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八章 全真至宝,损人伤己

第五十八章 全真至宝,损人伤己

  那女鬼的目光却还是幽幽地钉在我身上,一动不动。

  看什么看?

  难道我是这里面所有人中目标最大的人?她要先拿我下手?

  可是王荣华的块头明明比我大啊,

  我不安地动了动身子,立时引来一阵剧痛,之前被冰凌儿踢中了腰窝,到现在还是一动就痛。

  “五雷归一!”

  王荣华突然大喝一声,手中拿着柏木剑,朝着那女鬼一指,地上五面小旗帜“噼里啪啦”闪烁着电光,刹那间化合为一,从王荣华手上的柏木剑剑端迸射而出,直奔那女鬼!

  那女鬼的眼睛直到此时此刻,才从我身上移开,转而望向那电光!

  眼看电光就要及身,那女鬼才将身影一闪,速度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也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鬼魅般的速度!

  “不要逃!”王荣华大喝一声,又是拿着柏木剑一指,一道电光迸现,那女鬼又是一闪,再次躲了过去。

  电光击在地上、墙上,都是地陷墙崩,烟尘四起。

  水三先生看见这等声势,身子悬在黑洞之下,只露出个脑袋,不时的往下缩一缩,也不敢上来。

  那女鬼一连躲了三次,终于不耐烦了,白影疏忽飘过,转眼间便在地上拔起了一面黑色的旗帜!

  王荣华惊道:“汝,汝个小鬼,敢拔我的五雷正旗?”

  那女鬼冷冷地看了王荣华一眼,白影一晃,又伸手拔起了一面白色的旗帜。

  这么一来,五雷正法算是彻底废了!

  王荣华的柏木剑上,再也迸射不出电光了。

  那女鬼一鼓作气,顺手又将青色的、黄色的和红色的旗帜全都拔了起来,然后一起摔到王荣华的身前,负手而立,轻蔑地看着王荣华。

  “鄙,鄙人灭了你!”

  王荣华又气又怒,手在破破烂烂的道袍里一摸,掏出来时,手掌摊开,已经多了一物,拳头大小,钵体,模样似一口倒过来的小钟,下圆而势仰,青如古玉,周身刻满了篆文,看上去古朴而神秘,一股无形的威严势压瞬间弥漫开来,就连那女鬼也收起了轻蔑的神色,冰冷的目光中变得凝重起来。

  “全真荡云磬!”

  德叔惊呼一声,道:“这,这不是全真教的镇教之宝吗?你,你——”

  德叔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王荣华朝德叔挤了挤眼,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我也不知道王荣华这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只是对这全真荡云磬十分感兴趣,一个全真教的镇教之宝,该有多厉害?

  另外一点,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在王荣华手里?

  这不应该要供奉在全真教里吗?

  再说,王荣华又不是掌教。

  至于磬,我历来喜欢读史,对这东西倒是十分清楚,《义山公录》“理篇”“器章”对此也有交代,它是中国最古老的石制打击乐器之一,最初常用于皇室乐器中,见于祭祀大典,神圣无比,古书称之为”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

  到后世,渐渐为玄门中人所用,改变了尺寸大小和模样,也改变了材质,从石头逐渐发展成“玉、金、银、铜、铁、石”六种,其中以玉质最为贵重,世称“一玉、二金、三银、四铜、五铁、六石”,刻篆文,攥法力,经营数十年到百余年不止,与帝钟相配合,法力胜强者,可达“钟磬和鸣,阴阳交和,能召十方阳德之灵,能集九地阴冥之宰,普临法会,共证斋功”的效果!

  这个全真荡云磬,一看材质就是非同寻常的玉,再看其沉积之年数,应该也不下于百年,又是全真教的镇教之宝,里面蕴集了多少全真教历代教主的法力,谁也说不清楚。

  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王荣华却已经平摊右掌,托着全真荡云磬抬高至额前,平平伸出,左手中指与大拇指相扣,然后陡然弹出,在那荡云磬上一击,只听“当”的一声清脆鸣音,一道几乎肉眼可见的声波震颤空气,立时濒及那女鬼!

  那女鬼急往后撤,同时将两片薄薄的嘴唇启开,轻轻一吐,一股浓郁的黑气滚滚而出,绝非先前大刘村一干众鬼所能比拟!

  那声波撞上那黑气,立时爆出“嗡”的一声闷音!

  整个铺子如遭地震,颤巍巍晃动了几下,我两耳之中如五雷轰鸣,半天都没有晃过神来,待眼前不再冒金星的时候,我才觉得鼻子下面湿湿的,用手一摸,竟然是鲜艳的血!

  我急忙去看德叔,发现德叔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脸色略微白些而已。

  水三先生缩着脑袋,嘴唇发紫,

  奶奶的,看来是我修为不够,只有我被震出来血了。

  再看王荣华和那女鬼,一人一鬼,也都不轻松,一个是气喘吁吁,脸上血色涌动;一个是双目圆睁,怨毒更甚!

  “我这个堂堂鄙人啊。”王荣华拍拍胸口,道:“这东西这么难用,气血翻涌,差点没喘过气来,奶奶的,要死了,要死了。”

  正说话间,忽然白影一闪,那女鬼以鬼魅之速,立时便奔至王荣华身前,王荣华吃了一惊,又要去弹那荡云磬,一阵阴风却平地而起,裹卷着王荣华,双目难睁,满脸都冻起霜来!

  “当!”

  王荣华咧着嘴,咬着牙,拼命又弹了一下那荡云磬,一声清脆的鸣击之音,骤然爆发,整个铺子里都“嗡嗡”作响,我感觉好像是有个大炮仗,在我耳朵边上猛然炸了一样,脑子里一直有股怪音,似乎是几十个知了在一起鸣叫,又像是金属相互摩擦在硁硁作响。

  恍惚间,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

  “啊!”

  “啊!”

  我听见一阵凄厉的嘶叫声循环不绝,迷迷糊糊去看时,只见那女鬼捂着耳朵,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在来回翻滚,整个身子几乎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她刚才实在是离那荡云磬太近了!

  水三先生本来只露着一个脑袋,但是此时此刻,整个人已经又不见了,他应该是被这荡云磬的第二次鸣击音给震得跌落回冰窖里去了。

  德叔的脸上也已经全无血色。

  至于冰块儿,此时此刻正仰面躺在地上翻白眼呢。

  荡云磬是全真至宝,专一对付邪祟妖人,对他们的伤害力自然要比我大得多,我都这样了,他们被伤也不足为奇。

  最奇的是王荣华,一个人捧着荡云磬,在铺子里跌跌撞撞地绕着圈走,一边走,一边嘟囔着:“这是哪里?这是哪里?鄙人到哪里呢?”

  念叨着,念叨着,王荣华停了下来,然后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

  “老王……”

  我轻轻地唤了他一声,他回头呆呆地看着我,然后“噗”的一口鲜血喷出,白眼一翻,仰面便倒!

  “老王!”

  我大吃一惊,连忙叫了起来:“老王,都这时候了,不要再搞怪了!”

  德叔道:“他是遭了反噬,他的功力和道行,还不足以连续用这全真至宝,刚才仓促之际,弹了两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我,我这个鄙,鄙人……”

  王荣华在地上弹动了一下,嘟囔道:“失算了,区区师父,师父不让堂堂鄙人用这个荡云磬,鄙人不服,拿,拿了出来,没想到,他奶奶的,这么大劲儿!刚才,就像是,像是有个大汽车,撞到我了。懵啊……”

  王荣华说着话,嘴里又冒出来一股鲜血,我和德叔面面相觑,都这样子了,还能说话,这个王荣华,还真不是一般人。

  “我杀了你!”

  我正在感慨,突然听见一声厉喝,然后我便看见先前被荡云磬的鸣击音击飞的那女鬼,瞪着一双怨毒的眼睛,咬牙切齿,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朝王荣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