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五十九章 玉珠逞恶,德叔回天

第五十九章 玉珠逞恶,德叔回天

  王荣华使劲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那女鬼,费劲儿道:“汝,汝能不能缓,缓缓,等,等鄙人喘口气?”

  “我叫玉珠!”那女鬼厉声道:“是我杀了你,你记住我的名字,下了地狱,见了阎王,你去告我的状!”

  说话间,玉珠轻启双唇,就要下杀招!

  我心中一急,大叫道:“玉珠!”

  玉珠一愣,回头看向我道:“怎么?”

  “玉珠!”我大声道:“多么好听的名字!你为什么非要杀人呢?我能看得出来,你跟那些鬼不一样,那些鬼道行不够,受水三先生的控制,但是你的道行要比水三先生高,你为什么也要听他的话?他是坏人,我们是好人啊!”

  “好人?”玉珠扭过头,阴冷地看了一眼,怨毒道:“我就是要杀好人!杀光所有的好人!杀了他之后,连你也要杀!我不是受水三先生的指使,我就是要杀所谓的好人!”

  “为什么?”我失声叫道:“你的名字,你的相貌,你的气质,我都可以想象出你生前必然是大家闺秀!你不可能不知道礼义廉耻,不知道天理正道,你为什么要杀好人?”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杀。”玉珠冷笑道:“所谓的好人,所谓的正人君子,害起人来,杀起人来,比坏人更恶毒,比坏人更无耻!”

  “对!说的太对了!”水三先生从冰窖的黑洞中露出脑袋,谄笑道:“玉珠姑娘说的话,真是字字珠玑!这些自诩名门正派的正人君子,其实都是伪君子!杀了他们太对了!”

  “你闭嘴!”玉珠回头厉声道:“你算是什么东西?我杀好人,也杀坏人!”

  水三先生吓得头一缩,嚅嗫道:“是我把你从水里救出来的,否则,你的魂魄还要在河底淤泥里被困千百年,永世不能超生……”

  “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玉珠冷冰冰道。

  水三先生一下子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我却突然醒悟道:”我知道了!你生前一定是被所谓的好人所害,所以死后对好人的怨气才会这么浓烈!但是你要知道,你口中说的那些害你的好人,其实都是坏人呀!我们这些好人,是真正的好人!”

  “是吗?”玉珠冷笑道:“真正的好人?你都做过那些真正的好事?”

  “我……”我一下子愣住了,要说自己是好人,我是一百个赞同,我当然不是坏人了,但是要说我都干过什么好事,我就理屈词穷了,从小到大,上房揭瓦,爬树掏鸟,偷鸡子摸狗,刨人家的花生,掰人家的玉米,挖人家的红薯……好像没有一件是好事。

  突然间,我想起来一件事,大叫道:“我在大刘村跳河救人了!”

  “救人了?”玉珠缓缓走到我身边,一种令人血肉凝滞的凄冷也随之而来,她道:“你救的人是谁?”

  我嚅嗫道:“是个鬼,当时我被迷惑了……”

  “呵呵……”玉珠笑了,一种凄艳的美,她突然俯下身子,脸凑近了我的脸,我吓得赶紧往后躲避,她却猛然伸出手指在我下巴上摸了一把,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下巴一下子就没了知觉!

  冰的,冷的,麻的没有了知觉!

  玉珠柔声道:“你身上有一种让我觉得很亲近的感觉,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又惊又羞。

  玉珠道:“就是你身上的这些黑气,那是怎么回事?你是淹死鬼转世吗?”

  “啊?”我愣住了。

  这次是完全不明白玉珠的意思了。

  我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是淹死鬼转世?

  “不是?”玉珠有些失落地站直了身子,眼神在刹那间又恢复了冰冷,道:“我最后一个杀你。”

  我刚一愣神,只见白影一晃,玉珠的身影又到了王荣华跟前。

  王荣华一翻身,坐了起来,手里还拿着那全真荡云磬,道:“你敢杀鄙人?鄙人再弹!”

  玉珠吓得一闪身而退,水三先生又连忙缩回冰窖里,冰块儿刚才晕死过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德叔叫道:“道友,不能再弹了!会要了你的命!”

  众目睽睽之下,王荣华却白眼一翻,嘴里“咕嘟嘟”的冒出一大串血沫,往后倒道:“鄙人,头晕……”

  我:“……”

  玉珠愣了片刻,才狐疑着,一步一步往王荣华那里靠近。

  “汝,汝过来吧,鄙人这次是真的不成了。”王荣华斜着眼看着玉珠,道:“奶奶的,第一次出,出山,就要栽,栽了。”

  玉珠拂袖一挥,一股黑气滚滚而出,裹卷着王荣华手中的荡云磬翻落地上。

  直到此时,玉珠才算是彻底放心了。

  王荣华是真的不行了。

  但凡他还有一点点法力可以施展出来,那荡云磬也不会被玉珠的阴气轻易拨弄。

  玉珠嘴巴张开,朝着王荣华,眼看就要一口阴气吐出,王荣华就该一命呜呼了!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忽然掠动,兔起鹘落,一张纸,倏忽而至,电光火石间,已经贴到了玉珠的背后!

  “铁口金牙,言断生死!”

  那人正是德叔!

  他的手缓缓收回,森然道:“陈家奇术,鬼神皆惊!此符一出,无常锁到!阎王呼名,判官勾魂!这生死符,人鬼不过!”

  玉珠僵直了。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的头还在稍稍往后扭着,那是德叔刚才突然掠起身影的时候,她有所察觉,想要往后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惜,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就已经被贴上了生死符!

  现如今的她只是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好像是结自己结了冰,被施了定身法。

  她背后贴着的那张白纸上,还残留着缭乱的符文和鲜红的血迹!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生死符!

  第一次是五叔陈弘仁,这一次是德叔。

  一次是对人,一次是对鬼。

  每一次,都摄人心魄!

  德叔一把将王荣华抽起来,捏着手上的脉搏道:“道友,你体内血气翻腾不止,所以才会晕眩,看来真是被那荡云磬给震伤了。我帮你推血过气。”

  王荣华翻着白眼,嘟嘟囔囔道:“好,如,如此,鄙人就多谢汝了。”

  德叔哭笑不得道:“道友,你别说话了!”

  我在一旁看的又惊又喜,忍不住道:“德叔,你什么时候能动了?你的穴道不是被封了吗?你什么时候又把生死符给做出来了?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

  “嘿嘿,穴道被封,也有解开的时候,我待在那里那么久,无人光顾,自行推血过气,解开穴道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生死符,嘿嘿,刚才你们的眼睛都在荡云磬之上,谁会注意我这个被封了穴道的人。”

  德叔说着话,突然眉头一皱,嘴一张,一口黑血涌了出来!

  我大吃一惊,刚要问德叔是怎么了,德叔却已经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知道,这一定是德叔刚才在激战的时候,受的阴毒所致体内淤血难消!

  德叔功力深湛,连穴道都被他给强行冲破了,可是刚才又用了生死符,那是极其耗费功力和道行的大相术,这一下虽然制住了玉珠,但是却压制不住体内的阴毒了,所以才会骤然吐出黑血!

  我正自心惊,德叔忽然又朝我努了努嘴,眼睛朝那冰窖的入口瞟了一眼,那里没有水三先生的人影,德叔压低了声音,几乎是对我唇语道:“铮子,你还能不能动?能动的话,爬过来,把荡云磬捡起来,放在洞口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