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十章 宵小得意,急转直下

第六十章 宵小得意,急转直下

  我立即会意,德叔是在提防水三先生捣乱,他到现在并未出现,显然还是在怕荡云磬再响。但时间久了,他必定会再出来。

  德叔先前受了伤,刚才又拼尽全力用了生死符术,这时候还要耗费功力为王荣华疗伤,水三先生一直养精蓄锐,出来,肯定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德叔是要我恐吓水三先生。

  我当即朝那冰窟洞口爬去,腰上的疼痛也不顾了,临到王荣华跟前,我捡起来荡云磬,然后提溜着放在洞口上,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指头,假装着作势要弹,嘴里却大声喊道:“水三先生,快出来吧!荡云磬不会响了!”

  我这么一说,再这么一摆弄,水三先生抬头望洞口处一看,荡云磬就在头顶,手指头马上就够着,肯定以为上面的人是在等他靠近了再弹,以此来个一击必杀。

  以水三先生的胆小和狡猾,那必然是吓得胆寒,决计不肯再出来了。

  德叔当即赞许地朝我一笑,将手放在王荣华背上,低声道:“道友,待会儿就都靠你了。”

  王荣华颔首不语。

  “师父!他们不行了,您快出来呀!”

  就在这关键时候,突然一声呐喊,打破的寂静,也让我的心猛然蹦到了嗓子眼!

  是冰块儿在叫!

  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冰块儿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正恶毒地看着我们,嘴角洋溢着一丝阴狠的笑容。

  他刚才被荡云磬的鸣击音给震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刚才我们只想着水三先生,却忽略了他。

  他就在外面,对我们的情况,肯定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德叔刚才吐了黑血,我爬着过去,拿起了荡云磬,他肯定都看见了。

  他也一定知道,我们都到了轻弩之末。

  德叔仅剩下一点力气,去帮王荣华平血止气,而我连站都站不起来。

  所以,他有恃无恐。

  我心中慌乱到了极点,德叔却铁青着脸,兀自在跟王荣华疗伤。

  水三先生没有出来。

  对了,他一定还是在观望,他怕这其中有诈。

  “师父,出来啊!”冰块儿又叫了起来:“您放心,我没有被他们抓住,我没有被威胁,我不是在引你出来!是那个废物在拿着荡云磬,那个陈德在给王荣华疗伤,他们现在都不能动了!”

  水三先生还是没有出来。

  他怕,他怕冰块儿是被我们抓住了,他怕冰块儿说的这些话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

  事到如今,我反而有些放轻松了。

  奶奶的,胆小如水三先生,足可以和老鼠、乌龟相提并论了。

  “师父!你要是不相信,我把荡云磬给你夺过来,丢下去!”

  冰块儿朝我走了过来,还可以绕开了德叔,因为他知道,就算德叔现在只剩下了一成功力,想要杀他,也是易如反掌。

  但我就不同了,我在他眼中,已经是个废人了。

  除了周身笼罩着的,已经变淡了的黑气,我别无可称道之处。

  就连那淡的快要消失了的黑气,其实也不属于我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散发出来。

  冰块儿走到了我的身边。

  阴笑着,伸出脚,踢了我一下。

  我没有动,德叔也没有动,王荣华更没有动。

  我是无力反抗,德叔是无暇顾及,王荣华是正在平血止气的紧要关头。

  于是冰块儿更加大胆了,他使劲踢了我一脚。

  痛彻心扉!

  我不由得咬了咬牙,皱了皱眉头,却还是无力反抗。

  冰块儿终于彻底放开了手脚,抢上来,一把朝我手里的荡云磬抓去!

  我奋力握着,但是却无奈冰块儿的力气比我大多了,他捏着我的手腕一用力,我便疼的死去活来,手不由自主地一松,那荡云磬便跌落下去,掉进了冰窖里。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水三先生的身影从冰窖中一跃而出,手里托着荡云磬,赞道:“冰块儿,好徒弟!为师刚才早就知道他们不行了,只是为了试探试探你的胆量和谋略,现在看来,师父果然没有看错你啊!等回去以后,我再传你几招水堂法术的精要!一定让你成为同辈弟子中的翘楚!”

  “谢谢师父!”冰块儿喜笑颜开。

  我却无力地啐了一口,这无耻的师徒俩,不要脸的功夫真是天下无敌了!

  “陈德?”水三先生狞笑着朝德叔走去:“你的命还真是大得很啊!连数百年的厉鬼都被你制住了,差点又让你翻盘了!”

  水三先生要对德叔下毒手,我惊怒交加,拖拉着身子扑向水三先生,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你怎么不去死!”

  “嘭!”

  水三先生一脚踹在我胸口,我感觉就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倒飞了出去。

  “什么东西!”水三先生骂道:“要死也是你先死!”

  我感觉整个身子都变成了棉花,软的无处可以着力,落地之时,胸膛尚有一口气缓不过来,头晕目眩,血不住地从嘴里往外涌。

  奶奶的,蛮力还真是不行啊。

  “冰块儿,去守着门口!若有人来,立即通报!”水三先生应该是因为王荣华的事情,杯弓蛇影了,怕外面再来什么高手,先让冰块儿去门口守着。

  “是,师父!”冰块儿屁颠屁颠地跑去守门了。

  水三先生似乎是怕了夜长梦多,再也不废话了,抬起手掌,咬着牙,朝德叔的后脑狠命拍去!

  “德叔啊!”

  我痛哭流涕,这次,德叔之命休矣!

  “砰!”

  一声撞击音响了起来,似乎是头颅骨破碎的动静。

  我拼命地闭上了眼睛,根本不敢去看,即便是听见这声音,也是心悸地颤抖了起来。

  “鼠辈!”

  一声暴喝,但听有人骂道:“鄙人杀了汝!”

  王荣华的声音!

  怎么回事?

  我赶紧睁开了眼睛,只见德叔歪歪斜斜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脑袋没有破,更没有被拍碎!

  完整无缺,什么都好好的!

  看见我睁眼看他,他还朝着我笑了笑。

  而那边,王荣华和水三先生已经斗在了一起!

  我喜极而泣,王荣华竟然在最后关头恢复了!

  “鄙人杀了汝也!鄙人杀了汝也!”

  王荣华每出一招,都骂一句,听上去又好笑,又解气。

  “冰块儿,开门!”

  水三先生不是王荣华的对手,见势不妙,大叫一声,守在门口的冰块儿当即把门又拖倒了,水三先生朝着大门口就飞奔而去!

  “哪里逃!”

  王荣华大叫一声,抽出柏木剑,身形一晃,如飞赶至!

  水三先生临到门口,却一把抓住了冰块儿的衣领,将手在冰块儿的脑袋上一拧,可怜那冰块儿只惊声叫了一句:“师父,你……”

  接下来便是“咔嚓”一声脆响,冰块儿的脑袋已经掉了!

  “噗!”

  水三先生一脚踢中冰块儿的尸体,那尸体脖腔中还喷着血,往后直扑王荣华而来,水三先生又将手里的冰块儿头颅朝王荣华砸了过来,口中喊道:“全真高足,后会有期了!”

  “哇哇哇!”王荣华先是躲过喷黑血的冰块儿尸体,然后又躲过冰块儿的脑袋,再看时,水三先生的人已经不见了,登时气的哇哇大叫,跺脚吼道:“鄙人还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人,鄙人一定要杀了你也!”

  吼声中,王荣华就要去追,我赶紧叫道:“老王,你的荡云磬还在他手里呢,一定要追上!”

  王荣华一愣,然后拼命地点了点头,嘴里还愤愤道:“太可恨了,太可恨了,简直是畜生,畜生!一定要追上他,杀了他!”

  “你,你,你是谁?”

  王荣华话音未了,突然间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连带着人的惊恐叫声又响了起来,我们连忙看时,竟发现水三先生又倒退着进了铺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