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士

返回首页麻衣相士 > 第二章 厉祟索命,初到医院

第二章 厉祟索命,初到医院

  “吴用!”

  “用用!”

  “……”

  一阵急促的喊声突然传来,把我从飘忽之中拉了回来,我隐隐约约感觉到那是我爹妈的声音,心中一喜,登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叫道:“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用用!”

  一只大手抓住了我的衣领子,把我从沟里提了上去,我扭头一看,正是我爸爸。

  再往沟里看的时候,那个被烧化了的“人”却不见了。

  沟里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兔崽子,谁让你来这里的?告诉你多少次了,不准来,不准来,想死呢!”

  爸爸提着我上下看了一遍,见好像没什么事情,就发作起来,一边骂,一边扬着手准备开打。

  “别打孩子,你摸摸他头,热的厉害。”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跟前,摸着我的额头说。

  爸爸这才摸了摸我脑袋,一摸,脸色就变了,道:“发高烧了,快走!”

  爸爸把我驮在他背上,走的飞快,妈妈就跟在旁边,我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耳边风刮的厉害,眼皮也重的厉害,使劲想睁眼看周围的时候,却看见有一双又圆又大的血红眼睛直勾勾的亮在跟前,还有那抹怨毒而狰狞的笑,怎么也挥之不去,我又惊又怕,想要告诉爸妈,却说不出话来,渐渐的,便不省人事了……

  无边无际的黑暗,一点光都看不到,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不断渗入肌肤的冰冷凄寒,还有前所未有的恐慌,我再也体会不到其他一丝一毫可以让人温暖安心的感觉。

  我睁开眼来时,是仰面躺着,周围已经变成了这样。

  这不是我的家,不是我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虽然我看不见任何实质的东西,但是我能感觉得到。

  爸爸妈妈呢?

  我明明记得他们已经找到我了啊,他们不是要带我回家吗?现在又去哪里了?他们把我丢在这里干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觉得浑身都是瘫软无力的,但是我恐慌,我不由自主地跑了起来,一个人,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有害怕。

  “爸!”

  “妈!”

  “你们在哪儿啊!”

  我一边跑,一边喊,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回应,就连我的声音都仿佛被这黑暗给吞没了一样,听起来很小很弱,似乎只是在喉咙深处回荡。

  “你不要走,来陪我啊……”

  一道冰冷的声音骤然从背后响起,一股刺骨的冷气无声袭来,仿佛一根冰刺猛然扎进了我的后背上,我浑身一震,鸡皮疙瘩瞬间遍布全身。

  是他!

  是那个被烧死的孩子!

  这一刻,我几乎摔倒!

  我不敢回头,尽管我感觉他就站在我身后。

  “你不要走啊,你不是来看我的吗?”

  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就像是趴在我耳朵边说话一样。

  跑!

  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我迈着近乎无力的双腿,咬牙切齿地朝着一个方向跑,每跑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又软又虚。

  “你不想陪我啊……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来看我?你是来取笑我的吗!”

  那毫无感情的声音渐渐变得充满怨毒:“你不说话,是不想和我说话吗?”

  “不,我不想来找你,我要回家!”

  我大声喊了起来,声音都带着哭腔:“爸爸!妈妈!你们快来啊!”

  “嗬嗬……”恶毒的笑声从背后传来,道:“你逃不掉的,你逃不掉的,既然来找我了,就别再走了……我抓到你了!”

  肩膀上猛然一紧,黑暗中我竟然看见一只指头都烧化了的手按在了那里!

  “啊!”

  一声惊呼,天旋地转,眼前忽然有了光亮。

  “用用!用用!”

  熟悉而亲切的呼声近在耳旁,我迷迷糊糊地看见了爸爸、妈妈的脸都凑在我眼前,而我就躺在床上,刚才的事情仿佛只是一场梦。

  刹那间,我便觉得安全踏实到了极点,同时又委屈到了极点。

  “哇……妈,我害怕……呜呜……”我大声哭了起来:“那个烧死的孩子要害我……呜呜……我刚才看见他了……呜呜……”

  “别怕,别怕。”妈妈坐到床上,抱起了我,拍打着我的后背,小声地安慰着我说:“你就是受了惊吓,做了一个噩梦,没事的,没事的,有爸爸、妈妈在啊,谁也害不了你。”

  我稍稍感觉到心里平静了些,但还是呜咽道:“我冷。”

  妈妈摸了摸我的额头,又吓了一跳,转而对爸爸说道:“这孩子的烧怎么还没退?而且好像更厉害了,摸起来烫手!”

  “不会吧,刚才已经喂他吃了两片退烧药。”爸爸也伸过手来摸我的额头,然后脸上变色道:“真是更烫手了!”

  妈妈忧心忡忡道:“他刚才睡梦中一直说胡话!咱们赶紧去医院吧,别把脑子烧坏了!”

  “好,赶紧走!”爸爸说着,一把把我从床上抱到怀里,起身就往外跑,妈妈急急忙忙从床上拽了一条褥子,快步赶上来披到我身上,也跟着跑,连门都忘了锁。

  天色很黑,我不知道当时是几点了,但是我看见左邻右舍家里全都是一片漆黑,半点灯光也没有,村庄里死一般的安静,这时间应该是深夜了。

  真冷啊,而且好像有了雾,黑色的雾气慢慢弥漫到眼前,周围的景象渐渐昏暗,我强打精神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来时,赫然看见一道身影在我家门前若隐若现,那一双又大又圆的血红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你逃不掉的……”

  他嘴角裂开,露出了一抹诡异而怨毒的笑。

  我连忙扭过头去,浑身开始瑟瑟发抖,他居然跑到我家里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孩子,开始抖起来了。”爸爸一边说,一边快步跑了起来,他也真着急了。

  “究竟是怎么了啊。”妈妈的声音也带了哭腔:“那地方就那么邪乎啊。”

  “谁知道!”爸爸阴沉着声音说道:“都说那地方邪,可是咱俩去了不也没什么事情吗?”

  “咱俩是大人,用用是个孩子,能一样吗?”

  “去的又不是用用一个孩子,咱们去找用用的时候,不还碰见了二娃子吗?他怎么没事?”

  “我不知道。”妈妈烦躁道:“用用年纪小吧。”

  “但愿只是着凉发烧了。”爸爸说。

  “爸爸,那个孩子在咱们家门口。”我恐慌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啊?”爸爸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道:“哪个孩子?”

  我嚅嗫道:“就是那个……烧死的孩子……”

  爸爸沉默了片刻,道:“这孩子,醒着也开始说胡话了。”

  我争辩道:“我没有。”

  “好了。”爸爸道:“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吧。”

  爸爸不相信,我只好不再说话。

  我的大脑里也确实昏昏涨涨的,感觉身子仿佛被掏空了一样,有气无力,闭上眼睛之后,渐渐的睡了过去。

  这一次,我睡得有些安稳,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孩子,直到醒来。

  醒来的时候,我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药味,然后才看到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爸妈都坐在旁边,满脸愁容的看着我。

  天已经亮了。

  看见我睁开眼,妈妈立即高兴地站了起来,道:“用用,你醒了?”

  “嗯。”

  “还冷不冷?”

  “不冷了。”

  “饿不饿?”

  “有点饿。”

  “想吃什么东西?”

  “吃包子。”

  “好,好,让你爸给你买去。”

  妈妈见我说饿,想吃东西,越发高兴,爸爸也高兴起来,说:“想吃东西就说明好了,看来输了一夜水还真是管用,你们等着,我这就去买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