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三章 群祟乱舞,黑烟护体

第五十三章 群祟乱舞,黑烟护体

  水三先生话音刚了,整个铺子里忽然阴风大作!

  “呜呜……”

  一阵凄厉的叫声,如泣如诉,也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有人在笑,或者是有人在哭,亦或是是有人在叫。

  浓郁的黑雾喷薄而起,瞬间便将整个铺子淹没了。

  极度的寒意,锁住全身,我不由得瑟瑟发抖。

  七八个人形,影影绰绰,在风中现出身来。

  十五六道红色的光芒,在浓雾中闪烁着。

  阴冷,冷漠,漠然,悲哀,哀怨,怨毒,没有一丝温度。

  这些光芒的出现,好像在一刹那,就带走了我们所有的快乐和温暖。

  它们是眼睛。

  红色的眼睛镶嵌在毫无表情的脸上,白生生的色泽,像是已经被腐蚀,像是一碰就会溃烂,那是在水中泡了太久的肉。

  也正是这八个鬼祟的面容。

  从七十岁的王桂娥,到七八岁、十七八岁的孩子,所有的鬼魂,在这片刻间,全都从那黑冰中,出来了。

  它们的双臂无力地垂着,就像是从肩膀那里脱了臼,再也抬不起来。

  它们的嘴角,都绽放着同样的诡异的笑容。

  这笑容让我头皮发麻。

  头皮发麻间,有三个已经朝我涌来。

  无声无息地朝我涌来。

  “我是来救你们的!你是”

  我大叫道:“你们生是大刘村的人,死是大刘村的鬼,我认识你们,你是孬蛋儿,你是羊娃儿,你是大民,对不对?就是这里面的坏人杀了你们,你们不能认贼作父,不能助纣为虐!”

  我一边仓皇地往后倒退着,一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是这三个淹死鬼对我的话完全是置若罔闻,依旧是缓缓地在浓雾里滑动着,向我接近。

  它们嘴角那诡异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另外四个,也已经不见了,铺子里的黑雾,实在是太浓烈,我根本看不清楚太远,但我可以猜到,它们一定是奔着德叔去了!

  这次,实在是大麻烦!

  眼看着三个淹死鬼接近,我急忙又从青木葫芦里喝了一口破邪酒,冲着来的最快的那只鬼祟大力喷了出去!

  那是一个十七岁的大孩子。

  我记得他的名字叫做“大民”。

  破邪酒,穿破黑色的浓雾冲到了大民的跟前,大民立即止住了前行,迅速往一旁飘开,破邪酒有几滴沾染到了它身后羊娃儿那下垂的胳膊上。

  “嗤!”

  一阵白雾腾起,在黑雾中就像是烟花升起,特别显眼。

  “嗷!”

  羊娃儿凄厉的惨叫起来,五官扭曲成了一团。

  大民和孬蛋儿却趁机从两边朝我包抄而来。

  就像是两团冷气,突然在我身子两次出现,这一瞬间,我冷得浑身一颤,也来不及再喝破邪酒了,直接拿着青木葫芦朝身子两侧挥洒!

  大民和孬蛋儿似乎是有了羊娃儿的前车之鉴,都灵敏地躲避了过去,稍稍远离我而在浓雾中立定。

  羊娃儿此时此刻也不再嚎叫了,它的眼睛中,红色的光芒却显得更加凌厉和恶毒,像两柄刺刀一样,钉在我身上。

  我几乎能感觉到一种实质的刺痛。

  极不舒服!

  趁着三鬼都不敢靠近,我急忙拿着青木葫芦凑到嘴边,想要再喝一口破邪酒,从而应付它们的下一轮攻击,但是,这一喝,我突然发现,没酒了!

  我将青木葫芦底朝天地往我嘴里倒,只有一滴滑落口中,还被我咽了下去!

  然后便是一滴不剩了!

  我傻眼了。

  这还能活吗?

  大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形陡然一晃,就朝我扑来,我拿着青木葫芦冲它一挥,它吓得连忙后退。

  只是青木葫芦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挥洒出来。

  这么一来,大民是被吓了一跳,羊娃儿和孬蛋儿都已醒悟,纷纷冲了上来。

  老祖扇鬼印!

  我把葫芦往地上一丢,麻利地捏了个诀,朝着两鬼使劲儿一扇,只是一道罡风掠起,将两鬼扇的身形一滞,然后,它们仍然是往前冲了过来!

  这个老祖扇鬼印,不配合口诀来使用,终究不是良策!

  只阻得了片刻,连一时都挡不住!

  下一刻,连大民都冲了上来,我只有一个印,而对方是三个鬼,我要朝哪个扇去?

  只这一迟疑,大民已经到了眼前,张嘴一口凉气就朝我喷来。

  “嘶……”

  我急忙拿手挡在眼前,那口凉气喷在了我的手掌上,那感觉,就好像是在三九天里,把手插进了冰窟窿里!

  好冷!

  数息时间,整条手臂都麻木僵硬了。

  我偷眼看时,只见有一股白霜正以缓慢的速度从手掌蔓延到我的肩膀。

  羊娃儿也赶了上来,也是一口凉气喷出,我左臂基本上已经废掉,只能伸出右手,又在眼前挡了一下。

  总不能把脸冻掉吧。

  只不过这么一来,我的右臂,也废掉了。

  两条胳膊垂了下去,一点知觉都没有了,我的样子也和它们一样了。

  “德叔!”

  我叫了一声,但是却发现,我的声音似乎传不出去。

  这铺子里的黑雾竟然有隔音的效力。

  我也突然惊觉,德叔也没有任何声息传过来。

  他们那边,究竟打斗到了什么地步,既没有直观的景象,也没有声音。

  我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

  更不知道德叔究竟是死是活,还是伤,或是完好无损。

  德叔没喊来,孬蛋儿却凑了过来,嘴,大大地咧开,眼看,也是要喷一道凉气出来。

  这次,我可没有什么可以挡了。

  往后,已经是缩到了墙角里,无处可逃。

  要死了,要死了……

  我在心中绝望地念叨着。

  眼中,几乎可以看见一股凉气,从孬蛋儿的咽喉深处喷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黑气突然从我冻僵了的左手手掌中涌了出来!

  瞬间便有一团黑烟笼罩在我周身!

  孬蛋儿喷出来的那口凉气,打在了黑烟之中,立时便融为一体。

  我毫发无损!

  只是冷。

  冷得诧异,冷得心悸,冷得莫名其妙。

  这团黑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就是之前那些从我左手手掌劳宫穴钻进去的黑气?

  那现在跑出来又算是怎么回事?

  自打这黑烟出现之后,我发现,大民、羊娃儿、孬蛋儿的反应都变了。

  它们的眼睛都不再闪烁红芒了,转而变成了空洞浑若无物。

  也不再朝我扑来。

  像是把我当成了空气。

  它们回转身,一起往别处飘荡过去。

  我又惊又喜,迟疑了片刻,也跟着它们走去。

  那团黑烟,就始终笼罩在我的周身,不离不弃,像是我披了一件黑纱似的。

  大民等三鬼,也始终没有回头。

  我跟着它们三个,穿过浓雾,渐渐听到一阵呼喝声,然后便看见了德叔等人的身影。

  四人四鬼,正在拼死缠斗。

  德叔左冲右突,虽然暂时还未落下风,却已经有渐渐不支的倾向。

  “姓陈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水三先生大喝一声,喊道:“徒弟们,众鬼祟,大家一起用命,灭了这个姓陈的!”

  大民、孬蛋儿、羊娃儿三鬼也一拥而上。

  我环着黑气站在黑雾中,这一干人竟然没有一个看见我的。

  水三先生看见大民等三鬼过去,大喜道:“好了,那个年轻的兔崽子栽了!哈哈哈,姓陈的,你也活不了了!”

  “铮子!”德叔惊叫一声,稍稍失神之际,水三先生早好整以暇,看准时机,身子一扭一滑,冰刺斜斜往上,竟刺中了德叔的右大臂!

  德叔闷哼一声,退避之时,又被冰凌儿踢了一脚。

  “德叔!”我大叫道:“小心,我没事!”

  喊声中,我冲了上去,直到跟前,众人还只是听见我的声音,没有看见我的人,都在逡巡四顾,惊疑不定地寻找我,我却猛然抱住了水三先生,喊道:“德叔,快!”

  德叔眼疾手快,右掌抬起,立时朝着水三先生天灵盖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