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七章 小五雷法,大淹死鬼

第五十七章 小五雷法,大淹死鬼

  王荣华也不是磨蹭的主,喊声中,就开始朝水三先生奔去,那水三先生阴瘆瘆一笑,蓦然间,“哇”的一声张开大嘴,如墨的黑水喷涌而出,骤雨般洒向王荣华!

  “来得好!”

  王荣华喝了一声,蒲扇大的手掌往空中一挥,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柏木剑,七寸长,两寸宽,半个指头厚,不大也不小,但是捏在王荣华手中,仿佛像是一个小玩意儿。

  可就是这“小玩意儿”,被王荣华捏着剑诀一挥,“嗖”的飞入空中,刹那间竟然光芒四射,水三先生喷出来的黑水,被这柏木剑剑芒所挡,瞬间便消失的一滴不剩、干干净净!

  而柏木剑在空中旋转一圈后,又重新回到了王荣华的手中。

  这一招山门的御剑法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历来都说全真教是山门正宗,手段不凡,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关门!”

  水三先生大喝一声,刚才被王荣华一巴掌扇出去的冰块儿听见这话,赶紧连滚带爬地奔到铺子大门处,奋力把那厚铁门给掀了起来,“咣当”一声,又给重新合上!

  一时间,屋子里重新恢复黑暗,仅有的几道亮光也只是从我和德叔进来时候,破坏的小窗户里投射进来,但是也被铺子里的雾霾给遮蔽了。

  王荣华却似浑不在意,不屑道:“关门要做个什么也?要放狗?我这个鄙人不怕!”

  我在一旁小声提醒道:“老王,说‘鄙人’的时候,不用再说‘我这个’了,‘鄙人’就是自己的谦称。”

  王荣华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边水三先生就已经又拿出黑冰,将王桂娥等三鬼放了出来!

  “三鬼听命,并力向前,给我杀了这杂毛道人!”

  王荣华瞥了一眼,道:“关门放鬼哉?嗅嗅,淹死鬼的味道……好哇,今天就让你们这些祟物看看我这个,呃,鄙人的山门手段!”

  说话间,王荣华左手持剑,右手一翻,陡然间竟又多出来了一把小物事!

  我打眼细看时,却是黑、白、青、红、黄,五面小旗帜!

  好生熟悉!

  王荣华持旗分定,将手一挥,五面小旗帜分赴五个方位,东、南、西、北、中,白旗在西,黑旗在北,红旗在南,青旗在东,黄旗在中,然后落在地上,旗面展开,都如巴掌大小,安然不动。

  王桂娥等三鬼本来都凶恶狠戾地朝王荣华奔来,但是一见这五面旗帜落地,都是骤然止步不前,惊慌无措!

  我突然醒悟,想了起来,这是五雷正法啊!

  十四年前,汉生老爷子还有曾子娥奶奶,为了救我的命,给我施展讨亡术之前,曾经布下五面大旗,就是为了要用五雷正法恐吓刘伟。

  当时刘伟是极厉害的恶祟,现如今这三鬼却是道行尚浅的新鬼,所以王荣华以小旗,以小五雷正法,也足以令之胆寒!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护道全真,净我山门!急急如律令!”

  王荣华一声大喝,手中柏木剑朝上一指,只听“咔”的一声响,凭空竟落下一道电光,在雾霾中“噼里啪啦”乱响起来,一时间,电光火花,在五面旗帜之中,交织相连,成了四道电网,将三鬼完全笼罩在阵法之中。

  三鬼惊悚欲退,哪里还来得及!

  那电光流动是何等迅速,只听得“啪”、“啪”、“啪”三声轻响,那三鬼连叫都没有叫出声来,便被轰碎了,魂飞魄散了。

  可叹可叹,为虎作伥,落得个什么下场!

  铺子里的雾霾也被那电光击溃,渐渐消散,变得澄明起来。

  但是,我却突然发现,水三先生不见了。

  我刚才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王荣华和那三鬼之上,没有再去注意水三先生,没想到尘埃落定之时,水三先生居然不见了!

  王荣华也“咦”了一声,顶着大脑袋在铺子里环顾一圈,然后盯着站在门口处瑟瑟发抖的冰块儿,问道:“那个坏人呢?”

  “我,我,我不知道……”冰块儿哆嗦着说道。

  “道友,地下有冰窖!”德叔说了一声。

  “对,在下面地窖里!”我突然间醒悟,道:“老王,这铺子地下有个冰窖!他一定躲在那里面了!”

  王荣华瞪眼道:“入口在什么地方也?”

  “就在那个压塑机的下面!”我指着那机器下面的黑洞道:“就是从那里下去的。”

  王荣华快速走了过去,伏着身子看了看,然后又试着往机器下面拱,但是我们尴尬地发现,他拱不进去……

  王荣华的身子块头太大了,钻不到那个机器下面,根本无法从黑洞里下去。

  王荣华恼怒地站了起来,瞪着机器一动不动。

  我安慰道:“老王,要不,你守株待兔?”

  “非也!”王荣华摇了摇头,忽然把两腿叉开,蹲了一个四平马步,然后双手在机器上一抱,深深地吸一口气。

  我大惊失色,难道他要把这机器抬起来?

  那铁疙瘩块头不小,少说也有几百斤重!

  德叔也吃了一惊,那冰块儿更是瞪大了眼睛。

  “起!”

  只听王荣华爆喝一声,双手往上一撑,那机器竟然真的缓缓起来了!

  我惊得目瞪口呆,此人力气之大,不下于五叔陈弘仁!

  只见王荣华满脸通红,额上青筋暴起,但仍然是把那机器移到了一旁,重重丢下,轰然一声,烟尘四起,黑洞终于露了出来。

  王荣华粗重地喘了几口气,吐了口吐沫,捋捋袖子,正要从黑洞里跳下去,德叔却猛然叫道:“慢!”

  王荣华疑惑地看向德叔。

  德叔道:“冰窖里有什么东西,咱们还不知道,那水三先生狡诈恶毒异常,要小心下面有诈!你来把我的穴道解开,咱们一起下去,相互之间还有个照应!”

  “也好!”王荣华道:“鄙人的师父总是说鄙人本事是有的,就是太粗枝大叶,独自行走江湖要吃亏,鄙人十分不服,这才偷偷跑出来闯荡闯荡也……你刚才说的话就很有道理……”

  王荣华正絮絮叨叨的说着,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有股异样心悸的不祥预感涌上心头,正要提醒王荣华,王荣华却也闭住了嘴,不说话了,而是慢慢扭头,朝那黑洞看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黑洞里陡然飘出来一个影子!

  直冲冲往上飘出来!

  竟像是一缕烟!

  无声无息!

  王荣华一怔,然后大叫一声:“好冷!”捂着脸,身子急往后退。

  我打眼看时,赫然发现王荣华的头发上都结了冰!

  这只是刹那间的事情,那影子根本还没有接触到王荣华,两者只是离得近而已!

  等王荣华后退着,把手从脸上放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就连他的脸上,也已经起了一层霜,而整个铺子里的温度更是猛然降到了冰点!

  我惊愕地看着那从冰窖里窜上来的影子,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相貌十分秀丽的女人,只是那长长的头发,宽松的衣服,却都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还有那双眼睛,那脸上的神情,都冷得像结了冰一样。

  她的目光扫过我,我的身子猛然一缩,就像是被一块冰刀慢慢划过了肌肤一样,瞬间就瑟瑟发抖起来。

  我甚至觉得,这铺子里的温度,此时此刻,已经到了零下!

  水三先生的脑袋在那女人身后露了出来,嘴角绽放出一丝恶毒的狞笑,道:“这是我从颍水深处挖出来的宝贝!死了已经几百年了!祭炼成恶鬼,我看你们斗不斗得过!去,释放你的怨气吧,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