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10章

第10章

  老沙回到租住的地方,洗了个澡。在晚上九点半回到钢厂。大拿看见他回来了,高兴的很。老沙一看,原来钢厂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保安上班,只有大拿一个人在这里值夜,这队长当的还真是磕碜。

  大拿和老沙说了一阵子话。大拿看了看时间,对老沙说:“时间还早,我还练练功夫。”

  然后大拿就把一个酒瓶放在桌子中间,酒瓶里放着半瓶酒。

  大拿摆好了架势,隔着两三米,对着酒瓶用手掌一推,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老沙就奇怪了,这个是不是在犯什么毛病。

  接着大拿有用刚才的姿势,有用手掌隔空对着酒瓶推了一下仍旧是什么都没发生。老沙心里好笑,就看着大拿继续犯傻下去。

  大拿不停的隔空对着酒瓶出掌,闹腾了很久,老沙都看的困了 ,打了哈欠说:“我说李队,我们是不是该出去巡视了。”

  “别出声。”大拿仍旧用这个姿势隔空推掌。老沙忍不住笑起来。突然大拿惊喜的说:“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看见什么?”老沙好奇的问。

  “酒瓶里的酒,“大拿指着酒瓶对老沙说,“你看。”

  老沙仔细去看酒瓶,这才发现酒瓶里的液面荡起了一点微澜。

  “厉害啊。”老沙对着大拿拱手。

  大拿兴奋的说:“你知道吗,我前几天才发现自己的本事长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招数吗,隔山打牛,很高深的功夫。”

  老沙嘴上敷衍,心里却满是狐疑,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隔山打牛的功夫,酒瓶里的液面在晃动,只能是别的原因。某种震动。

  老沙正在思考震动的原因。房门突然彭彭作响,大拿连忙去开门,边对老沙说:“我们还真得要去大门看看,来了人都不知道。”

  门打开了,是黑小和二子站在门口。

  “你们不是不愿意上夜班吗?”大拿好奇的问,“怎么又跑回来了。”

  “我们还是回来上班比较好。”二子对大拿说,老沙发现他在不停的抹鼻子,肯定在掩饰什么。

  “你们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大拿果然不信,“说实话吧。”

  “妈的我们住的地方今晚太邪性,”二小忍不住,说了实话,“我们还是回厂里来睡觉吧,厂里再闹腾,至少人多。”

  老沙一听到儿子说厂里闹腾,心里就咯噔一下,把眼光看向大拿,大拿就不停的躲避老沙的眼神。老沙明白了,大拿心里有事。

  不过老沙也顾不上去追问大拿心里想什么,二小正在唠叨他们的事情。

  原来黑小和二子两个人和大拿不同,大拿是吃喝拉撒都在厂里,而其他的保安,就厂子附近租房子。黑小和二子两人为了省钱 ,就没在镇子上住房,而是在附近的小山沟里找了个农户给住下。

  结果他们在小山沟,到了晚上,山沟里气氛就突然紧张起来。村里的人本来就不多,几十个村民聚集在一起,有的人准备好了火把,看样子是要找人。

  他们分析的没错,山沟里一男一女两个小孩,都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前天中午的时候,说来虎符镇上玩,到了傍晚一定回去。

  因为那小山沟通往外面镇子的路很狭窄,九曲十八弯的,崎岖难行,到了晚上就更难走路,所以两家人还特意交代了,一定得赶到天黑前回去。

  谁知道到了晚上,两家人都没等到自己家的孩子。一直到了夜里九、十点钟,还没回家,家人再沉不住气。他们在镇上没亲戚,晚上不回家没地去啊,肯定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耽搁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黑小就油腔滑调的说:是不是两半大不小的孩子青春期萌动,跑哪开房去了吧?

  一个村民就骂黑小:“你放屁,他们是堂兄堂妹!打小一起长大的。”

  黑小和二子是外来人,本来就怕被欺负,连忙住嘴。二小连忙道歉:“别听我这个哥们瞎白活,他一张嘴就这样。”

  其中一个妇女是那个女孩的妈,突然想起来黑小和二子是在镇上上班的,连忙问:“你们有没在镇子里看到他们。”

  黑小和二子想了一会,说没有,现在镇上小孩少,如果看见了,肯定记得住。

  那个妇女就急了,一群人就在哪里商量,天眼看就要黑定了。最后他们决定还是往镇子里来找。也没其他的地方可找,因为出沟的山道就那么一条,其他地方都是老林子。我看他们可怜,心想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就帮他们去找人了。”

  大拿忽然插嘴说:“你们帮忙找个屁,你们是怕了,故意找由头回来的吧。”

  黑小跟二子连忙说:“我们真的是陪着他们找人,找着找着就到了镇上,干脆就来上班。”

  大拿点头,“你们心里害怕,就不敢回去了,是不是?”

  老沙听了他们说的,心里就在思考,他满心惦记着地下盗贼的事情,思路就在这上面,指不定是两个小孩碰到了盗贼,盗贼怕他们回去乱说,就先把他们给扣起来,等完事了,自然会放掉他们。

  可是黑小和二子两个人接下来说的话,又让老沙觉得自己的推测是错的。

  大拿顿了一阵,才缓缓的说:“你们找到那两个孩子了?”

  黑小摇摇头,“还没找到,但我们找到了线索,能确定那两个孩子进了黑林子。”

  大拿把桌子一拍,站起身说:“今天黑小值班,二小和老沙跟我走。”

  二子站起来,愣了愣说:“去哪啊?”

  大拿说:“我们去帮忙,说不定他们还活着,多点人,找的机会更大。”

  黑小急了,“我靠,把我一个人扔厂里啊,厂里这几天一直在闹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大拿骂起来,“厂子里能有什么毛病,你别给我瞎捣乱就没毛病。”

  黑小细声细气的说:“他们父母不甘心,还是报了警,现在警察在负责这个事……而且这事吧,你也知道,黑林子出事不是头一遭了。那地方老人去了没事,年轻人最好晚上别去。”

  大拿踢了黑子一脚,恶狠狠的说:“我不信这个邪,我们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