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十一章 太古真人,慧眼相神

第六十一章 太古真人,慧眼相神

  我们都是一愣,王荣华更是大喜道:“混蛋你又回来找鄙人了呀!”

  “不是他自己要回来的,是我让他回来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铺子大门,昂首入内,逼迫着水三先生连连倒退,满脸惊慌!

  “师父!”王荣华看见那人,先是一呆,然后惊声叫道:“您,您找到这里来了!”

  “你个混账小子!”来人大骂道:“你下山就下山了,居然还敢把本门的镇教之宝荡云磬给偷走!偷走便偷走,居然还让它落于这等邪徒妖人之手!要不是我来找你,你怎么回去对我交代?”

  这是一个看上去年岁很大的老者,头戴八角帽,身穿一件深蓝色道袍,长须飘胸,体格颇为魁伟,脑袋很大,表情虽然故作凶狠,但是看起来仍旧不乏和蔼慈祥,一双眼睛虽然眼皮十分松弛,但眼神却还是炯炯有神,更加奇异的是,这人目光流转之际,竟然隐隐有紫芒乍现!

  此人便是王荣华的师父,天下术界赫赫有名的山术泰斗,全真教的掌教道长,太古真人!

  之后我才得知,太古真人山术精湛不说,还具有术界驰名已久的五大目法之一,那便是慧眼!

  《义山公录》记载术界有五大目法,分别为夜眼、慧眼、法眼、灵眼和天眼。

  相门中人对此尤为重视,号称“夜眼视黑夜如白昼,水下可开目视物如常;慧眼可相神,法眼可相邪,灵眼可相气,天眼可相道!”五大目法全部掌握者,才可以成为麻衣神相!

  昔年,我义兄陈元方曾患过眼疾,导致目盲不能视物,那时候,便是太古真人赶赴陈家村救治我义兄,并对义兄开启慧眼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太古真人已经八十余岁,据说年轻的时候爱慕曾子娥,又曾和汉生老爷子争夺曾子娥,最终却未能如愿,于是出家为道,一辈子并未婚配,八十余年童子功的威力,可谓是非同小可!

  但是太古真人在耄耋之年后,便很少下山走动了,术界罕见其踪,这次,要不是王荣华私自下山,还偷走了全真教的镇教之宝荡云磬,太古真人是决计不会出现的,我也不会见到他。

  “师父。”王荣华听见太古真人责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道:“徒弟错了。荡云磬在这个恶人手里,现在我就问他要回来!”

  “不用了!”

  一道沉闷的嗓音响起,又一个人踏进屋内,伸出手摊开掌,里面露出一物,道:“师兄,荡云磬在这里,师父刚才从他手里抢了回来。”

  “贵华,你也下山了?”王荣华惊愕地看着那人。

  “桂花?”我愣了一下,惊奇而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人,王荣华已经很高大了,此人却比王荣华还要大上一号,偏偏两人长得还很相像,神情、动作几乎一致,就连说话声音都很接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两个人不单单是师兄弟,还一定是亲兄弟!

  只是这名字……

  “我叫贵华,富贵荣华的贵。”王贵华看见我一直憋着笑,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便解释了一句。

  德叔此时费力地朝太古真人拱手行礼道:“晚辈参见真人!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还能再见到您,真人威武不减当年,风采依旧,可喜可贺啊!”

  “你是陈德。”太古真人看了德叔一眼,手一伸,便搭到了德叔的肩膀上,嘴里道:“看你的精神,似乎有些匮乏了,老道来给你提提神。”

  这句话刚说完,德叔陡然间精神一振,眼中的光芒登时亮了起来,鬓角上、胳膊上,原本被那些淹死鬼吐出来的黑气弄上去的冰霜,在刹那间冰消瓦解!

  我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太古真人已经放下了手,道:“劣徒太胡闹了,让你见笑了。”

  “真人功力之精纯,简直是天下无双!”德叔朝着太古真人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您救治晚辈!至于王道友,真是名师出高徒,没的说,要不是他及时出手相救,我和铮子这次就彻底栽在这里了!”

  “这话说的实在,要不是鄙人,鄙人这个经过这里……”王荣华一听德叔说他的好话,连忙顺杆爬了起来,太古真人却大喝一声道:“孽徒!谁让你起来了?还给我跪着!”

  王荣华只好闭嘴,又跪了下去,像晒蔫了的草一样,歪歪扭扭地低下了头。

  “这位便是铮子?”太古真人的目光转向我,略一看,松弛的眼皮便猛然一颤,眼睛中的紫芒,刹那间更盛!

  “晚辈陈铮,字归尘,是麻衣陈家的后学末进。”我赶紧也挣扎着行礼,太古真人却快步走过来,将我一按,道:“你不要动,我看你受的伤不轻!”

  我也确实动弹不了了,复又躺下,道:“恕晚辈无礼了,真人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能得见尊颜,实在是三生有幸!”

  “你哪里去!”

  我正说着话,突然听见王贵华嗡里嗡气的声音,打眼一看,只见他正伸出手臂,挡住了水三先生。

  原来,水三先生趁我们和太古真人说话,说的入港,便偷偷摸摸想要溜走,却被王贵华看见了,当即出手阻拦。

  这时候,太古真人在铺子里面,王荣华在地上跪着,德叔在我身边,我还伤重而不能动,只剩下王贵华一人挡在门口,水三先生便将眼睛一瞪,露出凶光来,张嘴就是一口黑水喷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身形暴起,凌空一掌从上而下,朝着王贵华的头顶拍去!

  当此之时,我和德叔都吃了一惊,王荣华和太古真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王贵华更是慌也不慌,慢悠悠地一挥手,水三先生喷出来的黑水立时化作水汽烟消云散,王贵华的手不停,继续往前,后发先至,水三先生还没碰到他,他的手已经打在了水三先生的胸口!

  “嘭!”

  一声闷响,王贵华像个柱子一样,动也没有动,水三先生却惨叫一声,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着跌进了铺子里,刚好又落在王荣华身旁。

  “汝个蠢货,鄙人的老弟,比鄙人还要厉害,汝敢寻他的晦气,不是找死嘛!”王荣华被太古真人一顿喝骂,还跪在地上不允许起来,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看见水三先生摔在自己身边,当即骂了几句,然后一掌打在水三先生小腹上,嘴里道:“鄙人废了你的道行吧!”

  “不要!”

  水三先生一声惊呼,王荣华的手却已经落下去了。

  刹那间,水三先生的身子猛然绷直,瞳孔骤然收缩,半晌无语,然后惨呼一声,身子急速扭动了几下,便不动了。

  一股如烟似灰的气,从水三先生身上蒸腾而起,然后散掉,水三先生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渐渐失去了光芒。

  “咦?”王荣华吃了一惊,把手凑到水三先生鼻子下面,摸了一把,道:“死了?鄙人没有杀你啊?贵华,汝刚才出手太重了!”

  “那也打不死他。”王贵华嗡里嗡气地回了一句。

  太古真人却淡淡道:“他修炼的是邪功,入魔太深,命和功已经融为一体了,你废了他的功力,就是要了他的命。继续跪着吧。”

  “哦。”王荣华不吭声了。

  太古真人又看向我道:“小娃娃,你的神不对,有一股是人的,还有一股不是人的。你告诉我,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