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1章

第31章

  大拿本已经酒劲上来,有点微醺,他也感受到了房子的震动,但是刚才他并没有摆开架势,他正在有点质疑的震动的时候,保安值班室的木门,咚咚的响起来,声音之大,门梁上方的灰尘簌簌掉落。

  老沙懵了,看着大拿。

  “大拿!大拿!李队!”门外传出声音,“出事了,出大事了。”

  这声音是二小的。

  大拿没好气的大声回应:“你是想把房子给拆了吗,这么大声干嘛?”

  老沙走过去把门开了。一看外面站了一群惊慌失措的保安,都面如土色。

  二子说:“黑小、黑小出事了。”

  “慢点说,”大拿瞬间酒醒了,“慌什么,你们不是在泵机房去打扫地上的水吗?”

  “泵机房的水井塌了,”二子要哭了出来,“黑小下去了。”

  “他掉下去了?”大拿问,“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是,”二子焦急的说,“是他自己钻下去的。”

  老沙一听,心里暗自念道,来了,该来的真的来了。

  “马上带我去看看,”大拿连忙把保安的帽子带好,拿着警棍,走出门口。老沙也跟着他走出去。在一群保安的带领下,向着泵机房的方向走去。

  一群保安走在路上,老沙注意到,头顶那些高架钢梁上的管道,某些地方正在滴水,而且能听到一种空气抽空的声音,这个声音来自于管道内部,距离泵机房越近,这个尖锐的空气尖啸声就越明显。这些保安也都听见了,让他们更加的不安。

  地面上湿漉漉的,还有打扫过的痕迹。

  走到泵机房跟前,这个巨大的空气对流声震耳欲聋。保安们都不敢走近泵机房,都驻足在屋外,畏缩不前。大拿不顾太多,走了进去。老沙也走进去,但是进门之后,紧紧的把靠门的一个把手死死拉住。

  现在大拿和老沙都看清楚了,泵机房机井的位置陷下去一个大坑。两根巨大的管道,本来是封闭的钻入地下,但是现在,管道从大坑的正中间,直直垂下。

  风呼啸着从泵机房外面灌入,吹入到大坑内。

  老沙抓着把手,没有被风给带动,但是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风的力道。不过大拿没有这个困扰,而是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到了大坑旁边,然后蹲下来,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地陷。

  风吹的小了一点,大拿向老沙招呼,让老沙走过来。老沙松手试探两下,觉得自己能够保持平稳,然后就走到大拿身边。两人都小心翼翼的跪下来,看着眼前的地陷。

  这是一个圆形的地陷,直径有七八米,老沙突然看到,地陷的边缘非常的规则,用手摸过去的时候,发现这个地陷根本就是一个钢制的圆井,看来大拿也注意到这点了。

  两人把头慢慢探到圆井的上方,看见下面黑漆漆的深不见底,身边的风呼呼的向下灌入。发出咕隆的声音,和野兽吞咽食物一样的恐怖。

  大拿指着圆井的一侧,老沙看见了,这个钢制的圆井,有一列焊在井内壁上的钢梯,延伸到地下,也是看不见尽头。

  这个圆井,根本就是不是什么地陷了,而是泵机房上方的掩饰掉落。让这个布置给显露出来。

  老沙心里忐忑不安,这么大的布局,当年修建钢厂的人,到底是个什么大人物。

  耳边的风声还是在呼呼作响,大拿和老沙走到泵机房外。大拿问二子,“黑小怎么下去的?”

  二子回答:“泵机房不是一直往外冒水吗,我们一直在外面打扫地面,把水扫到沟渠里去,外面的水打扫的差不多了,我们最后就打扫泵机房,泵机房已经不冒水了,我们就慢慢打扫。结果正在清理的时候,泵机房的地面就开始发出咔咔的声音,我们吓到了,就都退出来。然后……”

  “然后泵机房里的这个地陷大坑就出来了是不是?”大拿说,“你们报警没有?”

  “打了110,”二小回答,“不过警察说要过两个小时才能过来。”

  “两个小时,”大拿急了,“黑小的尸体都找不着了。”

  “他不会死的。”二子低声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不是掉下去的……不信问他们。”二子把头看向其他的保安。

  “这个大坑出来后,我们都吓住了,都不敢靠近,”一个保安插嘴,“可是黑小突然就跟疯了一样,冲到泵机房里,我们都没反应过来,他就走到了地陷旁,我们看见他自己爬下去的。”

  大拿问:“他爬下去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黑小回答,“他中邪了,爬下去的时候眼睛都是直的,还在哈哈的大笑。”

  大拿看了看老沙,“我们等不了警察过来了。”

  老沙无奈的笑笑,刚才和大拿交谈几句,本意是套一点他的口风出来,并且也暗示自己也有跟大拿一样的困惑,没想到这么一个交心的话,让大拿把自己当做朋友了。看来在大拿的眼里,既然是朋友,那就要一起去出生入死的,这是他们当兵的臭毛病。不过大拿也是有分寸的,他既然知道老沙的身手不错,就不愿意让别的保安跟他下去涉险。

  大拿看了看四周,对着保安说,厂里不是有工具房吗,马上找两捆绳子,和两个矿灯帽过来。一个保安飞快的跑了,隔了一会,真的扛了两捆绳子。大拿也不啰嗦,把绳子在自己的身体上绕了两圈,然后把矿灯帽戴上,老沙也照做,然后两个人就走到泵机房里的圆井旁边。

  “我们慢慢的爬下去,你们跟着节奏放绳子,”大拿说,“如果绳子突然绷紧,你们就拉我们上来。”

  大拿说完,立即就顺着圆井内壁的钢梯,一下一下的往下爬。老沙也跟着爬下去。

  老沙爬到圆井下,矿灯帽上的灯亮着,老沙眼睛只能看着眼前的钢壁,不看也就罢了,当看了之后,老沙心里抽了一口凉气。整个钢壁上刻着有东西,但是不是花纹和壁画,而是文字,整个文字,老沙去一个字都看不懂。

  老沙连续向下爬了好几步,发现钢壁上镌刻的文字没有消失,也就是说,整个钢制的圆井,内部都刻满了这种看不懂的文字。

  老沙曾经在西藏去过,为了一个转经筒,现在老沙心里就无端的想起了那个转经筒,因为他当时听人说过,有一种转经筒的咒文不是刻在外面的,而是翻转过来,刻在内部。

  老沙心里暗自发毛,和秘密的宗教打交道,是他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