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29章

第29章

  老沙心里有事,匆匆吃了早点,就向黑小和二子告辞,自己走到镇上。

  镇上的一些居民正在三三两两的议论钢厂冒水的事情,都是一副神秘的表情。老沙故意走进听,隐约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底下的东西要被放出来了……”

  “前些日子,挖出瓷器就不是好事……”

  “旁边山沟里的村子,那个神棍就说过那个挖掘机的司机要倒霉……”

  “那司机真的倒霉了,现在疯了,在镇上呢……”

  “对啊,天天在垃圾堆翻东西吃,要不是大龙家常菜的老板看他可怜,他早饿死了……”

  这几个居民看见老沙正在偷听他们的话,立即就不做声了。

  老沙尴尬的走过去,在街上又转悠了一圈,来到神偷和嫣儿的房间门口。

  老沙想了想,轻轻的敲门。

  没过多久,门开了神偷带着老沙走进房间。老沙看到神偷脸色苍白,神情低迷,房间里一片狼藉,设备的外壳都被拆了,零件和电线裸露出来,都被摊在地上。嫣儿就在这堆设备中间跪着,用手一个个的摆弄。老沙也看到本来放在桌上的笔记本也被拆开。

  “遇到麻烦了?”老沙问神偷。

  神偷说:“东西都坏了,这些设备突然出现了问题。”

  “这些设备到底是做什么的?”老沙实在是忍不住问了,“你怎么跑到林子去安装什么探测头,是不是就是这个玩意。”

  神偷和嫣儿的眼神交流一下,老沙急了,对神偷说:“昨天晚上林子里的事情,你也已经看到了,这事如果你们两人还是这么对我藏着掖着,我就真的没必要再跟你们合作下去。”

  嫣儿笑了笑,“老沙不是说不懂这些高科技吗,既然想知道,我们哪有不答应的。”

  神偷就向老沙解释,这个设备是从一个外派非洲的地勘技术员手上弄来的设备,是专门用于底下勘测矿藏的东西。但是一般这种设备都很笨重,通过强大的机械震动,再接收返回的震波,根据返回震波的变化,就能分析地下几千米深度的矿藏。不过现在弄出来了这种小型的设备,不需要那么大的功率,只需要在不同的地方安装一个小探测头就行,工作原理和大型的探测声测设备是完全一致的。

  由于这种设备还没有推广,所以分析软件也只能去找专业的软件工程师来做。前几天嫣儿发现电脑里的软件不稳定,导致无法正常运行。没想到现在,连设备本身也莫名其妙的损坏了。

  老沙想都不想,对神偷说:“这个还需要她着原因吗?事情不是明摆着这里。”

  神偷说:“我明白的你的意思,你说得是林子里的磁场有问题,可是这里距离林子还老远呢。”

  老沙一字一句的对神偷说:“别说林子,也别说钢厂,就是这个虎符镇,估计都有古怪。”

  神偷和嫣儿听了老沙的话,沉默一会,老沙明白,他们是不可能退出这笔买卖了,老沙就问:“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既然这个虎符镇和钢厂地下有发生了这么多古怪的事情,就证明下面的东西会非同一般的值钱,你们很缺钱吗?”

  神偷看了看嫣儿。

  老沙懂了,“你们打算做完这一单之后就洗手不干了。”老沙点着头无奈的笑笑,“你们两个人都已经打算好了安安心心的过下半辈子,所以就指望这个生意一劳永逸。”

  神偷说:“老沙,你我都不小了,你也该想想以后,我们这次,也给你算了一份,能够让你舒舒服服的过完下辈子,不再舔着刀口过日子。”

  老沙心里有点感动,随即就问:“其实你们来的目的根本就是不是那些青花古瓷,对不对?”

  “是的。”神偷默认,然后看着嫣儿说,“其实这个地方,是嫣儿我们过来的,我们的目的,的确不是青花古瓷,下面有更值钱的东西。这个东西,我们拿到手了,我和嫣儿就消失,你也可以。”

  “如果能告诉我一件事情,”老沙说,“我就答应你们,不退出。”

  “你问吧,”神偷说,“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应该有秘密。”

  “你们退休之后,打算去哪里?”

  神偷呆了一下,他没想到老沙会问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他仍旧很犹豫。

  “我不会吐露你们的下落,”老沙说,“我就是好奇而已。”

  “南美。”嫣儿在一旁说,“玻利维亚有个天空之镜,我们打算在哪里定居。”

  老沙问这个问题本来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他根本就不关心什么国外的地名。既然这样了,老沙就对神偷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合作的第一单生意?”

  “记得,”神偷说,“当时我们两人还不认识,在那个古墓下交手后,必须得合作才能逃出来。”

  “是啊,”老沙回答,“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那个守墓的人。”

  神偷听老沙说道这里,也在回忆他们当初的经历,“是啊,谁知道那个古墓里会有个活了几百岁的守墓人,差点没把我们给弄死。”

  “那个古墓我们最终没有把关键的东西拿走,只是拿了另外一件东西。”老沙说,“因为我们两人当时商量过了,如果我们动那件最重要的玉如意,那个守墓人一定会跟着我们一辈子。”

  “那个几百岁的守墓人,守着的就是那个玉如意。”神偷说,“也不知道那个玉如意到底有什么讲究。”

  “虎符镇钢厂下的东西,”老沙慢慢的说,“很可能和那个玉如意的性质差不多。因为这里的守墓人比那个几百岁的守墓人更厉害。”

  “你去过地下了吗?”神偷焦急的说,“你怎么能不通知我自己去行动。”

  老沙摇头,“守墓人不见得就会在地下。”

  “我们当年遇到的那个守墓人,就是靠着在地下冬眠,在完全封闭隔绝的环境下,才挺过了几百年不死,如果在地面上,气候和环境是不允许的。”

  “我不排除钢厂地下会有这种依靠身体缓慢新城代谢的守墓人,”老沙说,“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地面上的确是有守墓人的。”

  “而且不止一个!而是一个村落的人!”神偷终于被老沙点醒。

  嫣儿茫然的看着老孙和神偷。

  神偷苦笑着说:“我昨晚在林子遇到了一群人,老沙当时也在。”

  老沙接着说:“我早上去了那个村子,很明显的,那个村子都是一个宗族,而且领头的那个非常厉害。连当地的派出所所长都忌惮他。”

  神偷说:“地面上的人不可能做到几百上千年不死,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代代延续下来,并且开枝散叶,守着陵墓。这种守墓人要守的东西,都是很不一般的。”

  “守墓人不准确了。”老沙纠正神偷,“他们是守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