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十七章 淹死鬼出,无名气入

第四十七章 淹死鬼出,无名气入

  黑冰之中,藏着淹死鬼灵,实在是出乎我和德叔的意料!

  因为始料不及,所以这骤然发生的变故,让我和德叔都有些措手不及。

  眼看着两个淹死鬼逼来,德叔急忙拉着我后退,两个淹死鬼却趁着黑雾,分离开来,一个奔向德叔,一个奔向我。

  德叔喊道:“铮子,这两个淹死鬼道行不深,不用害怕,且是你锻炼的时候,用老祖扇鬼印,念神相断邪护身咒!”

  听见这话,我不由得精神一震,德叔这是在教我实战的本事。

  后退中,我双手急动,左掌伸开向上,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弯曲,大指和小指伸开,置于左手腕部,这正是之前德叔用过的“老祖扇鬼印”,我本来只是知道捏印的方法,只是没有实践过,这次现学现卖,直接拿来用了。

  手上捏着诀,我口中又念诵着《义山公录》里学来的“神相断邪护身咒”:

  “持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麻衣神相,急急如律令!

  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麻衣神相,急急如律令!

  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麻衣神相,急急如律令!

  天罗地网,阎王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麻衣神相,急急如律令!”

  这咒语算长,也不算太长,我一边用老祖扇鬼印挥舞着,挡在胸前,一边念诵的极快!

  有一道淹死鬼影是奔着我来的,我用老祖扇鬼印一扇,那淹死鬼便在空中停顿了一下,连黑雾都为之一滞,果然有用!我心中登时大喜,保持手上诀式不变,嘴里更加卖力念咒,那淹死鬼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满脸戾色地朝我扑来,只是行动越来越缓慢,且骤停骤走,待我讲咒语念完,那淹死鬼居然调转方向,连着黑色浓雾,往后退去!

  我惊喜交加,这《义山公录》果然是精妙无双!

  再看德叔那边,是另一个淹死鬼在搅扰,德叔既没有捏诀,也没有念咒,而是拿出紫金帝钟,“叮铃铃”的摇晃着,每三响一停,一共九响,前后三停,铃声未绝,那淹死鬼已经骇然,飞转退回。

  “哪里去!”

  德叔大喝一声,急追而去,手往腰上一摸,早抄出一尊青木葫芦来!

  德叔一边追,一边拧开葫芦盖子,然后把青木葫芦嘴凑到唇边,猛吸一口,朝着正在逃窜的淹死鬼张嘴便喷!

  “噗!”

  一道水柱,如同利箭一样,喷到了那黑色浓雾之中的淹死鬼上!

  “嗤!”

  一声轻响,但见那淹死鬼骤然间面目狰狞,嘶吼着,手舞足蹈,片刻间,却已经是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好厉害!

  我不由得咂舌。

  另一个淹死鬼也已经被德叔赶上,如法炮制,德叔还是从青木葫芦里吸出来一口似水非水,似酒非酒,似醋非醋的液体,然后利箭一样喷出,击在那淹死鬼身上,也是瞬间便将其消融!

  随同淹死鬼一起出现的黑色浓雾,也消失不见了。

  地上只剩下一滩水,黑色粘稠的水,还有一个黑色盒子,不用想,必定是先前那黑冰。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地极快,虽然我描述起来很慢,但是从德叔把黑冰还给那人,那人拿在手中摩挲,又在念念有词中将两个淹死鬼放出来,然后被我和德叔各个击破,这整个过程,前后也不过一分钟左右。

  那人已经趁乱跑了。

  不过时间尚短,所以他跑的也不远。

  “铮子,我先去追他!”德叔道:“你不要着急,慢慢跟上来!”

  “好!”

  我刚应了一声,德叔已经闪掠而去,身法快的惊人,论起来,竟丝毫不输于五叔陈弘仁!

  我什么时候才会有这般本事?

  我感慨了一下,正要去追德叔,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心悸!

  手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骤然一痛!

  我急忙摊开手掌看时,只见一缕黑气正从我的左手手掌心第二、三掌骨之间,略偏于第三掌骨处,悄然渗入掌内!

  而那黑气的源起处,竟然是地上的那一滩黑水!

  原本是黑冰,此时化作的黑水!

  这是怎么回事?

  刹那间,我面如死灰!

  我想要握住手掌,却发觉手掌已经完全麻痹,冷得僵硬了,根本不能动弹!

  不但是左手,绵延而上的左手手腕,左手小臂,左手大臂,然后是左肩膀,接连是整个左半身,全都被麻痹,也完全僵硬!

  我的右手还能动,右腿也能动,但是左半身却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了。

  我拼命用右半身托着左半身,想要走动,但是却动不了。

  左脚,左腿,就像是被人用钉子钉在了地上一样!

  分毫都不能动弹!

  这是淹死鬼没有被消灭干净,然后钻入我的身体了吗?

  要中邪了?

  我急的心如火焚,抬头去看德叔,已经追着那人远去了,背影一晃而逝,消失在我的视野外。

  “德叔!”

  我使劲喊了一声,希望他能听见,然后回来救我,但是,这声音似乎根本无法传那么远。

  我的中气不足……

  那道黑气,就像是一根针,牵引着一条线,从我的手掌心钻进去,然后游走在我的血肉里,进而行至整个左半身!

  那感觉,刺痛,又麻木,奇痒,又极度冰寒,总之,让人难受到了极点!

  在我喊德叔那一声之后,黑气渐渐消止,不再从我的手掌心钻入。

  而那游走在我体内的“针”,也慢慢消失了。

  又过了片刻,那麻木、刺痛、冰寒又奇痒无比的感觉,也渐渐没有了。

  我试着动了动,左手没有异样,左臂、左肩、左半身,也都恢复了正常。

  我又惊又奇,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才确定是确实没有什么异样了。

  我挠了挠头,又看了看手,手掌心连个印子都没有留下。

  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大白天,醒着,站着,凭空做了一个怪梦。

  难道真是幻觉?

  我迟疑了片刻,又看了看地上的黑色粘稠液体,它似乎变得透明了一些,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变化。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无法可解,自忖德叔可能已经走远,必须马上追上他才行,或许,把这件事情告诉德叔,他会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我立即朝着德叔远去的方向奔去。

  只跑了数十息,我便看见德叔的人了。

  他正捏着那个水堂的人往我这边走。

  那人被德叔捏着肩膀,亦步亦趋,模样又是滑稽,又是可怜。

  我赶紧快走了几步,与德叔迎头碰上,德叔道:“你怎么了,怎么半天都没过来?”

  “出了点小事。”我道:“德叔,刚才,那个黑冰化成的黑水里,有一道黑气跑了出来,然后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那一会儿,我根本不能动弹,可是现在,我又好了!”

  “啊?”

  德叔惊愕地看着我,似乎是没有听懂我的话,我又说了一遍,德叔才如梦方醒道:“还有这种事情?把你的手掌让我看看!”

  “你看,一点印子也没有,我现在都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是我的错觉。”我把左手手掌摊开,伸到德叔眼前。

  德叔看了看,皱起了眉头,道:“确实没有什么痕迹。”

  “你!”德叔又捏了那人一下肩膀,那人惨叫一声,德叔厉声道:“黑冰之中,除了淹死鬼魂之外,还有什么机关?跑出来的黑气又是什么东西?钻行到人的体内,要干什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