俩人,你们不是给我相字呢?叽叽咕咕说了半天,我也没听懂啊,你们真中!还有看相哩,也不给咱老乡看了?不是不给钱啊!”

  我和德叔都是一笑,也不答话,急急而去。

  德叔功力比我深得多,走路要比我快,我则是仗着年富力强,又得了义兄传授过练气之术,虽然不如德叔走的那般迅捷,但好歹也没十分拖后腿。

  天色很快便大亮,终于,我们在一溜庄稼地头的阡陌小道上看见了一个人影,在我们前面匆匆而行。

  我瞪大了眼睛去看,以《义山公录》“相篇,相行章”之记载,断其走路姿势,只见其“步狭腰斜,行如雀跃”,已经知道他不是好人。

  再看其行走力度与频率,似乎功力也不怎么高,与德叔相差甚远。

  我看了德叔一眼,道:“不是好人!”

  德叔也立即会意,当即厉喝一声道:“妖人,哪里去?且留下大刘村死者的魂魄!”

  这一声,是震慑,也是试探,只看那人反应。

  那人听见这一声喊,身子一哆嗦,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扭头便更加奋力往前奔跑。

  我和德叔一看这情况,便知道有鬼。

  “你给我站住吧!”

  德叔大喝声中,身形陡然一跃,刹那间兔起鹘落,只两个起落,便赶到了那人身前,劈手揪住衣领道:“你是什么人?说!”

  “啊?”那人挣扎了一下,见不是对手,便没敢再动,当即脸色惨白,气喘吁吁,道:“我不认识你啊,你是谁?干嘛抓我?”

  “不认识我?”德叔冷笑道:“装得还挺像!我也不认识你,我就是想问问,你跑什么?”

  “我以为你们是坏人!”那人抗议道:“你们追我,我还不跑?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

  “身怀武艺,却见人就跑,物反常必为妖啊。”我也走了过去,道:“你喊呀?我们正想让别人过来瞧瞧,能叫来警察最好,他们最喜欢的应该就是你们这些人。不过,这里是庄稼地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你喊,也喊不来人啊。”

  那人一愣,也不叫了,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圈,挤出一副笑脸,道:“两位老乡,你们是想要钱吧?这样吧,我也不喊人了,你们说想要多少,就算咱们初次见面,我孝敬你们个见面礼。”

  “你倒是会说话!”德叔道:“我们不要钱,只要你带走的魂魄!”

  “听不懂您的话呐。”那人道:“什么魂魄?”说话间,那人脸色一变,道:“您不是要杀人吧?哎唷,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女儿,中间还有个残疾老婆,一家人都指望着我活呢!呜呜……”

  “闭嘴!”我骂了一句道:“你们异五行的人是不是各个都是业余演员出身?怎么演起戏来都这么不含糊?你妈八十多岁,你女儿三岁?你多少岁了?”

  “三,三十岁……”

  “你妈五十多岁生的你啊。”我道:“这么厉害,还要你养?”

  “我妈……”

  我看见那人胸口处还有腰上都鼓鼓囊囊的,便伸手去摸,那人脸色一变,就要挡住,却被德叔一把攥住手腕,用力一捏,道:“老实点,别动!”

  只听“嘎巴”几声脆响,那人闷哼出声,额头已经疼的见汗。

  “啊!饶命,饶命!”那人嘶声惨叫。

  德叔道:“老实点就先不为难你!”

  我在他胸口处一摸,有块硬硬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透明的水晶牌子,上面刻着一个篆体字:“水”。

  “果然是水堂的人。”我冷冷一笑,把牌子往他眼前一凑,道:“异五行,水堂!”

  那人脸色登时如死灰,嘴里却兀自辩驳道:“什么异五行,什么水堂?我不知道你是在说啥哩!”

  我在他腰上一摸,却拿出来一个黑色盒子,触手之处,一股寒意浸肤,我吃了一惊,将那盒子打开,却见里面是一团冰!

  冰块!

  黑色的冰块!

  就像墨水结成了冰一样,只是看上去诡异又可怖,不似寻常的冰块。

  “这是什么东西?”我问那人道。

  “冰,冰块。”那人结结巴巴说道。

  我又问道:“为什么冰块是黑色的?”

  “是,是墨水放在冰箱里结的冰。”

  “你倒是会狡辩,为什么用墨水结冰?藏在身上又干什么?”

  “我,我喜欢黑色,所以就用墨水结冰。”那人眼珠子转了又转,道:“天儿太热,我怕热,就把冰放在了身上。”

  我和德叔对视一眼,德叔冷笑道:“这么热的天儿,盒子里藏了块冰,确实够凉快的啊。只是温度这么高,冰居然不会化?咹!”

  那人脸色一变,还要再狡辩,德叔却手上猛一用劲,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手腕竟然应声而断!

  “呜!”

  那人疼的要叫,德叔却早一拳打在了他的嘴上,刹那间鲜血四溅,那人的嘴唇好像烂成了泥,牙齿也崩落出来几颗,惨叫声被淹没在口中。

  我实在是没有料到德叔出手这么狠毒,骤然间吓得浑身一抖,再看德叔,脸上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只有嘴角的肌肉一抽一抽,显得暴戾而刻薄。

  我心中不由自主地登时闪现出一个念头,德叔此人虽然是好人,但是心地刻薄,出手狠毒,恐怕会折损自己的阳寿,命数不会长久。

  能当卧底的人,果然都不是一般人。

  手段毒辣,毫不留情,非常人所能比。

  “再敢叫一声,我把你满嘴的牙都给打掉了!”德叔眼中闪烁着凶光,那人虽然疼的满头大汗,却是再也不敢叫了。

  “说实话!老子没工夫跟你在这里瞎耽误时间!”德叔骂道:“说,这黑冰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那人居然还敢嘴硬。

  “嘿嘿……”德叔冷笑道:“看来我不施展些狠毒的手段,你真当我是吓唬你的,五大队知道吗?我曾在里面任职了十年!对付你们这些邪教分子,什么酷刑我都试过,今天,给你亮几手?”

  “不,不,不!”那人一听德叔说是五大队的,登时面如死灰,道:“您把黑冰给我,我给您讲是怎么回事。”

  “铮子,给他!”德叔道:“敢耍什么把戏,我弄死你!”

  那人颤巍巍接过黑冰,放在掌心一摩挲,嘴里喃喃念诵起来。

  我心中一动,道:“德叔,他手心里有血!”

  “混账东西,你在念什么?”德叔一声厉喝,待要去夺那黑冰,却见黑冰之上“嘭”的爆出一阵烟雾,黑色的浓雾!

  我和德叔都吃了一惊,急忙后退,避开那雾。

  只见雾中影影重重,竟闪现出两道人影来!

  这人影都是面色浮肿,浑身发白,活像是在水里泡了许久一样,周身还冒着森森凉气,还未接近我,我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家伙!”德叔道:“原来黑冰里藏了淹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