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12章

第12章

  老沙暗自留意了石敢当旁边的这条路。大拿看了看黑林子,对二子和老沙说:“咱们还是进去吧,小孩丢了,他们爹妈不知道多着急。”

  二子却还在犹豫,“我说大拿……李队,我们是在钢厂上班的保安啊,又不是警察,我们这是擅离职守知道吗。”

  “钢厂里不就是挖出点瓷片吗?”大拿说,“能有什么动静,黑小一个人守着就行了,我跟你说,钢厂马上就被房地产公司给收购了,到时候指不定要换人,我们好好表现,让 刘所长给我么说说好话,这饭碗还能端着。”

  二子一听,连忙说:“原来你想的是这个啊,这年头工作不好找,我听你的。”

  老沙心里就好笑,看来钢厂里的这个小伙子,脑袋都差根弦,钢厂地下都闹出大麻烦了,他们还一无所知,巴巴的跑出来帮着村民找孩子。怪不得几路人马都惦记着钢厂的事情,就好像一个傻子揣着一叠钞票,在街上晃悠。所有的人都眼红惦记上了,慢慢逼近,准备动手抢,可是傻子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

  三个人走到黑林子边缘,林子里暗的出奇。月亮也钻到黑云里去了,光线更加暗。

  老沙看见二子的身体在发抖,大拿也看见了,骂二子,“你怕什么,不是有我在吗?”

  “你也知道的啊,”二子又把刚才的话拿出来说事,“这林子晚上年轻人不能进,三十岁以下的都不行,我和黑小倒不是自己跑回钢厂,是找孩子的村民撵我们走的。”

  大拿说:“就你这点出息,走吧。”然后一头就顺着小路,走进林子里。

  老沙也跟着走进去,一进林子,老沙立即就觉得浑身发冷,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林子一定有问题,阴气重的很。

  二子在林子边缘,一时不敢进去,但是看见大拿和老沙进去后,渐渐没了身影,左右为难,刚好一声猫头鹰叫唤,二子吓得一哆嗦,连忙对着大拿和老沙的背影喊,“你们别丢下我啊,等等我。”然后就小跑着进入林子里。

  结果二子一着急,脸上就碰一根树枝,树枝上缠着蒺藜,把二子的头发给勾住,二子用手摆弄好久,大拿等不急了,过来给二子帮忙。手忙脚乱一会,才把树枝从二子的头发上给拉扯下来,把树枝和蒺藜都给掰断了。

  大拿正要把手上的树枝给扔掉。老沙突然喊:“别扔!”

  大拿拿着树枝问老沙,“咋了?”

  老沙指着大拿手上的树枝,“你自己看。”

  大拿这才看手上树枝和蒺藜,上面有一根弯曲的细细的枝条,凑近眼前看了。才发现,这个还真不是树枝,而是一个半圆形的玩意,二子看了,大呼小叫起来,“这不就是女孩头上戴的发夹吗!”

  大拿和二子就是低了头,在四周寻找。

  “你们在找什么?”老沙问。

  “找孩子啊,”大拿说,“这女孩的发夹在这里丢了,人说不定就不远。”

  “两孩子肯定不在这里。”老沙冷静的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大拿问老沙。

  “刚才二子跑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会被树枝和蒺藜给缠住?”老沙问。

  “他慌了呗。”

  “是啊。”老沙接着说,“那女孩跟二子一样,慌张的往林子里跑,所以头发被缠住,结果连发夹都不管了,你说她接下来是拼了命的继续跑,还是呆在这里不动。”

  大拿和二子一听老沙这么一分析,连忙点头,“对对,还真是这样。”

  但是二子觉得不对劲,询问老沙,“你说这两小孩明明知道林子里不该进,他们害怕林子很吓人,为什么会瞎了眼的往里面跑呢?”

  “这还用问吗,”老沙低沉着声音回答,“因为林子外面有让他们更害怕的东西。”

  二子一听,腿都要软了,连忙把手给扶在大拿的身上。

  大拿本来想说道老沙两句,但是又觉得老沙说的有理,把二子的手给推开,拿着女孩的发夹慢慢往林子深处走。

  老沙不停的打探林子里的环境,越看越觉得诡异,这林子里很多树,都是死的,净是树杆和枯枝,有树叶的树木还真不多。

  老沙就问,“你们来这里多久了。”

  “我三年了,”大拿说,“黑小和二子去年才来。”

  老沙差异的问:“你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就没听说过这林子的古怪?”

  “怎么没听说,”二子连忙回答,“听得多了去了,可是大拿不相信啊。”

  “都是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大拿说,“我是不信的。”

  老沙对二子说:“左右是走路,你给我说说。”

  “啊……”二子张了嘴,“在这个时候说这些……”

  “不管以前怎么看,”老沙说,“现在林子里出事了,该信的就得信。”

  大拿没好气的说:“那二子你告诉他吧。这黑林子到底咋回事。”

  二子颤巍巍就说开了,原来这黑林子就在虎符镇旁边不远,从古至今都没什么人进来过,这林子里从来没什么野兽飞鸟,经常就有人在林子边上看见动物的尸骸,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死在了林子边缘。所以当地人把这林子叫黑林子,意思就是里面都是黑森森的,一个活物都没有。

  当然也有人进去过,成年人进去一般都还好,可是也流传过年轻人进去就出不来。于是就成了禁忌,三十岁以下的人,千万别进去。

  还有一件事情也是个禁忌,就是不能在林子里砍柴火。这北方的农村,家家户户冬天都是要烧炕的,但是愣是没人敢在这林子里砍柴,只在附近贫瘠的山头上弄柴火。五十年代大跃进,土法炼钢,有几个大胆的公社成员不信邪,硬是要在林子里砍树。结果七八人进去,一根木头都没弄出来。人都吓得魂都没了,问他们看见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其中有个人吓傻了,现在在镇子上晃悠。

  老沙听了二子的诉说,心里盘算,这种地方,他以前也接触过,一般都是这样,有种科学无法解释的力量在作怪。然后出现很多奇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