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四十九章 劳宫穴伤,冷饮铺现

第四十九章 劳宫穴伤,冷饮铺现

  听到这话,我和德叔对视一眼,彼此会意。

  事不宜迟,该走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黑冰里跑出来的黑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叔道:“你若实话实说,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就此放了你,不再为难你,你回去好好做人!要是不说实话,我立即辣手废了你一身的功力和道行,让你从此连正常人都不如!”

  “相尊大人,小人真的不知道,小人没说瞎话啊。”那人可怜巴巴道:“小人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都对两位相尊说了,半点也没有隐瞒啊。”

  “嘿嘿……”德叔狞笑一声,道:“事到如今,还是执迷不悟,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这身本事了。那我这就成全你!”

  “啊?不要!不要啊!我真的没有——啊!啊!”

  德叔一掌击在那人的小腹上,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就好像是泄了气,那人眼珠子往上一翻,身子歪歪扭扭地瘫软在地上,像一滩泥。

  德叔是拍在了他的小腹丹田所在地,将他的一身气都散尽了。

  修道者,最根本的根基就是要练气,不练气,什么都做不成。

  就连我这样的初窥门径者,也被义兄教导着练习麻衣陈家的气功心法,没有气作为根基,一切高深的山、医、命、相、卜术,还有武术都没办法施展。

  当然,很基本的本事除外。

  因为没有气,你就没有跟外界,也即自然,或者说是天地沟通的渠道。

  修道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一切都是相通相连相契合的,没有气,无法契合,更无法达到人与天地合而为一的境界,玄术最重要的要求便是人与自然契合,能达到天人合一,地人合一,那样才能将玄术发挥到最好的境界!

  所以,气散了,道行基本就毁了。

  尤其是被强行散掉气的行为,对练气者伤害极大,丹田穴必定会被毁掉,经脉也会受损,从今以后,除非有奇遇,否则根本不可能再踏入术界。

  眼前这人,算是彻底废了!

  “你,你好狠毒……”那人挣扎着,勉强挤出了几个字,道:“我,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你还是要废,废我……”

  “你如此伤天害理,作恶多端,我没有要你的命,就算是对你法外开恩了!”德叔冷哼一声,然后回顾我道:“铮子,咱们走!”

  我点了点头,跟着德叔又原路返回,一路疾行,直奔当初遇见饮料哥的小卖部附近,饮料哥看见我们俩,大声喊道:“哎,哎,两位师傅又回来了啊,我刚才弄明白你们说话的意思了,那啥,这个‘戎’字我写错了是吧,那啥——哎,哎,两位师傅怎么又跑了……”

  我和德叔这次是从岔路口折向东南,如果先前那水堂的弟子没有说谎言的话,他的师父,所谓水堂的水三先生会在他们的落脚点等他一段时间,只是他究竟能等多久,我和德叔也不确定,所以只能抓紧时间。

  好在先前相字,意思对我们是吉利的,而且从先前那水堂弟子口中套取了还算不少的情报,也算是知己知彼,所以我和德叔虽然有些着慌,但是心中并不乱。

  路上,德叔还问我道:“铮子,现在在快速奔行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察觉身体上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我一直都在注意这一点,也一直没有再感觉到异样,德叔问了,我便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异样,我现在都怀疑先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幻觉。毕竟是大白天,邪事也不好发生吧?”

  德叔摇了摇头,道:“这可说不准。大白天,从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之间,是天地间阴阳二气交汇之时,自此以后,阳气渐消,而阴气渐生,即阴盛而阳衰,很多诡事都是这个时候发生的,昨天中午你落水的时候,不就是午时吗?而且,刚才你确实没有去追我,要是如你所说,那事情根本没有发生,只是你的一个错觉,那么那段时间里,你干什么去了?”

  我点了点头,道:“确实无法解释,但是,现在真的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啊。”

  “我刚才也看了你的全身形容,包括三才、四渎、五岳、六合、七星、八学堂、九曜、十二宫,也相了你的气色、声音、行走站立,各方面都没有什么异样,还真是奇怪了。啧啧……”

  德叔咂咂舌,转而敛容道:“不过,铮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也有可能是更坏的情况。”

  “什么更坏的情况?”我心中“咯噔”一声,有些发慌。

  德叔道:“就是祟物入侵你的体内,只是现在不发作,需要满足某种条件,比如特定的时间,或者特定的年纪,或者特定的环境下,它才发作。”

  “有这种可能?”我额上渗出了冷汗。

  “有!”德叔笃定道:“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我咽了口吐沫,道:“那为什么说是更坏的可能?”

  德叔道:“因为现在不发作,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才发作的情况,极有可能是量变引起质变!正所谓病来如山倒,到时候,猛然发作,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登时闷闷不乐起来。

  德叔赶紧道:“铮子,先放宽心,我也只是猜测,不要还没死,就先等着死,你又不是为了有一天死才活着的,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敲到船头自然直,麻衣陈家的传人,怕什么?”

  德叔这话又把我给说笑了,也确实,富贵在天,生死有命,何必惺惺作态?

  我也平静了一会儿,道:“德叔,我倒是很奇怪,那黑气为什么会从我的左掌手掌心里钻进来?”

  “左侧是心脏所在位置,气血比右侧更活。”德叔道:“至于你先前说那黑气钻入你手掌心的位置,是在你手掌心第二、三掌骨之间偏于第三掌骨的地方,这地方也就是你握拳屈指时,位于中指和无名指指尖处,对不对?”

  我握了一下拳头,想了想当时的情形,不由得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个位置。”

  “那是一个手掌心上非常重要的穴道所在地。”德叔道。

  “穴道?”

  “对,你对穴道如果不懂的话,我以后教你,必须要懂!尤其你还是要练气的。”

  德叔道:“现在只给你简单讲一点,那个位置,叫做‘劳宫穴’。劳宫穴乃是人体手厥阴心包经上的要穴,布有正中神经的第二指掌侧总神经和指掌侧总动脉,伤之可致人晕厥、落暑、腹泻、心悸、癫狂乃至失魂落魄!因此又名‘鬼路’!极为要紧!”

  “鬼路?”我一听这个名字,心中便又有些发虚,起这个名字,难道意思是鬼要走的路?

  要是这样的话,之前那黑气岂不是鬼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只觉手掌都发麻了。

  “铮子,前面那是不是一件冷饮铺?”我正在胡思乱想,忽听德叔问了一声,脚步也慢了下来,我不禁抬头看去,只见前面路边上有四间砖头和石棉瓦搭建的简陋房子矗立着,远处一里开外的地方,阡陌纵横,房屋林立,像是一个村子。这间简陋的房屋应该是属于村尾。

  房屋前面梳着一根杠子,杠子上有块铁皮,铁皮上用粉笔写了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批发冰块”。

  我们这个年代,很多村子里都有自己的冷饮铺,自己也有设备,制造冷饮。这冷饮,说起来是冷饮,其实就是冰块,混了糖精的水冻成了冰块,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再用机器塑封好,然后批发给零售的人。

  零售者大多是用一口木箱子,里面用棉被包着冰块防化,然后安置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在夏天里走村溜庄叫卖。

  “冰块冰块,一毛钱俩!又冰又甜!”

  我曾经就做过这小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