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21章

第21章

  听到这里,我笑着问老沙:“你是被阴兵过道和血脚印吓到了吗?”

  老沙抽了口烟,把烟气吞下去,良久没有吐出来,“说不怕,那是假的,没有谁遇到那种事情会不怕。但还不至于吓得跑掉。”

  “那你有了离开的心思,是因为那些守陵人?”我很好奇老沙为什么想走。

  在我看来,老沙胆子很大,至少在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有退却的心思,就譬如说我,如果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一定会想继续探个究竟。

  守陵人,阴兵过道,神秘古墓……任何一样,都值得好好探索一番。

  毕竟这些东西可遇不可求,有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遇上其中一件,老沙运气好,一晚上什么都遇到。

  老沙说:“一开始,我就不停的跟你强调过我的直觉。直觉让我走,是一部分原因,守陵人的存在,是一部分原因,但最大的原因,是我终于看清前人修建钢厂的真正目的!”

  我静静的望向老沙,想了一会儿,有什么在嘴边呼之欲出。

  老沙也许是看到我眼中的光芒,明白我猜到,当即笑着说:“对,就是那样。”

  我兴致勃勃的说:“就当前来看,钢厂里有钢铁,水,炉火,土和木,当然也不缺少,只要用一定的规律排列起来,就是一个五行阵,我对墓葬风水不太懂,但我知道阴阳五行,是墓葬中极为看中的东西,特别是北方,少数民族崇尚自然,遵循五行相生,生生不息的道理。但从钢厂建立的时间来看,这个五行阵不可能是古墓的一部分。它是后来才建造,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它跟之前的卐型钢管一样,起到的是镇邪的作用。”

  老沙点头:“我跟师父学了点皮毛,所以发现这个事实,无论是钢厂的建筑外形,还是通水钢管引导水流的走向,甚至是地下及周边水流的走向,以及高炉转炉的暗访位置,都经过特定的规划,这与一般的建筑规划不同,走的是风水里面的路子。”

  “现在显而易见了。地下的古墓肯定不简单。”我说。

  “尽管我意识到,可我没有走掉。”老沙轻叹。

  “说实话,除了好奇你想走的原因,我更好奇你为什么又留了下来。”我说。因为我清楚老沙做出离开神偷而去的决定,并不容易,既然这么做,一定是深思熟虑,除非是更重要的原因,他才会留下。

  而这个原因,不会是因为神偷。在老沙决定离去的时候,他是想让神偷和嫣儿脱身。没有他,神偷和嫣儿不可能下古墓。换而言之,他们两人成不了事,也就不会有危险。

  “黑林子。那个地方,是我陷入虎符镇这件事里不可自拔的关键点。”老沙吐出一口烟,接着又吸一口。

  我忽然发现,老沙手中的那支烟,燃烧得很缓慢,一支烟,将近十多分钟还没抽完。

  老沙来到钢厂,喊了四个年纪超过三十岁的保安,再次去到黑林子里。他们虽然过了三十岁,但都不敢去黑林子,直到老沙说大拿和二子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并且,说了他亲自去过,并且全身而退的事实之后,那四个保安才犹犹豫豫的跟着去。

  至于那些村民是守陵人,黑林子是他们搞的障眼法,老沙则隐瞒没说。

  老沙之前做过记号,沿着记号,五人很快就摸到黑林子深处,村民曾经祭祀的空地处。

  一到这里,老沙心说坏了,空地上没有人,大拿和二子不见踪影。那个埋着石敢当的坑被人重新盖上铁板,铁钉也打回去,并用土掩埋起来。

  “是不是带错路?”一个保安问老沙。

  老沙摇头,说:“就是这里,不会有错,大家分头找找,记得不要发出太大声音,也别走太远。”

  一个保安不耐烦的打断:“我们都知道,你是外乡人,那里有我们清楚。”说着,保安们就两两分开,去找大拿和二子。

  老沙仔细观摩附近,看看有没打斗痕迹,大拿有功夫在身,一般人对付不了,就算被人制服,也会留下很多的线索。

  结果却超乎老沙预想,周围没有任何搏斗过的迹象。

  没多大一会儿,保安们陆续回来,都表示没有看到人,其中一个保安急切的说,身上很痒,要回家洗澡。

  老沙看他脸上果真起了不少小红包,不知道是被蚊虫叮咬,还是过敏,被挠得很厉害,不知不觉间就抓破皮,却浑然不知,继续抓挠,挠得满手是血。

  “你刚刚有碰什么奇怪的东西?”老沙问。

  那保安想了下,就说:“我什么也没做,就喝了口水,然后没多久就感觉痒。”

  跟那名保安一组去的另一保安点头,说的确是这样。

  “奇怪……怎么不痒了。”先前那保安说,此刻,他的脖子划拉开一道口,往外渗血,可他似乎也不痛,也不担心,只是不停的用手在脖子地下抹,仿佛那不是血,而是汗水。

  其他保安都吓住,距离他远几步。

  老沙明白这保安中了毒,甚至导致神志不清。

  “你们赶紧送他去医院,晚了,会出大事。”老沙交代道。

  “我们要怎么出去?”一名保安环顾四周,“哪里有记号?”

  老沙一怔,望向之前在树干上用刀刻下的记号,那些记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林子里看不见太阳,四周看起来也都差不多,根本没办法分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