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二章 破邪酒厉,冰晶锁魂

第五十二章 破邪酒厉,冰晶锁魂

  这一个翻滚,我做的是干脆利索,敏捷轻快,这是我从小淘气,跟着村子里的小伙伴玩闹时,在草地上练就了,一滚就滚了十多年,练得堪比捉老鼠时一跃而起扑地翻滚的猫!

  我以前练得时候,肯定想不到,这个动作会在以后的某个日子里救了我的命。

  这个日子,当然就是现在。

  我逃出去之后,才往后看,只见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多出来的三个人。

  一个目露凶光,正恶狠狠地盯着我,还有两个,却已经跟德叔斗在了一起。

  而水三先生,在救兵出手的情况下,逃过一劫,竟然没有被德叔套进袋子里。

  “铮子,你没事儿吧?”德叔喊了一声,他知道我在打斗方面并不擅长,对付鬼祟可以,对付人类里的高手,却还差很远,所以很着急,只是他被三个人缠斗着,一时间根本脱不开身。

  “我没事!”我回了一声,然后又冷笑道:“就凭他的本事,想要我有什么事儿,恐怕还不够格!”

  说这话的时候,我相当心虚,因为我就是为了让他摸不清我究竟厉不厉害,所以才这么说唬人的。

  毕竟,从进到这个屋子里以后,我基本上没怎么动手。

  他们也看不出我的具体实力,而刚才我那个翻滚动作又给自己加了分,所以眼前这人虽然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但是一时也没有轻动。

  当我说出那句话后,他更是有些犹疑了。

  我手里已经捏了一把冷汗,同时心里又开始起疑,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又是从什么地方,怎么冒出来的?

  毫无征兆,跟鬼基本上没什么差别了!

  “冰水儿,杀了他,他没什么本事!”水三先生突然喊了一声。

  跟我对垒的这个人眼中寒光一闪,阴笑道:“嘿嘿……原来你没什么本事啊。”

  “原来你叫冰水儿,我呸!”我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有没有本事,你来试试。”

  冰水儿愣了一下,没有动,但是只是片刻,他道:“你要是有本事,就来打我。”

  我:“……”

  “嘿嘿,你没本事!”冰水儿说着,就往我这边慢慢靠近。

  “你不动,我不动,你若动,我先动!”我咋呼道。

  冰水儿又是一愣,不敢动了。

  我心里顿时有点乐,这货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冰水儿,你他妈的给老子上!”水三先生气急败坏叫道:“他要是比你本事大,早收拾你了!你再磨磨蹭蹭,等会儿我弄死你——哎呀!他妈的!冰凌儿、冰棍儿,你们俩配合好,咱们弄死他!”

  水三先生说着突然惨叫一声,紧接着又骂了起来,我也没敢回头看他们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想必是水三先生被德叔伤了一下。

  只是这几个人的名字,冰水儿、冰凌儿、冰棍儿,我很想笑。

  冰水儿受了水三先生的威胁,胆子大了,道:“你再不动,我吐你!”

  说着,冰水儿的脸颊抖动着,嘴里咕哝着,似乎在咀嚼着什么东西,同时,喉咙中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肚子里也“哗啦”、“哗啦”的乱响,就像是带了个水袋子,在瞎胡摇晃。

  我心中发寒,要是他也像水三先生那样,朝我吐出来一口黑水,怎么办?

  我可是躲不过去,万一喷到我脸上,我的脸还不被冰成冻肉,然后掉下来?

  不能坐以待毙!

  突然间,我灵机一动,你吐,老子也吐!

  你有黑水,我有破邪酒!

  我抓住青木葫芦,仰面就着葫芦嘴,“咕咚”喝了一大口,也不敢咽下去,只觉得满嘴都是一股呛鼻子的气,要夺路而出似的,刹那间,眼泪鼻涕一起往外流!

  我简直是难受死了,怎么看德叔喝这东西,然后往外喷的时候,那么挥洒自如,还很惬意的样子?

  不过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先忍着再说。

  我含着破邪酒,猛然朝冰水儿冲了过去!

  冰水儿正在“吸溜”、“吸溜”地鼓动着嘴,我又是一直都站着不动的,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朝他冲了过去,当下不由得就是一愣,竟直勾勾地看着我朝他奔过去,人像傻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我也不耽误时间,“噗”的一口朝他脸上喷了过去!

  德叔那一喷,是喷出一道水柱,利箭似的朝敌人奔去。

  我这一喷,却喷出了一片水雾,差之太远,不过好在还是大部分都喷到了冰水儿的脸上!

  “啊!”

  冰水儿忽然惨叫一声,捂着眼睛便疯狂抓挠起来。

  喷到了眼睛上?

  我一愣,只见冰水儿倒在地上,拼命扭动着身子,嘴里还“嗬嗬”的惨叫着,一股黑水从他嘴角往下淌。

  我彻底愣住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破邪酒的威力会如此之大!

  我只是喷了一口,喷到了他的脸上,他就这样生不如死了?

  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破邪酒里面蕴含着大量的罡气,是极阳之物,而这异五行水堂的人,修炼的都是至阴的邪功,阴气遍布全身,尤其是含水分多的地方更甚,比如血液,比如眼睛。

  眼球是整个人身体上含水量最多的器官,水堂这些修炼邪功的人,眼中所蕴含的阴气非同小可,而阴阳相冲,阴阳相融,阴阳相消化,我喷出去那一口破邪酒,猝不及防间,溅到了冰水儿的眼睛里,登时是阴阳相冲,就好比水火煎熬,眼珠那样脆弱,如何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当即就爆破了!

  所以冰水儿才会那么凄惨地嚎叫,这疼痛,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得了,他没有当场晕死过去,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只是那血,从他捂着眼睛的指头缝里流出来,显得触目惊心!

  “废物!”

  水三先生骂了一声,喝道:“冰凌儿,去把黑冰拿出来!”

  冰凌儿应声退出战局,一缩身,滴溜溜地钻进了铺子里那座压塑机下,然后消失不见了。

  我吃了一惊,急忙低头朝那里看去,只见那里赫然露着一个黑漆漆的洞!

  原来这机器下面另有洞天!

  怪不得水三先生他们神出鬼没,原来刚才都是藏在了这机器下面的地下密室里!

  我刚想明白这节,就看见冰凌儿的脑袋露出来了。

  我赶紧赶上前去,又喝了一口青木葫芦里的破邪酒,朝着冰凌儿喷了过去!

  冰凌儿却往外一拱,整个身子都滑了出来,活脱脱像一条蛇!

  我喷出去的那破邪酒,全都落在了机器上和地上。

  “我可不是冰水儿!”冰凌儿冷笑一声,手里抱着一个大黑木盒子,恶狠狠道:“看我等会儿弄死你!”

  我头皮一麻,就没敢再继续往前喷,只见冰凌儿将手里的大黑木盒子放下,缓缓打开了盖子,那里面已然露出一块漆黑如墨的冰!

  这黑木盒子,比之前德叔废掉的那人身上的黑木黑子要大上数倍!

  这冰,也更黑,黑的几乎发亮!

  寒意,也更浓!

  只是打开盖子的片刻间,整个铺子全都像是降了温。

  而且是大幅度的降温。

  因为只是瞬间,我便被冷得已经有些瑟瑟发抖。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股浓重的异味却悄然钻入我的鼻孔中。

  相味之术!

  骚味,臭味……

  我心中一动,这气味,是新死的淹死鬼特有的味道!

  是大刘村的七个溺死者鬼魂!

  我明白了,它们全都在这黑冰里!

  “王桂娥,带着小鬼们出来!”水三先生蓦然间大喝一声,道:“我以水堂第三先生之名,敕令尔等助我一臂之力!否则魂魄永入冰晶,受万年极寒煎熬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