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七十一章 荒野无路,卜门有佳

第七十一章 荒野无路,卜门有佳

  还是只有一道声音,没有见人。

  但是这声音传进耳朵里,却让我心中一动,那是极舒服,也极好听的声音。

  除了江灵姐姐之外,我再没听过这样的声音。

  恍若不属人间。

  那是女孩子的声音。

  仅凭声音上来判断,这声音主人的年纪绝不过二十周岁,且声音中气充沛,毫无杂律,更无阴、怨、凶、戾、狠、辣、毒、媚之意,乃是修道持平的正道中人。

  可是她说,是哥哥让她在这里等着的,还说我们会从这里经过,这也太诡异了!

  她哥哥是什么人?

  认识我们吗?

  又怎么知道我们会从这里经过?

  王贵华忍不住低声道:“她说她哥哥知道咱们从这里经过,她哥哥是谁?”

  德叔沉声道:“朋友,不要装神弄鬼,请现身一见!”

  “乾为天,天风姤,天山遁,天地否,风地观,山地剥,火地晋,火天大有。

  坎为水,水泽节,水雷屯,水火既济,泽火革,雷火丰,地火明夷,地水师。艮为山,山火贲,山天大畜,山泽损,火泽睽,天泽履,风泽中孚,风山渐。震为雷,雷地豫,雷水解……”

  一阵清越的颂声传出,一个俏生生的身影从树林子里踏着青草地,缓步移出。

  三千青丝,瀑洒香肩,两叶柳眉,仿佛新月,一双笑吟吟的眼睛,清波四溢,山根高挺,准头圆巧,笔直的人中下,是两片轮廓分明的嘴唇。

  这眉、眼、鼻子、嘴巴,完美的镶嵌在一张白璧无瑕的脸上,肌肤凝润,如羊脂温玉。

  一身粉色的长裙,及于踝上,月光如洗,星辉若纱,披在她那修长的身上,映出一种异样的淡红色光彩,仿佛霓裳玉衣,更衬的她整个人亭亭玉立,我不由得看呆了。

  她的腰上,斜斜地挎着一个蓝色的小包,包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她的左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线,红线上串着几个方孔铜钱,被她拎着,晃来晃去,“叮叮”作响,清脆悦耳。

  这声音几乎一路响到我耳朵边上,我都在愣愣发呆,似乎是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才反应过来,一看是德叔在看我,在一看,那女孩子已经微笑着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不由得面红耳赤。

  “你看够了没有?”那女孩子离近了我说话,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而唇齿之间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清香来,令我一阵心慌意乱,可是相比较她的问话,已不觉有他了,因为她的话,既让我出乎意料,又让我羞愧难当。

  “我好看吗?”

  我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竟然又问了一句,我登时窘迫至极!

  “好看!”

  王贵华突然大声的回了句:“真好看!”

  那女孩子回头一笑,更觉惊艳,她看着王贵华道:“你是个出家的道士,你懂什么?”

  “我怎么不懂!”王贵华不服气,正要辩解,德叔在一旁干咳了两声,道:“这位姑娘,可是卜门中人?”

  “哦?你看出来了?”那女孩子又笑嘻嘻地看向德叔。

  “是先听出来的,又看出来了。”德叔道:“你先前唱的是‘分宫卦象次序歌’,你手腕上戴的红线和铜钱,叫做‘压鬼钱’。所以,我说你是卜门中人。”

  “你说对了!”那女孩子欢快地说道:“你是陈德,对不对?”

  德叔吃了一惊,还未说话,那女孩子又看向我道:“你是陈铮!”

  我和德叔面面相觑,德叔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算出来的,我是卜门中人嘛!”那女孩子调皮地道:“我能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中算五百年,所以,我虽然只有十九岁,可是我知道一千五百年的事情!”

  “那我是谁?”王贵华见这女孩子说了我和德叔的名字,就不提他,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你是……”那女孩子看着王贵华急切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道:“你猜?”

  “我猜?”王贵华一愣,然后道:“我猜什么猜,我不用猜,我知道自己叫王贵华!”

  “对呀,你就叫王贵华,我说的对不对?”那女孩子狡黠的一笑。

  王贵华呆住了,看看我,又看看德叔,道:“怪了!怪了!她连我也认识!”

  我和德叔……无言以对。

  “姑娘,你究竟是什么人?”德叔见这女孩子玩心太盛,一点都不严肃,只好又问道:“你哥哥又是谁?怎么会认得我们,还知道我们要从这里经过?你等在这里,要干什么?”

  “你问这么多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呀?”那女孩子眨眨眼睛,道:“我记性不好,你说话太多,我会忘的。”

  “那好。”德叔无可奈何地咽了一口吐沫,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女人。”那女孩子笑了。

  德叔脸色一沉,那女孩子又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都认出压鬼钱了,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

  “卜门的人多有用压鬼钱的,所以我不能确定。”德叔沉声道:“还是你告诉我吧。”

  那女孩子左手轻轻一抖,将铜钱收入掌中,然后用纤纤玉指,捏起一枚,递到我和德叔跟前,道:“看上面写得是什么?”

  借着星月光芒,我看见那铜钱上印着四个繁体字:“内圣外王”!

  “内圣外王!”我心中沉吟道:“历史上记载陈抟老祖的弟子邵雍邵康节精通梅花易数,创立先天学说,著述先天图,被后世尊称为内圣外王,而邵康节正是玄门五脉中卜门卜术的集大成者,这女孩子跟邵康节……”

  我正在沉吟,德叔已经说道:“你真是邵家的人?”

  “如假包换哦。”那女孩子一笑,道:“不逗你玩了,我叫邵薇,如字辈的,你们也可以叫我邵如薇。”

  “邵如薇!”德叔一惊,道:“你跟五大队前总统领邵如昕是?”

  “她是我姐姐。”邵薇一笑,道:“难为你还记得她。”

  邵如昕,五大队前总统领,洛阳邵家邵康节之后,卜门中千年难遇之奇才,从小便有过目不忘,博闻强识之能,自修行卜术开始,便远超同侪,十六岁时便成为邵家第一高手!

  十八岁入选五大队,四年间平步青云,二十二岁便成了五大队的副大队长,二十四岁总领全局,随后两年间叱咤风云,成为公家术界第一人,歼灭邪教匪类妖人无数,魑魅魍魉闻之丧胆!

  邵如昕为人孤高冷傲,世上几乎无人可入其法眼,平生只有一个对手,那便是陈元方。

  因为术界种种因缘际会,以邵如昕为首的公家势力,曾数败于以陈元方为首的民间势力,因此,邵如昕与陈元方结下不共戴天之仇,一心要击败陈元方,甚至要置陈元方于死地!

  可惜,终究是天不从其愿,前后多番争斗,邵如昕无一胜,陈元方无一败,由恨而爱,邵如昕本事再高,还是敌不过天意,竟爱上了她一生最大的仇敌,并与公家反目……

  这就是邵如昕。

  而眼前这女孩儿,居然就是邵如昕的妹妹!

  我还没有怎样,德叔已经惊诧无比,道:“你,你们邵家不是,不是,全,全都……”

  “那又怎样?”邵薇满不在乎地道:“现在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口中说的哥哥就是元方大哥哥啊,元方大哥哥说你们会经过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了。你们不会不认得元方大哥哥吧?”

  德叔惊道:“神相!”

  我也大为愕然,道:“我义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