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14章

第14章

  老沙说道这里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机给掏出来,然后插上耳机,调出收音机的频率,不过我的手机里面收音机的频道都调好了。无论怎么翻台,都是标准的电台节目声音。

  老沙突然拿了个东西在我手机旁边晃了一下,收音机的里的声音突然就变调,传出尖锐的啸叫声。

  我连忙把老沙的手推开,“我刚买的手机,三千多块呢,你不当个事情啊。”

  很明显,老沙手上拿着一个强力的磁铁,谁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东西,可能是从什么音箱里面拆下来的。

  “这个东西,就是我从那个林子带出来的。”老沙把他手中的东西给我看,我看明白了,是一块带着赭红色的石头。

  “矿石?”我问老沙。

  “不仅是矿石,”老沙回答说,“而且磁性非常强。”

  “哦。”我听了之后,就懂了,黑林子下面一定有个巨大的铁矿,所以石头上有磁性。

  但是虎符镇附近那个村子的村民,多少年来都不明白这个,就以为是黑林子闹邪性。

  我把我的想法给老沙说了

  老沙说:“这个石头是我从地面上捡的,并非地下的矿石。”

  “就算是露天矿,也不会地面上到处是这种石头吧。”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老沙在前面已经说过,六七十年代,之所以在虎符镇附近修建钢厂,就是因为有地址勘测队的人发现了这里有铁矿。

  老沙的这块石头,让我更有了兴趣。于是我继续听着他说下去。

  当时老沙说了这个黑林子里的磁场有古怪之后,二子没念过什么书,听不明白老沙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至少一点他很清楚,就是林子里和外面不一样。

  三个人就继续在林子走,老沙就听到类似于巨大喘息声,而且这种喘息声,声音还不小。老沙看看头顶,大拿说:“不是风声。”

  老沙点头,“你也听见了?”

  “难道这林子藏着大型的野兽?”老沙问。

  “不是一个单独的声音。”大拿站着不动,偏着脑袋凝听,“是很多个声音。”

  老沙突然发现,这个大拿的听力是超过常人的,比如现在二子看见他们两人对话,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惶惑的很。而老沙干这一行,本来就有点特别的本领,能听见这个模糊的声音,而大拿却能听出声音的细节。

  “距离我们不远了。”大拿说,“我们跟着这个声音走,就不会绕圈子迷路。”

  “万一是我们对付不了的东西……”老沙有点犹豫,“或者我们干脆就留在这里等天亮。”

  “我们进来是干什么的,”大拿摆摆手,“放心,我有功夫。”

  老沙心里想,你有功夫管个屁用。遇到未知的危险了,武功盖世都没辙。但是看见大拿已经穿过密集的树林,强行向着前方走去,也只能跟上。三个人勉强穿过树林,天生的月亮慢慢从黑云里又冒出来,光线亮了一点。然后眼前越来越亮。

  老沙这才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四五个火把。

  二子也看见了,连忙要喊。老沙一把把二子的嘴巴给捂住。

  火把是被人举在手上的,在火光的照射下,前方是一个空地,四周围着数目。这个密集的林子里,竟然有这么一个开阔的地方。老沙之所以不让二子喊出声,是因为,这些人的姿势都很古怪。

  他们都跪在地上。

  大拿相对比二子要冷静。招呼两个人和自己一样,都趴下来,慢慢向前面的空地移动。三个人就慢慢爬到了空地的边缘。老沙发现地面变了,自己前方,不再是刚才树林里的泥土,而是坚硬的石头地面。怪不得这块地方生长不了树木。老沙出于职业习惯,本能的打量周围的环境。看到前方的空地,差不多是个半径十一二米的圆圈。而且形状非常规则。黑林子里的数目就均匀的围着圆形的周边生长。

  这个空地不是自然生成,而是人为的地方。

  二子看见这些人的模样,就是脑袋再不好使,也明白有蹊跷了,他看了一会轻轻对老沙和大拿说:“他们就是出来找孩子的村民。”

  老沙和大拿相互看了一眼,都皱着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走丢两个孩子的事情,就不是刚才黑小和二子说的那么简单。

  老沙继续观察,看到那些村民跪在地上,两手合十,脑袋下垂,都十分安静。

  月亮的光线更加强了,天生的黑云仿佛在一瞬间全部散尽,月光照射在这片空地上,老沙突然发现,自己能看到的几个村民的脸上有问题。他们脸上黑乎乎的,再仔细看的时候,就分辨出来,他们脸上带着面具。

  就在老沙心中一惊的时候,一个村民站立起来。

  这下老沙和大拿同时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上的确有个面具,面具在月光下泛出赭红和靛蓝两种颜色,上面有两个巨大的眼睛和一对长长的獠牙。

  大拿反应飞快,早早的就把二子的嘴巴给捂上。果然二子看见这个面具后,就要惊呼,但是口鼻被大拿紧紧按住,只能发出细微的嗯嗯声,就是这个声音,在这一片静谧的环境下,老沙都觉得太大了。

  又有两个村民站立起来,他们脸上也戴着面具。然后三个人围着圆形空地的中央——也就是所有人匍匐跪拜的方向,开始慢慢转动。

  那个巨大的喘息声又出现了,现在老沙和大拿都听出来,这声音就是从每个村民的口中发出的。

  老沙示意,先往回退退,大拿明白老沙是有话要说。于是三个人又慢慢的在地上匍匐后退。退了差不多二十米,三个人才一口长气吐出来。

  二子结结巴巴的说:“他、他们这是、是在干什么?”

  “祭祀。”老沙冷冷的说。

  大拿不屑的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这种封建迷信。”

  老沙按了按大拿的肩膀,“听我说,你别看不起这些东西,流传了上千年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看出来是什么讲究了吗?”

  老沙问:“你们知道虎符镇这地界上,有寺庙吗?”

  “没听说过啊。”大拿回答,“除了附近有个塔林,再就是双柱山上各有一个佛堂,那都是好久之前留下的东西,这里根本就没有和尚。”

  “这村子里的人,一直都信这个,”老沙说,“可是他们不愿意让外人知道。”

  “那走丢孩子的事情又怎么说?”

  “他们也许就是用这种方式在找孩子。”老沙又说,“可能还有别的一些缘故。”

  “你刚才问这里有没有寺庙,”大拿奇怪了,“他们不是和尚啊。”

  “他们这是藏传佛教,”老沙解释,“和我们平时见到的和尚不一样。”

  “我们这里距离西藏一两千公里呢,”大拿说,“拿来的西藏人?”

  “我看他们的做法,”老沙说,“这阵仗,他们世世代代就是这样过来的。”

  “你说他们是西藏人的后代?”

  “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有关系。”老沙心里很想把古墓的事情说出来,这样才勉强能说通。可是这种话不能跟大拿说,说了自己的身份就暴露了。

  老沙正在犹豫,突然听到前面的空地上的村民一片喧哗。一个老人的声音在大喊:“有外人!”

  老沙和大拿面面相觑,然后看向二子,二子连忙摆手,轻声说:“我做什么啊,我就安静的听你们在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