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六十六章 腌臜秀才,贞烈闺秀

第六十六章 腌臜秀才,贞烈闺秀

  听到这里,王荣华又忍不住插嘴道:“我知道了,这个纪秀才一定认识你爹!”

  太古真人瞪眼道:“你别插嘴!”

  王荣华便不说话了。

  玉珠继续讲道:“当时我奇怪纪秀才认识我,纪秀才自己解释说:‘你是不是许配给徐举人的儿子徐秀才了?’我又点了点头。纪秀才道:‘徐秀才跟我是同窗好友,平时常在一起念书游乐,他的事情我都知道,既然是你,那就好说了。’”

  我一听这话,心也放了大半,心想世上还有这般巧事,被风吹走,居然也能落到未来夫家的朋友院子里。”

  纪秀才又嘱咐老婆婆,说我受了惊吓,要好好照看,等到身体无恙的时候,才可以走。我当即表示无碍,立时就可以走动,那纪秀才点点头,说马上就去找徐秀才,让他通知我家里人,把我给接回去。我连连道谢,纪秀才便去了。”

  这一去,纪秀才久久都没有回来,我等得无比焦急,那老婆婆一直在安慰我,让我放宽心。直到夜里正亥时候,纪秀才人才回来,见了我说:‘不巧的很,徐秀才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外出了,并不在家,我一直等到亥时,都不见人,料想他今天夜里是不会回来了,所以只好先走。玉珠小姐,你且在这里待上一晚,等明天,我再去找人。’”

  当时,我听了这话,半天无语。我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夜不归宿,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家里待上一宿,这要是传出去,算是什么事情?更何况这纪秀才家里除了他和那老婆婆之外,再无别人,我心里也没底。于是我说,我要自己回去。”

  纪秀才听见,便道:‘你认得回去的路吗?’我摇了摇头,我几乎从来都没有出过院子大门,怎么会认得回去的路?纪秀才便说:‘一来,天已经很晚了,你不认得回去的路;二来,你是小脚姑娘,不擅走路,我这家里也没有马车、坐骑;三来,马上要到子时,外出也找不来马车。你怎么回去?我就算是有心送你回去,可现在也无力了。去找徐秀才,实在是将我折腾坏了。’”

  纪秀才这么一说,我又变得一筹莫展,因为他说的话也都是实情,我不认得路,天色又那么晚了,没有马车、坐骑,没有人引路,我怎么回去?下午本就麻烦纪秀才去寻人,直到这晚上才回来,我又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他?”

  左右都是为难,我便哭了起来,那老婆婆赶紧在一旁劝慰,说就让我在这里待上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就送我回去,还让我放心,她晚上陪我一起睡。无可奈何,我也只好听从他们的安排,在纪秀才家里住了下来。”

  前半夜,我是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那老婆婆躺在我身旁,一直在跟我说话,说着说着,我终于熬不住,犯困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梦中觉得有人在动我的衣服,于是我一下子就惊醒了!趁着朦胧月色,我看见竟然真的有一个人趴在床上,窸窸窣窣地动!我吓了一大跳,立时便惊叫起来,那人跳将起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道:‘别叫,是我!’然后我才听出来他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纪秀才!而那老婆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哎呀,你遇到了禽兽!”王荣华忍不住叫了起来:“这个人半夜趴到你床上,肯定是要……”

  王荣华话说到一半,被太古真人用眼睛一瞪,便闭了嘴,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玉珠继续道:“我当时又惊又怒,拼命挣扎,把纪秀才的手给扒掉,喝问他道:‘我是你朋友未过门的妻子!你要干什么?老婆婆他人呢?’纪秀才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在床上跪了下去,祈求道:‘玉珠,我一见你的人,我就被你迷住了,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人!你就是九天的仙女,落了凡尘!我纪秀才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动过心,可我现在无法自持了,你就可怜可怜我的一番苦心,救救小生吧!’”

  我当时看着他那一副嘴脸,真是又恶心又惊恐,我道:‘我不愿意看见你,你赶紧走!老婆婆呢,她去了哪里?你让她来!’纪秀才嬉笑道:‘婆婆从小看着我长大,最疼我的,她老人家也相中了你,愿意撮合咱们在一起呢,现在她肯定已经睡了,不会再来打搅咱们俩的好事儿。’”

  我心中一凉,自觉是落入了虎口,更不知该怎么办,论力气,我打不过他一个大男人,要逃跑,也不可能,要声张,我又害羞,于是我只想着苦苦哀怨于他,希望他能良心未泯,放过我,我先是说:‘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亏我把你们都当成了好人,你们就这样子对我?’”

  纪秀才说:‘就是爱怜你,才这样子对你的,我不想对你用强,你就从了吧。”我啐了一口,道:‘我是你同窗好友未过门的妻子,你怎么就能下得去手?’纪秀才当即骂道:‘我呸!徐秀才是个什么东西?他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吗?他又哪点比我强了?他长得不如我一表人才,文采更不如我风流,整日里骑马斗狗,寻花问柳,玉珠小姐,你嫁给他,那是往火坑里跳!我现在虽然不得意,但是有朝一日必定能金榜题名,那时候,咱们荣华富贵,一辈子享用不尽!’”

  我厌恶道:‘且不管徐秀才是什么人,你表面上跟他相交,背地里预谋抢占他未过门的妻子,又在他未过门的妻子面前说尽他的坏话,你又是什么人?我问你,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去找他?’”

  纪秀才一口承认,道:‘当然没有!我对你一见倾心,怎么可能还会把你送回去?玉珠姑娘,你看你是被天风刮到我家里来的,这预示着什么?这是上天的安排啊!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是老天爷要把你送到我身边的!我对你又一片痴心,你何不顺应天意人心,从了我?’”

  他如此无耻,我知道是再也说不动他了,只好骂道:‘姓纪的,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就做梦吧!就算我玉珠死了,你也别想得逞!’纪秀才见我这么说,也变了脸色,骂道:‘好你个贱人,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了染坊!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怎么炮制你!’说着,他就扑了上来,要对我用强!我也不甘示弱,立即大声叫了起来,纪秀才赶紧捂我的嘴,恶狠狠道:‘你再叫,我就杀了你!’我也豁出去了,道:‘姓纪的,我虽然是个女流,但我也绝非逆来顺受之人!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拼了命地叫!就算你得逞了,我也要去告官!你要是能放下一辈子的功名前程,就杀了我!否则,你就别动我分毫!如果你现在回去,好好睡觉,等到天明,再好生把我送回去,我就当今晚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了一声:“好!一个古时候的女子,能刚烈到这种地步,绝不多见!就算是放到现在,也算是奇女子了!怪不得死后成了鬼,也这般厉害!”

  德叔、太古真人、王荣华、王贵华都已经听得入神,玉珠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将那二百多年来,掩埋在水中,隐藏在她内心深处,无法倾诉的苦楚,全部都倒了出来,再不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