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六章 全真教下,慧眼门徒

第五十六章 全真教下,慧眼门徒

  “嗯?”我诧异地看了水三先生一眼,道:“你是不是当我傻?”

  “信不信由你,不过我劝你还是相信的好,万一我说的是真的呢?”水三先生道:“我再问你一遍,你修炼的是什么本事?为什么这些祟气会被你吸收掉?”

  “你猜。”

  我也不是有意要调戏水三先生的,只是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才是最想知道的那个人,他现在非要问个结果,我能怎么说?

  水三先生眼皮子颤了一下,道:“你不愿意说?”

  我反问道:“我说了你信?你要是相信,我就说。”

  水三先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站起身子,道:“不用问了。冰块儿,去把陈德拖到冰窖里淹死了,这个人留下来,带回去交给堂主,说不定是一大功劳。”

  “是!”

  水三先生又看了我一眼,阴笑道:“你不说也无所谓,带回去,我们堂主会好好解剖你研究研究的。”

  这话说的我浑身一寒,眼看着德叔就要被冰块儿拖下去,我惊怒交加,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竟然不由得张开了嘴,大声喊道:“救命啊!杀人了!要杀人了!”

  “扑哧!”

  水三先生不由得笑了起来,道:“你叫吧,叫啊,我让你好好叫,让你拼命叫,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你。我这铺子,只要关起门来,就算有人从门外经过,也保准听不见里面的声音。”

  “是谁在喊救命?”

  水三先生话音刚落,外面忽的就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

  这一下,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水三先生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把目光扫向铺子的大门。

  铺子里还是被雾霾笼罩着,虽然不如之前那般浓烈,但是依旧黑沉沉的十分压抑。

  铺子大门那里,有光芒从门缝里投射进来,穿行在雾霾中,显得很是耀眼。

  而外面似乎就有人,站在铺子的大门外。

  那低沉的嗓音又喊了一声:“谁在喊救命?里面有人吗?”

  “砰、砰、砰!”

  那人一边说话,一边大声地敲着铺子门:“到底有没有人?大白天的为什么关着门?”

  真的是有人来了!

  我心中大喜过望,也不知道我这人到底是倒霉还是幸运,上次命悬一线时,土大师在那里自命不凡,结果招来了义兄陈元方;这次水三先生在这里得意洋洋,又招来了个救星。

  我连忙喊道:“杀人了啊!快来救命啊!”

  “真有人啊,快开门!”外面的人又“砰砰”敲了几下,喊道:“再不开门,我就踹开了!”

  “快踹啊!”我叫道。

  冰块儿急的就要过来捂我的嘴,水三先生却不以为然道:“怕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这里穷乡僻壤,来的能是什么高人?你……”

  “嘭!”

  水三先生话音未落,一身巨响,烟尘四起,铺子的大铁门竟朝内而落,铺到在地上。

  外面那人,竟然真的把这大铁门给踹到了!

  水三先生立即就说不出话来,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大门口,一个胖大的身影。

  外面灿烂的太阳光芒从那胖大身影的四周,迅速地涌了进来,霎时间,整个铺子都亮堂起来。

  “啊!”

  “啊!”

  “呜啊!”

  王桂娥等三鬼尚在雾中漂浮,日光猛然照射进来,登时嘶声惨叫,乱躲乱藏,水三先生将手里的大黑冰一抛,口中念念有词,那三鬼立时便被吸入黑冰之中,不复再叫。

  “鬼哭狼嚎的是什么东西?”那胖大的身影走进了屋子,使劲嗅了几下,道:“这好好的冷饮铺里,怎么这么大的羊骚味?还有一股异样的血腥味?呀,真的有一具死尸啊!还是掉了脑袋的。”

  那胖大的身影走到冰水儿的尸身旁边,用脚踢了踢,然后又抬头,朝我们这边看来。

  太阳光照在他身上,映射着,无法看清楚他的面目,只是能感觉到一双晶亮的眸子,正透过雾霾,瞟向我们。

  水三先生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因为他也不是傻子,从眼下这人的表现来看,来者绝非常人。

  一个正常的凡夫俗子,怎么可能一脚踹开了那从里面上了门栓的大铁门?

  一个普通的人,怎么可能嗅到淹死鬼的羊骚味?

  一个一般的人,又怎么可能见到无头的死尸而不害怕?

  “这么多人啊,是哪个在喊救命?”

  “是我!”

  我刚应了一声,那胖大的身影就到了我的跟前,我只是觉得眼前有道影子一闪,一阵风过,就多了张脸凑到眼前,速度快的实在惊人!

  这次离得太近,我看清了来人的面目,圆胖脸,宽额头,大鼻子,厚嘴唇,叠下巴,还有一双鸳鸯眼,又亮又长。

  以《义山公录》“相形章”来说,此人之面相正是“身贵近君堪大用”的富贵相。

  再加上此人说话低沉温和的嗓音,走路如疾风扫劲草的利落样,再也错不了的!

  更奇的是,此人头发往上挽成了一个髻,还插了根筷子,浑身上下披着一件脏兮兮、灰溜溜、破烂烂的长衣,道袍不像道袍,僧袍不像僧袍,活脱脱像个叫花子。

  但气质不俗,却绝非叫花子可比。

  “原来是你?”他瞪着眼盯着我,嘴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

  我登时嗅到一股大蒜混合酒肉的味道,赶紧偏了偏脸,道:“你认识我?”

  “不认识。”他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说原来是我?”

  “我的意思是,原来是你在喊救命。”

  “是我!这里有两个邪教分子,已经杀了好多人,还要再杀人——你小心!”我正说着话,突然看见水三先生朝冰块儿努了努嘴,那冰块儿立即挺着冰刺,在来人背后狠命扑来!

  来人却看也不看,一挥胳膊,反手一个巴掌打出去,正好甩在冰块儿的脸上,冰块儿“嗷”的一声惨叫,身子陀螺似的在空中翻滚着,飞了出去,撞到墙上,落下来,左脸已经肿了一寸来高!

  水三先生大吃一惊,眼睛眯了起来。

  “我正在跟人家说话,你们别闹。”来人不满地嘟囔了一声,也不往后看,只是继续问我道:“是哪个邪教的人?”

  这人手段如此高明,我实在是高兴的满心欢喜,道:“异五行水堂的人,专门在水下弄淹死鬼害人!这几日,光一个村子里,他们就害死了六个孩子!道友是哪个门派的人?在下是麻衣陈家的陈铮,那边还有我的义父陈德!”

  “麻衣陈家!”来人眼睛一亮,道:“好,好,好!原来是自家人!今日,你们遇见了我,就算是荣华富贵了也……”

  “小心!”

  “小心!”

  来人喋喋不休,水三先生却猛然一张嘴,一口黑水利箭般喷射而出,直奔来人后脑!

  我和德叔几乎是异口同声出言提醒,这人却不慌不忙地先把我抱了起来,然后双脚蹬地,一跃而起,翻滚着落在德叔身边,又将我放下来,觑着水三先生道:“汝算是个硬爪子!不过好没道理,也好没礼貌也!咱们初次见面,就算你是坏人,我是好人,你也该问问我姓谁名甚,是何门何派也吧?”

  水三先生被这人古里古怪的说话弄的一愣,然后嘿然道:“正要请教!”

  “我啊,我这个鄙人就是好人见到了荣华富贵,坏人见到了活该倒霉的王荣华!当然,汝也可以叫我王富贵,只不过这个,这个我师父曰过,富贵者,听起来比较俗气也,荣华者,听起来比较高雅也……”

  听见这话,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荣华”好像也没比“富贵”高雅到哪里去。而且这王荣华明明不是文雅书生,却偏偏说话要带些“汝”呀、“曰”呀、“者”呀,“也”呀的字眼,实在是滑稽不堪。

  王荣华见我发笑,连忙问道:“你笑什么?”

  我还没回答,水三先生就不耐烦道:“你来自何门何派?师父又是何方神圣?”

  “堂堂在下来自全真派。”王荣华一脸严肃,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师父正是术界赫赫有名的‘慧眼道真’,区区太古道长!”

  “哈——咳咳!”

  这次连德叔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却又连忙用咳嗽掩饰,道:“原来是太古真人的高徒!咱们真是自己人!太古真人跟陈家自汉生老爷子开始,到前族长陈弘道、神相陈元方,是三代的交情了!”

  “然也,然也!”王荣华道:“全真派还归神相令调遣也!汝与鄙人,自然是一家人了!这个,陈铮朋友,你又在笑什么?”

  我笑道:“堂堂和区区用反了。还有,你的古文,用的好生别致!”

  “是吗,哈哈,多谢夸奖!”王荣华挠挠头,瞪着水三先生道:“既然报过家门了,现在,就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