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十四章 真人留情,女鬼逞凶

第六十四章 真人留情,女鬼逞凶

  王荣华听见太古真人说玉珠的事情,立即抬起头,道:“师父,这个女人死了几百年了。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弹了两下荡云磬,都没有灭掉她,厉害!”

  “凭你的道行,还敢弹两次荡云磬?”太古真人瞥了王荣华一眼,道:“小混账,不自量力!为师也就平时说你几句,说你用不了这荡云磬,你还不服,偷偷把它偷走下山,害的为师八十多的人了,还得跑下山一路找你,你这个不肖徒孙!你真能用它吗?你还弹了两下,没要了你这小畜生的命就算是好的了!”

  “师父您别骂了,徒弟知道错了!”王荣华可怜巴巴道:“徒弟以后再也不敢了。”

  太古真人“哼”了一声,言归正传道:“这女鬼身上贴的是……生死符?”

  “对。”德叔点了点头,道:“是晚辈贴的,因为晚辈的道行还不够,刚才拼尽全力,贴上了生死符,也只是将这女鬼给定住了,没能彻底灭掉她。”

  太古真人道:“那就由老道来动手吧。”

  说着话,太古真人伸手在虚空中一抓,划出一个圆弧,再略略翻掌,一阵“噼里啪啦”的波动声音便如爆豆般炸响起来,五道肉眼可见的电光,猛然显现!

  玄门五术,都要讲究天人合一,是人的力量与自然界的力量相互契合,相互影响,相互佐成,道行越高,修为越深,天人合一的程度也就越完美,施展法术时也就越容易,法术的威力也就越深。

  以我见过的诸位高手之中,义兄陈元方的天人合一程度最高,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一举手,一投足,风起云涌,真可谓是到了“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境界!

  以土大师那样的修为,根本不堪义兄随手一击,义兄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其次,便是汉生老爷子,十四年前,汉生老爷子相术的本领便已经臻于化境,我藏在西院中偷窥汉生老爷子,他却早已知之,见面只一看,便已经看出我所有的病症所在,就连医治方案都全部想好,我随手写下一字,他连十几年后我的命运都能相出,对我父母也是一见而知未来事,布阵、施术,全都是挥洒自如,高人风范,直到如今,我都不会忘怀。

  再然后,是江灵姐姐,江灵姐姐出手的次数很少,但是一张符,将整个墓地都净化了,那本事,绝对是惊才滟滟,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江灵姐姐的本事远超土大师等人,与十四年前的汉生老爷子几乎没有差别。

  曾子娥奶奶的本事应该也是极高的,可惜没能见到她实质出手的情形,所以不能判断。

  除却这几人外,就数今日见到的这太古真人了。

  挥洒之际,山术遽现,全真掌教的风采果然非同凡响!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却不愿意他真的出手将玉珠给灭了。

  眼看着太古真人就要对玉珠施以辣手,而无人吭声,我急忙喊道:“真人手下留情!”

  “嗯?怎么?”太古真人的手堪堪触及玉珠,听见我这一声喊,立时收回,五指并拢,握在掌心,刹那间,指间闪烁的电光已然消失不见,这番修为,真可谓是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

  我在心中暗暗佩服了片刻,然后道:“真人,能不能留下这玉珠,暂且不要灭她?”

  王荣华听见这话,立即瞪着眼道:“大兄弟,汝这是什么个意思?她刚才差点要了鄙人的命!”

  “好好说话,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太古真人听王荣华怪里怪气说话,把眼一瞪,就责骂道:“不土不洋的,尽给老道在这里现世!陈铮,你说吧,暂且不灭这祟物,却是为何?”

  我道:“灭了她,是不是以后就再也不可能有机会投生转世了?”

  太古真人道:“当然。”

  我叹息一声,道:“我和德叔本来是为了大刘村的事情才追来这里的,大刘村死了七个人,德叔想要超度它们,但是刚才在打斗中,这些人全部为虎作伥,要害我和德叔,我们不得已将它们全部消灭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这么做已经违背的初衷,心里很不安。”

  德叔听见这话,道:“铮子不必自责,当时在打斗之前,咱们已经出言提醒过它们不要助纣为虐,它们是有意识的,也明白咱们的意思,更知道咱们是好人,所以,怎么选择在于它们,选择之后的结果也在于它们。自作孽,不可活!这没什么可说的。只是这玉珠倒是有些不一般,她不听水三先生的话,而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不分是非,过于偏激,却还是令人敬佩的。”

  “就是这一说。”

  我道:“听玉珠的话,她生前似乎受到伪君子的迫害,死后沉尸河底,几百年来怨气难消,所以被水三先生挖出尸体,放出魂魄之后,对好人深恶痛绝,这是她跟咱们作对的原因,不是她要害人的本心。我想,她生前都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死后再被咱们辣手灭掉魂魄,永世不得转世超生,是不是也太惨了?这跟咱们修道者一贯的济世救民愿望相悖啊。”

  “这样啊……”太古真人沉吟道:“贵华,把荡云磬拿过来。”

  “是!”

  王贵华晃荡着大个子,双手捧着荡云磬,小心翼翼地呈放在了太古真人的眼前,王荣华仰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太古真人伸手拿了去,又对德叔说道:“陈德,你把生死符揭了,老道来问问这玉珠几句话。”

  “是!全凭前辈安排。”德叔应了一声,深吸一口气,调匀气息,捏着诀,踏着罡步,走到玉珠跟前,顿了一下,然后伸出左手中指,在那生死符案头上一点,那符纸飘然而落,半空中,竟自行燃烧起来,落地上,已然成为灰烬。

  那玉珠,本来是双眼瞪圆了,周身上下,一动也不能动,待到生死符被解,稍停了数息功夫,那玉珠的眼睛猛然眨了一下!

  下一刻,那玉珠便忽的转过头,面向太古真人,樱桃小嘴一张,“呼”的一口浓郁黑气,滚滚喷出,如烟似雾,如墨似漆!

  “小鬼大胆!”

  太古真人只是冷笑,没有动,王贵华却斜刺里冲出,厉喝一声,手起手落,朝着那黑气一击,顷刻间,烟消雾散!

  在这一刻,我才发现,王荣华没有夸大其词,当弟弟的王贵华的本事果然还在哥哥王荣华之上!

  只是,王贵华在将玉珠吐出来的祟气击溃之后,手也急忙往后缩了缩,笼在了道袍中,似乎是捏了捏,因为他的手上结了一层霜。

  玉珠见一个王贵华便如此厉害,太古真人又是师父,还未出手,但道行之深,必定深不可测,料想不是头,又不敢出了铺子,到光天化日之下,一时间躲无可躲,便转身往冰窖入口而去!

  她去的速度极快,只是白影一闪,立时便到了洞口处。

  但她快,有人比她还快,白影刚到洞口,早有一道蓝影挡在前面!

  玉珠急忙站定,只见拦她的那人,不是别个,正是太古真人!

  “你这小鬼!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太古真人喝道:“没有人要害你!老道也本想留你一命,你却如此奸猾惫赖,脱了身,竟先朝老道下手!不知好歹!”

  “小鬼?”玉珠冷笑一声,道:“牛鼻子,本姑娘是乾隆十年生人,若是活着,至少要比你大上一百五十岁!你叫我一声奶奶,恐怕还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