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十二章 在劫难逃,无妄之灾

第六十二章 在劫难逃,无妄之灾

  “一股是人的,一股不是人的?”我吃了一惊,道:“敢问真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道问你,你这身体周围有一道淡淡的黑气环绕,那是什么东西?”

  “晚辈不知道。”我摇了摇头,道:“这些黑气是突然出现的,刚才还救过我几次,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感觉还有些好处吧?”

  “好处?”太古真人冷笑一声,道:“到时候恐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啊?”我惊住了,道:“死?”

  德叔也慌张道:“还请真人明说!铮子是元方的结义兄弟,他这次是跟着我出来做事的,可不能折了啊!”

  “元方的结义兄弟?”太古真人眼睛一亮,语气登时变得比之前好了起来,道:“元方居然跟人结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道:“没多久,也就几天前。”

  “这么说,元方他又回来了?”太古真人喜悦道:“他在什么地方?你这情况虽然棘手,要是元方在,那就都不是问题啊!”

  “义兄他只待了两三日便走了。”我老老实实道:“现在,就连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如此啊……”太古真人稍稍有些失落,道:“那元方出现时,都有谁跟着?”

  我道:“江灵姐姐。”

  太古真人道:“还有谁?”

  我摇了摇头,道:“只是义兄和江灵姐姐两个人,没有别人了。”

  太古真人更加失望,道:“元方的奶奶没有跟着吗?”

  “奶奶啊,没有。”我摇了摇头,道:“她没有跟着。”

  太古真人登时沉默不语起来。

  德叔在旁边看着,着急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说道:“真人,铮子他这身体,您看他这伤到底重不重?”

  “哦,哦,铮子……”太古真人晃了晃神,然后才恢复正常,道:“铮子这孩子,身上的伤倒是次要的,关键在神,精、气、神的神!你是五行缺人吧?”

  “是的。”我佩服地点了点头,道:“我生来五行全缺。”

  “这就对了。”太古真人点点头,道:“老道以慧眼看你这神,原本似乎就是五行之气不足之状,但现在却又只是缺金,缺木,缺火,缺土,唯有水气大盛,乍一看是补了一行,缺四行,但是仔细再看,这多出来的水气却又不是出自你本身,似乎是被异物强行入侵所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就是本来是五行缺人,现在变成了只缺四行,不缺水了,但是这水又不是我本身生出来的,而是外界强行入内的?”我把自己领会的意思简略地说了出来,太古真人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本身为正,外来为偏,后者若强,必损正主!你懂吗?”

  我有些愣愣的,不太懂,摇了摇头。

  “嗯……”太古真人想了想,道:“你就这样理解吧,你自己本身的神元是正主,外来的水之气也带来了一部分神元,是偏主,这偏主要是太强了,就会威胁到正主。”

  “哦,我懂了。”我恍然道:“一山不容二虎,一神不容二主,对吧?”

  “就是这么个意思!”太古真人道:“本来你五行全缺,现在多了水之气,神元有了异变,恍惚要一分为二,一为正神,一为偏神,一神二主,时日若久,必然出现大变故!知道一人两魂的事情吗?届时,你极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一人两魂?”

  “不错。”太古真人道:“你义兄陈元方有个徒弟,叫做古望月,此人本事极高,性子孤僻,平生只服你义兄一人,他原本就是一人两魂,一个善魂,一个恶魂,时而好人,时而恶人,最终被你义兄感化,所以做了他的徒弟。这种事情,在现代医学里也有个词,叫做‘精神分裂症’,你知道吧?你体内的水之气,在老道看来,有些来路不正,而且还带着些戾气、怨气,将来如果势大成魂,必是恶魂啊。”

  我惊恐地道:“真人,我可不想做那样的人!还请您看在我义兄的面子上,指点晚辈迷津吧!”

  “老道自然是要帮你的,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了。”太古真人道:“但是,事先老道必须要弄清楚,你为什么会这样,然后才能找出解决之途径。你这体内的水之气是凭空多出来的,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凭空多出来这些水之气?”

  “不知道。”我颓然地摇了摇头,我的脑子已经有些懵了,感觉都不会怎么想问题了。

  德叔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之前无缘无故吸收了一些淹死鬼被消灭后的祟气,这些东西,应该是他体内水之气的来源!淹死鬼鬼性为水!错不了的!”

  “淹死鬼的祟气?”太古真人一愣,道:“到底怎么回事,具体说来!”

  德叔道:“铮子,你说吧,前前后后,详详细细,都对真人说了!”

  “是!”我当即振奋精神,把之前发生无缘无故被黑气从劳宫穴钻入体内的事情,从头到尾对太古真人说了一遍。

  太古真人听了之后,默然无语,呆呆的,像是出神,又像是要睡着了。

  铺子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还阴冷无比,此时更陷入了一片寂静,阴瘆瘆的有些令人不安。

  就在我忍不住想说话的时候,太古真人双手一击,恍然似的说道:“老道明白了!铮子这孩子是五行缺人,什么都缺,八字衰,气场弱,对五行鬼众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些祟物在被消灭之后,会产生一些五行之气,这些气,会带有五行鬼众未被消灭时的残念,想要害你的残念,这些气,就会进入你的体内!”

  “是这样?”德叔疑惑道。

  太古真人道:“应该不会有错的。”

  我心中一阵愤怒,奶奶的,我为了改变自己五行缺人的衰命,特意改了姓氏,改了名字,没想到那些五行鬼众作恶的时候没有害死我,被消灭了之后,却还不忘祸害我,真是没完没了!

  我问太古真人道:“真人,那能不能想出什么法子,把这些强行进入的五行气给逼出去?”

  “应该是没有办法。”太古真人摇了摇头。

  我失声道:“为什么?”

  “第一,这些气不受你的调动指挥;”太古真人掰着手指头,说道:“第二,你的身体缺乏五行之气,所以对这些外来的气并不排斥;第三,现如今这些气跟你的身体没有任何冲突,你怎么把它们给逼出去?你甚至都感觉不到它们存在在哪里吧?”

  “是,晚辈确实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更感觉不到它们具体存在在哪里。”我颓然道:“为什么会这样子?”

  太古真人道:“五行之气散于血脉,融于神元,捉摸不定,循环无凭,无迹可寻!就好像我们这些人,体内不乏五行气的,也不知道自己的五行气存在在何处,这本身就是无法具象的东西,你怎么去找?又怎么去逼?”

  “那我就只能等它们喧宾夺主了?”我突然感觉一阵绝望。

  “呵呵,不要做出这个态势。”太古真人笑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我愣了一下,重复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对!”太古真人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德叔喜道:“真人的意思是,这还有可能是好事?”

  “当然!”太古真人笑道:“咱们都是修道之人,多多少少都明白一些道理,有道是物极必反,坏到了极致的事情,其实换个角度去想,却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