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19章

第19章

  老沙回头,看见泵机房里在往外出水,赤红的液体,从门口流出来。老沙不清楚那是血还是水,只能勉强看到那液体中有什么在游动,露出一个个细长的划痕,不时有咕嘟嘟的声音传出,水表面因此鼓出很多白色水泡。

  老沙明白了,那地上的血脚印,是因为黑小身体被赤色的水淋湿之后,踩踏地面就会留下那样的印子。而且不知什么原因,黑小的鞋子掉了,每个脚印都能清晰的看到脚趾。

  看清黑小的去向之后,老沙没敢停留,赶忙追上去。黑小跑去的地方,是钢厂的连铸机车间,那里面的机器全都卖得差不多,但还有不少零星的钢管、机械器件。进去之后,会有两架独立钢桥,距离下方的地面两三米高,机器撤走后,钢桥上每隔不远,就有缺口。

  老沙进去过一次,车间里的电网都已拆除,那里面摸黑没法走路,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严重的话,极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

  黑小肯定是吓傻了,所以情急之下,跑进去。

  老沙走到连铸机车间外,听到里边的钢桥因为有人过路,在啪啪的响。老沙没有着急追进去,而是返回到保卫科的办公室,想重新取个可用的手电,这样进去找人,才能保证自身安全。

  老沙走到办公室门外,忽然听到里面有悉悉索索翻东西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里边!

  老沙当即减缓脚步,心想大概是有蟊贼看到钢厂没人,趁机进来偷点什么。老沙做惯了贼,对贼的心理有一定把握。确定里边是一个人之后,一脚就把办公室的门踹开,并且大喊一声。一般做贼的心里素质都很差,被这一通喊,肯定会吓得夺门而逃。

  这保卫科办公室只有一扇门,蟊贼听到声音,肯定会往这门边来。

  因此老沙喊过之后,没有急着进屋,而是缩在门口,准备等贼上门。

  谁知房内又悉悉索索一阵,并没有人走出来,随后就听到有铁皮门哐当一响,再没任何声音。

  老沙进屋,在门口打开灯。

  他这时发现,地面上竟然有很多水渍。他沿着水渍的路线看去,最终视线落在一个铁皮门的储物柜上。

  那蟊贼比老沙想象中的还笨,因为他不只自投罗网,还把自己藏在铁皮柜里,王八进瓮!

  老沙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猛得拉开铁皮门。

  里面那人用手扯着铁皮门里边的把手,被这一拉扯,顿时滚出来。

  老沙当即一个擒拿手,扣住对方手腕,将他压服在地上。

  “不要害我,不要害我……”地上的人大声哀嚎哭喊。

  老沙听到声音,赶忙松开,望着地上的黑小说:“怎么是你,你怎么跑到这里?”

  黑小吓傻,被老沙松开之后,缩到角落里,双手做出防范的动作,全身哆嗦,害怕到极点。

  老沙看着他这副模样,心猛得悬起来,他看到了黑小的衣服湿透了,是刚被水淹过没错,可他脚下穿着湿漉漉的鞋子。

  老沙感到背脊没来由一阵发凉。

  赤脚奔跑,进了连铸车机车间里的那是谁?或则说,那是什么东西?

  想清楚其中关节,老沙清楚一件事:在钢厂里,今晚不只两个人,还有第三个人。

  也许是个来探古墓的同行,刚好和他们躲在泵机房里,然后遇到阴兵过道,水泵炸裂之后,趁机逃走。

  这是老沙能做出的最合理的解释。但问题是,泵机房并不大,要躲在里边而不让他发现,这个人的本事得很高很高。

  除非,那人是从水井里出来。

  这么一想,老沙又感到惊悚,因为水井里他去过,下面有水,要从里边出来,那就不可能是正常的人。

  思来想去,老沙原本想明白的解释又变得解释不通。

  “黑小,你醒醒……”老沙决定不乱想了,要得到证实,必须去亲自看一看。现在唯一对钢厂比较熟悉的是黑小,他必须得到黑小的帮助。

  黑小迷糊一阵,被老沙的耳光扇醒,醒来后,抓着老沙的手臂,哆嗦喊着:“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

  “别自己吓自己,说不定是眼花了!”老沙不许他再胡言乱语,“大拿让我们看好钢厂,我们得做好本分,走,我们去看看,别有人趁机进来偷东西。”

  “我不去,我真的看到了,他就在我眼前不远,我开始以为是你,但我忽然看到他眼睛里冒出红光……我们要报警,让警察来管这事!还有大拿,这小子根本就当不了队长!我要投诉他,撤他的职,他偷偷跑了,害我一个人在这里撞鬼!”黑小语无伦次的说道。

  老沙拿他没办法,黑小这滑头,连大拿的话都不怎么听,别说听他的话。

  现在老沙最想弄清的一件事,就是连铸机车间的那人是谁,其实这时候,他本可以一走了之,但长年累月做保安,给他养成了一个惯性思维。

  保安的职责,就是替业主看管财物,防火防盗。虽然他自己也是个盗,可这时候,他把自己定位在保安的位置上。

  他得去把入侵到他管区的那根刺拔掉,才舒坦。

  “走,别在这叽歪,大拿他们情况不比我们好,等他回来,你怎么收拾他都行,但现在,我们有事情要做!”老沙不跟黑小啰嗦,拿了手电,一把提起黑小的衣领往外拖动。

  黑小不想去,本想挣扎,但老沙一顺手把保卫科办公室里的灯关掉。

  “等下,去就去,我拿根手电。”黑小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包裹,吓得没有主意,顺从的跟上老沙。他不只拿了手电,还拿了警棍电棒,为自己增加勇气。

  两人朝连铸机车间走去,都没说话,老沙手拿电筒,照着地面上的血脚印。

  看得久了,他暗暗骂自己不够细心,不然的话早该发现问题。

  他跟黑小两人身上沾了井水,但脚印根本不是血红色,而且因为温度比较高,很快就干燥。地面上的血脚印却没干。

  老沙在车间门口处蹲下,他发现那里的一个血脚印上面有一块皮肤,皮肤刚脱落,表层还有新鲜的肉脂。

  老沙忍不住用手摸向血脂,刚一接触,就感到火辣辣刺疼。

  “前面有东西!”黑小正拿着手电一阵晃动,对老沙轻声说。

  老沙抬头望去,看到钢桥对面的楼门处,一个黑影飞快的闪到门后,消失。

  “你往上,我往下,追。”老沙站起,朝前跑动,从钢桥上一跃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