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2章

第32章

  老沙给我说到这里,我突然打断老沙,“你说什么,转经筒,还是翻转卷过来的?”

  “是的。”老沙说,“我和你认识之前,在西藏去过一次,是一个小买卖,国内的一个收藏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信了密宗,于是想收藏一个黄教的转经筒。这件事情不算困难,我到了西藏的林芝地区,在靠近尼泊尔的边界,找到一个黄教的喇嘛,根本就没出手,和那个喇嘛谈了几天,喇嘛就个送给我一个转经筒,我拿回去给那个收藏家挣了点钱,整个过程没出什么意外。”

  我听到这里突然笑起来,“老沙,你的路数好像是发丘呢。”

  “什么发丘,”老沙突然说,“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是发丘的路数。”

  “当年带我的师父,提起过几次这个词。”老沙激动的说,“这是个什么意思?”

  “发丘是盗贼的一种,你干这一行,自己都不知道?”我好奇的说,“发丘这种路数呢,就是半商半偷,能用买卖做成的事情,就用做买卖的方式去完成。买卖做不成的事情,就去用偷盗的办法,实在是偷也偷不到了,就去抢。”

  “怪不得我师父跟我说起我们干这行,一定有好跟人说是做买卖呢,”老沙恍然大悟,“就是分大买卖和小买卖而已。”

  “有些盗贼,只会去偷盗的。”我说,“盗亦有道,路数很多种,我只是没想到你自己不明白自己的传承。”

  “你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东西的。”老沙好奇的问。

  “现在网络发达了,”我对不屑的说,“想知道什么,网上都能查到,还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你,清清楚楚。我是写小说的,当然要懂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我的师父是发丘的路数……”老沙苦笑,“是的,他就是这么教我的,能买的东西不要偷,能偷的东西不要抢,做小买卖四海为家,做大买卖买铺开店。看来电脑是个好东西,我当时就有点小看嫣儿。”

  我听到老沙说到这里,心里隐隐的想到一件事情,可是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我努力去想把这个念头给抓到,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于是我对老沙说:“还是说说你提到的翻卷过来转经筒的事情。”

  “翻卷过来的转经筒就是那个黄教的喇嘛告诉我的,”老沙继续说下去,“我和一见如故,我们谈的兴起,说了很多东西,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关于翻卷转经筒的事情。”

  “看样子给你说的很详细了。”

  “没有,”老沙说,“他就说了一句,遇到翻转的转经筒,就是把咒文镌刻在内壁的转经筒,是用来压制厉鬼的。”

  “就说了这么一句?”

  “是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老沙说,“所以当时我爬到十几分钟的时候,发现这个圆井实在是太像一个转经筒了,中轴就是两根粗大的钢管,圆井的外壁就是转经筒的外壳。我不认识的咒文,刻在内壁,心里就很担心。”

  “你们爬了十几分钟,”我算了算,“我在工地上呆了几年,爬烟囱的人十几分钟能爬五十米,往下爬的速度会更慢一点,但是你和那个大拿都是有过人身手的,应该爬了七十米左右。”

  “你算的大致正确。”老沙说,“后来我们测量过距离。”

  “但是有个问题,”我指出来,“前面爬下去的黑小,因为他不是受过训练的工人,也没练过功夫,按照他的速度,你们应该能在十几分钟后追上他——如果他是自己爬下去的话。”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老沙说,“我们还真的遇到了黑小,但不是在钢梯上。”

  老沙和大拿当时顺着钢梯向下爬了七八十米,老沙看到圆井的内壁仍旧是密密麻麻的咒文,心里越来越担心,那个黄教喇嘛给他说的事情。

  就在老沙心里发毛的时候,大拿在下面突然大叫起来:“老沙,你看,你快看。”

  老沙连忙在在圆井里四处张望,这就看到圆井中央的两个钢管中间,夹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黑小无疑了。钢管之间的罅隙很窄,黑小夹在中间,也滑不下去,但是身体也抽不出来。

  大拿对着黑小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黑小暂时没有回答,大拿对老沙喊:“这个怂货看样子晕过去了。”

  “我没晕,”黑小突然说,“我醒着。”

  “你本事大了,”大拿喊,“自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黑小身体在两个钢管的夹缝里,看样子已经吓得够呛,对着大拿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这个地方。”

  “不是你自己爬下来的吗?”

  “没有啊,”黑小带着哭腔回答,“我本来和大家一起打扫泵机房,突然就看到地面塌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夹在这里,我都喊了好长时间了,嗓子都喊哑了。”

  老沙一听,黑小的声音的确是有点沙哑,他想到刚才黑小在黑暗里声嘶力竭的呼救的样子,虽然情形诡异,但是还是忍不住好笑。

  “先别说了,”大拿喊,“老沙,我们把他弄上去。”

  “怎么弄,”老沙回答,“他距离我们好几米呢。”老沙说完,又看了看身下无底的圆井,矿灯微弱的光芒,根本就找不到底部,向下看,只有一篇黑暗。

  “我来弄。”大拿说完,身体翻转,手臂倒扣着钢梯,身体紧绷,老沙明白了,大拿是个有功夫的人,能够突然发力,跳跃到对面的钢管上。老沙刚刚想到这里,大拿就猛地跳跃过去,这种动作完全是不符合人体运动生理的极限的,这就老沙和大拿说起过的,不能外传的秘密武术其中的一种吧。大拿跳过去后,双臂紧紧扣住钢管,慢慢往下滑动,滑到黑小的身边,慢慢的把黑小从钢管的夹缝里往外拉扯。黑小吓得惊慌失措,连忙抗拒,“我不能出来,出来就掉下去了。”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大拿大声骂黑小,“你不出来,就夹在这里等死。”

  老沙看见,大拿一个胳膊已经腾出来,拉扯黑小,支撑他身体的是另外一个胳膊,这个钢管的直径是八百公分的,一个胳膊无法环绕过来,看来大拿的胳膊能够仅仅的吸附在钢管上,这个功夫老沙自己也会,但是他必须四肢齐用,用手心和脚踝的力道支撑自己。从武艺上来看,大拿远远超过老沙自己。

  大拿把黑小终于给拉出来了,一个胳膊稳稳的把黑小给揽住,对着黑小喊:“把我身上的绳子绑到身上!”

  黑小抖抖瑟瑟的把绳子给一圈又一圈绕在腰上,然后打了一个死结。

  大拿问:“好了吗?”

  “好了。”黑小回答。

  大拿手一松,黑小的身体荡在圆井的空中,黑小一声长长的惨叫。但是上方的保安感受到了绳子猛然绷劲,立即把黑小慢慢往上拉,黑小的身体在空中荡来荡去,惨叫不绝。

  “上去后,告诉他们,”大拿对着黑小喊,“我和老沙下去看看情况。”

  “什么?”老沙喊道:“我们不上去?”

  大拿发力,从钢管上跳回到钢梯上,然后对着老沙说:“你不会跟黑小一样,是个怂货吧。”

  老沙苦笑,这个大拿年纪轻轻的,仗着一身本事,什么都不怕。

  忽然两人的头顶上滴落下来几滴水珠,滴在老沙和大拿的头发和脸上。老沙摸了摸,向上看,心里又紧张起来,这水滴又是一个什么道理。

  忽然大拿在在脚下破口大骂起来:“黑小你这个胆小鬼,就这么点出息吗?我上来再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