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四章 恶师杀徒,判官断魂

第五十四章 恶师杀徒,判官断魂

  水三先生吓了一跳,但是反应也极快,身子一扭,滑腻腻的,竟像是一跳泥鳅,从我双臂之中,滑行了出去。

  德叔一掌落空,道声:“可惜!”却也欣喜我没有出事,只一点头,立时便追水三先生而去,冰块儿却赶了上来,凶光毕现,我暗呼不妙,赶紧跑向德叔那边,冰块儿动作却比我快,赶上来,一脚踹中我的腰窝,将我踢飞了出去。

  这一击,痛彻心扉,我叫都叫不出喉咙,只是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德叔看见大怒,骂道:“贼子,找死!”

  骂声中,德叔先过来扶我,原本被他追赶的水三先生却又跑了回来,联合冰水儿、冰块儿和一众七鬼全都又将德叔包围在核心。

  水三先生极其奸猾阴险,一扬手,乌光闪过,空中“嗤嗤”数声响起,径直奔向我来。

  德叔急忙拖着我往一旁闪躲,那边冰水儿和冰块儿却也和他们的师父一样,如法炮制,站在那里纷纷朝我打起暗器来。

  若是这暗器朝着德叔身上打,也还没什么大事,以德叔的本领,肯定能躲得过去,但是这暗器朝着我打,就有点大事不妙了。

  一来,我被踹中了腰窝,根本不能动弹;

  二来,我个头不低,块头不小,目标体积大,很容易被击中;

  三来,对方人多势众,三个人,六只手,暗器层出不穷;

  四来,还有七个淹死鬼魂在骚扰德叔,不时地喷凉气。

  在这种情况下,德叔要想护我周全,难度异常之大。

  但德叔还是抱着我,在铺子里闪躲腾挪,伺机往外逃去,嘴里还念叨道:“情况有些不利,咱们爷俩儿先走为上计吧。”

  我也深表同意,只是怀疑早上测字的时候,明明测出来是大吉的结果嘛,怎么现在这般狼狈。

  水三先生看穿了德叔的意图,抢先守在门口和窗口那一边,就不让德叔冲出去。

  这么一来,德叔急了,一急,心就不静了,心不静,看什么东西也就不明朗了。

  一时间,更落下风。

  我喊道:“德叔,你先放我下来,不用管我。”

  “闭嘴!”德叔道:“我当然要先护你周全!”

  说话声中,一根冰刺朝我脑袋飞来,德叔急忙一偏身,却另有一根冰刺“嗖”的奔出,不偏不倚,打在了德叔的脚踝上!

  德叔身子一个踉跄,往前趔趄了几步,却是为了护着我,重心不稳,速度也慢,又被水三先生看中机会,赶上前去,一脚踹中了德叔的后背!

  这一下,德叔摔了出去,我也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又跌落尘埃,摔得是七荤八素,眼前乱冒金星!

  王桂娥等众鬼,一拥而前,纷纷要喷气,德叔却一把拿出雷击枣木令牌,往空中一挥,厉声喝道:“孽障,认得此牌吗!”

  众鬼都是一怔,止住了脚步,水三先生大叫道:“他现在没工夫作法,你们不要害怕!”

  德叔已经将手伸入怀中,再掏出来的时候,指间已经抓了一把毛笔!

  “噗!”

  德叔咬破舌尖,狂喷出一口鲜血,将一把毛笔笔头全部染红,然后朝着众鬼丢了出去。

  王桂娥见机早,看见德叔丢出毛笔,马上就躲开了。

  大民、孬蛋儿和小强也纷纷跟着躲开,只有狗儿、羊娃儿和喜娃没有躲过去,被那沾血的毛笔穿胸而过!

  “嗷!”

  “呜!”

  “哇!”

  几声凄厉的惨叫,三个小鬼渐渐变得透明,变得虚幻,却另有黑水在黑雾中滴落下来,在地上汇合成了一大片粘稠的液体。

  三鬼灭了!

  德叔也虚弱极了!

  脸色变得异常煞白,像是大病初愈的人,一点血色都没有。

  气息也粗重起来,就连离得不算近的我,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铺子里一时间静寂下来,每个人都没有动,都在虎视眈眈看着对方。

  德叔刚才那一手,实在是摄人心魄!

  人不敢轻举妄动,鬼也不敢了。

  “师父,师父,救救我,我看不见了!”

  就在所有人都异常紧张的时候,一道求救声忽然响起,打破了这个铺子里的平静。

  原来却是冰水儿,那个被我一口破邪酒喷瞎了眼睛的冰水儿,刚才还在地上打滚哀嚎,此时此刻听见铺子里动静小了,便起来,呼唤水三先生求救。

  但是,谁都没有动。

  冰水儿就那么挥舞着胳膊,在铺子里瞎走,嘴里还喊道:“师父,你在哪里?师父,你说话啊。”

  “我在这里,你过来。”水三先生没有动弹分毫,只是出声提醒,那声音冷得像冰,毫无感情,令人发怵。

  冰水儿却似乎浑然不觉,听见水三先生的声音来源方向后,立即朝着他那边移步过去。

  “师父,我来了!”

  “好,过来。”

  冰水儿刚走到水三先生面前,德叔却大喝一声,飞身而起,直扑水三先生!

  此时此刻,水三先生后有墙壁,前有冰水儿,左侧是机器,右侧是德叔攻击的方向,一时间,四处都是死角,只能往上迎敌,但是德叔居高临下袭击,占尽了便宜,水三先生几乎是避无可避!

  可是,水三先生却一点都不慌张。

  不但不慌张,嘴角隐隐约约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就好像,他事先知道了什么。

  “废物!留你何用!”

  水三先生却大骂一声,左手握着一根尺余长、拇指粗细的黑色冰刺,恶狠狠地划向了冰水儿的脖子!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就连攻向水三先生的德叔,也吃了一惊!

  冰水儿的咽喉部位,被水三先生的冰刺划出了一道笔直的血线!

  他连叫都没有叫出一声。

  水三先生一挥手,冰水儿的脑袋断了,往后飞出,一股血,从冰水儿的脖腔之中喷射而出,像一道水柱!

  那是黑色的水柱!

  德叔刚好身子到了那上空,急忙一折身,往后避开喷射的黑血,同时一甩手,又是两根红头毛笔飞了出去!直奔水三先生的眉心、胸口!

  水三先生只要躲,就势必往侧面躲,因为他三面无路,但是侧面恰好又是德叔退回来的地方,水三先生躲无可躲!

  但他还是好整以暇,不慌不忙,一把提起了冰水儿的尸体,挡在自己身前!

  “噗!”

  “噗!”

  两声轻响,两根毛笔刺进了冰水儿的身体。

  “好毒的师父!”德叔不禁咬牙切齿道:“就你这样的人,居然还有徒弟跟着,也真是奇了!”

  “你骂我毒,我却要夸你,好一个判官断魂笔!”水三先生假意赞叹道:“麻衣陈家的相术还真是层出不穷,令人令鬼都防不胜防!至于我毒不毒,我的徒弟们还没评判,你着什么急?不过,陈德,你现在还有多少力气?”

  “嘿嘿……”德叔的手在哆嗦着,嘴上却道:“想知道我有多少力气,你来试试不就心里有数了?”

  水三先生注意到了德叔颤抖的手,当即大喝一声:“他不行了,给我上!”

  “噗!”

  喊声中,水三先生先朝着德叔吐出来一口黑水,德叔歪转脑袋躲过,王桂娥等四鬼却都涌上,一阵凉气乱喷,德叔躲避不及,左肩瞬间一片白茫茫的寒霜凝结!左臂,也僵硬地垂了下来!

  冰凌儿趁势上前,去刺德叔的右肩,却被德叔飞起一脚,六相全功中的撕云裂腿法,全力击中冰凌儿胸口!

  刹那间,冰凌儿血沫顺嘴喷出,显见内脏都烂了!人也似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去,撞到机器上,再摔倒地上,从头到尾,是动都没动!

  可是德叔的右肩,又在这时节,被众鬼喷中,虽然德叔又丢出几根判官断魂笔,喜娃、孬蛋儿纷纷陨落,化成黑水,可是德叔也被赶上前去的水三先生一指连戳胸前、膝上六处大穴!

  德叔终于不能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