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7章

第7章

  老沙当即把自己光鲜的游客衣服给换了,换成了一件普通的夹克。然后回到钢厂,找到保卫科的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口,犹犹豫豫的敲了几下门。

  门开了,一个年轻人站在老沙的面前。

  “请问……”老沙用东北话说,“这里是不是招聘保安?”

  年轻人看了老沙几眼,“身体健康吗?”

  “没出过毛病。”

  “多大年龄?”

  “三十四岁。”

  “身高?”

  “一米八二。”

  “行,”年轻人爽快的说,“现在就可以上班。诶诶,你叫什么?”

  “沙建生。”老沙故作迟疑的说,“我得先回家收拾一些东西吧。”

  “不用了,”年轻人回答,“现在缺人缺的厉害,你哪人?”

  “我是沙湾镇的人,听说这里招人做保安。”

  “沙湾镇啊,”年轻人高兴的说,“我老舅家呢,还真不近,来去三小时。你认识我老舅吗,别人都叫他金大磕巴。他就住在沙湾镇菜市场的顶头,姓金。菜市场卖猪肉的。”

  “我一直在沈阳做事,”老沙说,“很少回家,你舅舅我不认识啊。”

  “沙湾姓沙的人不少,”大拿说,“我老舅也不见得认识你,先别说这些了,过几天不忙了,我放你回去休假,你去把换洗衣服给拿过来。”

  老沙走进办公室,大拿从储藏柜拿出一件保安服,递给老沙,“我大名叫李元,他们都叫我大拿,我是保安的队长。”

  老沙把衣服给拿在手上,但是一时不肯换上。

  “差点忘了,”大拿说,“把你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

  “这年头,又不出院门,谁把身份证给带在身上,”老沙解释说,“等你放我休假的时候,我回去拿给你看吧。”

  “也行,”大拿亲热的说,“你和我老舅是一个镇上的,我会关照你的。好好干,这几天忒忙活。”

  “什么事情,这么忙活啊?”老沙试探大拿的口风,“听说这里挖出了宝贝?”

  “不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瓷器碎片吗?”大拿不介意的回答,“他们都当个宝似的,我在这里上班两年,见得多了去了……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我这人脸皮薄,”老沙讪笑着说,“有别人在,我不敢换衣服。”

  “矫情。”大拿把走出办公室,把门给带上。

  老沙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下来,衬衣之外的部分露出了纹身的痕迹,然后飞快的把保安服给穿上。换好没多久,大拿带着两个小伙子来了,对着老沙说:“这大哥是我们的新同事,姓沙,你们就叫他老沙行了,他比我们年纪都大。”

  老沙向两个年轻人点头。

  “这是黑小,这是二子。”大拿向老沙介绍。都很普通的北方小名,老沙一看这两人都是毛头小子,也没有问他们的大名。

  黑小对大拿说:“我说大拿……”

  “叫我李队。”大拿提醒。

  “靠,你才当队长几天啊,就摆起谱来了。”二子在一旁插嘴,“当官了就不认人了是不是,什么你对,你错的。”

  大拿没有办法,只好笑笑,看来这两人是他哥们,平时就这么斗嘴习惯了的。

  “我说大拿,不,李队,”黑小对大拿说,“这个井水的事情到底这么解决啊,我们都一个星期没水洗澡了。”

  “妈的,井水的几十年都好好的,现在突然干了,”大拿说,“真他妈的邪乎,我正在跟上头联系,看能不能在把井水挖深一点。”

  “那可得快点,”二子说,“我身上都臭了。”

  “打井不要钱啊?”大拿说,“几千块,谁出这钱,钢厂的领导自己都穷的没饭吃了,天天给我打马虎眼。”

  老沙听到这里,心里打了一个咯噔,井水突然干了,证明肯定有事情发生。指不定就是倒斗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但是水平不高,把地下水的断层给打穿,地下透水,很可能那几个冒失的贼已经淹死在下面。

  老沙又问大拿:“工厂里明明有一个很大的蓄水池,为什么不用那里的水?”

  “那些水当年是用来训混冷却塔的,”大拿说,“积在哪里一两年了,脏的要死。”

  “可是我明明看见很清澈啊。”老沙说,“洗个澡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说不能用,就是不能用,”大拿不耐烦的对老沙说,“领导就是这么说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对,”老沙狐疑的问,“是不是有人用过这个水,出过问题。”

  大拿不说话了,黑小和二子也相互看了看,老沙明白,自己猜中了,可是他们都很忌讳说这个。

  “带我去看看井,”老沙心里有数,对着大拿说,“我干过工程,懂一点这个。”

  大拿看了看老沙,“你能弄出井水?”

  “我先去看看,”老沙说,“万一有办法呢。”

  “好吧,你跟我们去看看。”

  黑子和二小马上就带着大拿和老沙去厂子里的泵机房走去,大拿和黑子二小走在前面,嘀嘀咕咕的说话,老沙紧紧跟在后面。隐隐约约的听大拿说:“这人三十几了,都没个工作,看样子挺可怜的,这年龄,不是走投无路,谁来做保安,你们可别欺负他……”

  老沙跟着大拿等三人,到了泵机房。这个泵机房就是一个巨大的水井,当年钢厂红火的时候,需要一些降低工作车间空气温度的冷却水循环,这种冷却水不直接进行炼钢的工业流程,所以对水质的要求并不高,于是就打了一个深井,利用井水就足够了。泵机房有两组大型的机泵,还有一台操控台,几根巨大的钢管管道从机泵的上方牵引出去,架在空中,伸向炼钢的车间。

  现在钢厂早已停产,泵机房早就没人用了,里面的机器布满了灰尘,就是一个摆设。看来是大拿他们请人在机泵的地面上凿开一个坑洞,把地面下的井壁用乙炔割开一个口子,然后放了一个潜水泵下去,每天泵水上来作为生活用水。

  大拿开启潜水泵,听见潜水泵空转的声音,很明显,井下面没有水了。老沙也主动请缨,爬到坑洞下,耳朵贴着钢质井壁外侧,用手轻轻的敲击井壁的钢外壳,判断下面的还有没有井水。

  但是老沙听到的声音,让他十分的震惊。根据井壁发出的沉闷回响,井下面应该是还有水的,而且水不少,从潜水泵的声音上分析,潜水泵也没有损坏,只是为什么潜水泵抽不上来,还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老沙心里犯怵,但是也没把这事告诉大拿。

  大拿问老沙:“什么情况?”

  老沙回到地面上,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管子被堵住了吧。”

  第一天上班,就这么过去了,大拿带着老沙在厂子里转悠一遍,告诉他巡逻的路线,要注意某些地方需要留意。

  “厂子里没钱了,很多保卫设施都是形同虚设,”大拿临下班的时候说,“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一点,现在青花瓷的事情又闹的厉害,晚上指不定有小偷就进来了。”

  老沙点头,准备下班。

  “你不换衣服了吗?”大拿提醒老沙。

  老沙把自己的衣服拿在手上,“不换了,就这身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