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20章

第20章

  对面钢桥尽头,是一扇门,门后则是一个可上可下的楼梯,楼梯向上可以通到楼顶天台,没有其他退路。下面则有一扇后门,能通到厂房外面。

  如果是要逃跑的话,那人一定会往楼下走。但以防万一,老沙还是让黑小往上面去追。

  跳下三米高的钢桥,老沙并没有直接落地,而是施展手上的功夫,贴住墙壁,朝下滑去,落地之后没有片刻迟疑,朝对面猛跑。

  车间比较宽,大概有五百米,老沙用了真功夫,很快跑完,打开门后到了后门处,后门竟然被人用铁链条锁死。

  老沙记得自己上次来巡视的时候,还没有那道门锁,看来应该是大拿的杰作。知道今晚人数不够,该用锁的地方都给锁上。

  这样,对抓那神秘人有好处。

  神秘人没有如他所料下楼。

  老沙顺着楼梯往上跑,到了二楼拐角,看到血脚印再次出现,通往楼顶,老沙继续追赶。不歇气一直追到楼顶。

  楼顶上通往天台的门同样锁起,一把拳头大小的锁,指头粗的钢索拴着,没有打开。

  门前有几个血脚印,对着门外的方向,没有折身返回的印子,反而是门上有两个血手印。

  那神秘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仿佛是穿门而过。

  老沙站在门前猛吞口水。这实在太匪夷所思。

  黑小也跑了上来,站在门口发呆。

  “你有钥匙吗?”老沙呆立一阵,问黑小。

  “这门是大拿亲自锁的,钥匙被他随身携带。”黑小回答,“我说对了吧,的确是闹……”

  “不要说了,我脑子很乱。”老沙打断他的话,“你赶紧去喊其他人来钢厂集合,好好巡逻,但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太邪性,我说了别人也不一定信。”黑小说。

  “你要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看这事不简单,说出去,别人会对付我俩,说不定要杀我们灭口……”老沙恶狠狠的把黑小按在墙上,威胁道。

  黑小被老沙的眼神吓住,连连点头。

  黑小出去找其他保安回来看钢厂。老沙趁着机会,用拖把把地面的血脚印都洗干净,尽量把一切还原,唯独留下了连铸机车间那条楼道里的血脚印没有洗,他觉得很有可能还有用处。

  他又在办公室找到大锁和锁链,把车间里上下楼道的大门锁紧,以防给其他人看到。

  做完这一切,天快亮了。

  大拿仍然还没回来。老沙知道,大拿不会猜不到他出了事,没有赶回钢厂,只有一个原因,大拿走不出黑林子。

  也许是迷路,也许……已经被那些村民发现。

  在其他保安来之前,老沙找到机会溜出钢厂,找到神偷在的宾馆。

  刚一敲门,神偷就把门拉开,老沙看得出来,神偷和嫣儿也是一晚上没睡觉,通宵在做事。

  “我以为黑林子够诡异,没想到钢厂里更邪性!我早说过那地方不对劲,被我猜对。”老沙坐到椅子上,开门见山说。

  “你发现什么?”看老沙表情,神偷皱起眉头。

  “阴兵过道。”老沙说到这四个字,仍感觉心有余悸,“不止这样,还有更神秘的东西。”

  “阴兵过道算不得什么,科学能解释。”嫣儿浅笑,手上转动钢笔,“你的胆子怎么变得越来越小了?”

  老沙觉察到嫣儿语气里的轻视,顿时明白神偷把黑林子里的事情给她说了。

  “不是我胆子小,是的确出了大问题,我们情况未明,这一仗,打得十分冒险。”老沙有点火气。

  “其实老沙,你有没想过,有守陵人的古墓,里边的东西,一定更完整,更有价值。”神偷说。

  “你是不是听了她的蛊惑!”老沙霍然站起,指着嫣儿质问。昨晚上,神偷听到有守陵人时,本有退走之心,现在这么坚定,肯定是听了嫣儿的话。

  嫣儿神色没变,继续转钢笔,双眼盯着前面的电脑显示屏。

  “我们都快老了,不趁着现在手艺还没丢,大捞一把,以后想捞也没机会!凭我们三人联手,难道还有办不到的事?以前那次,不是得手了?”神偷苦劝老沙。

  “那一次我们只差一点就栽了。那是运气好,我们不会永远有那么好的运气。”老沙不顾嫣儿在场,把上衣脱下,给神偷看。

  “你怎么耍流氓!”嫣儿赶紧侧目,嘴里大骂。

  神偷看见老沙胸口的伤,还没来得及包扎,那是昨天晚上水井炸开,被钢片划到。老沙又转过背,把背上撞到的瘀伤给神偷看。

  神偷看了,默默不说话。

  老沙说:“古墓还没进,我就成这样……”

  嫣儿没好声气的说:“那是你本事不行,怪得了谁。”

  “这件事,我不干了。神偷,兄弟不仗义,对不住……”老沙拱拱手,穿上衣服扭头就走。

  走出门外,老沙就听到嫣儿在说:“这人怎么这样啊,做事半吊子,没有一点江湖规矩,难怪到这把年纪还孑然一身,混不出名堂。”

  神偷说:“不能怪他,这件事本来就跟他没关系。我们的确是强人所难。要不是我对你有承诺,我也想撤了。这笔买卖有难度……”

  “现在所有的电子仪器都出了问题,那么贵重的探测仪,也是时灵时不灵,这钢厂地下,肯定存在影响磁场的东西,十有八九就是古墓里的某种物品,这件物品肯定价值连城,足够我们下半辈子无忧无虑生活……”嫣儿说。

  老沙正往下走,隔得远听不清,他也不想偷听,他现在想得很清楚,等在虎符镇办完最后一件事,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