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3章

第33章

  大拿边咒骂那个没出息的黑小,边向下爬。

  老沙大声问大拿:“你说黑小为什么会被夹在钢管中间?他自己为什么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谁知道啊,”大拿说,“这小子吓坏了,瞎跑也说不定。”

  “他一定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老沙说。

  “中邪,”大拿说,“倒是听说过中邪的人,会做出一些平时做不出来的举动。”

  老沙犹豫一会,还是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大拿,你听我说,这个圆井一定是个高人布置的东西。”

  “扯吧,”大拿说,“这是当初钢厂抽取地下水的机井而已,被你说的这么邪乎。”

  “你看看井壁,”老沙说,“看看上面刻的东西。”

  “还别说,”大拿仔细看了之后,“这花纹挺有意思的。”

  “这个不是花纹,”老沙纠正大拿,“是一种文字,写的是咒语。”

  “这是哪国的文字啊,”大拿说,“也不是英语那种拼音字母,我一个都看不懂。”

  “我也看不懂,”老沙说,“但是我能肯定些文字是镇邪的。”

  “你的意思是说,圆井的下面有被镇住的东西?”

  “刚才黑小莫名其妙的被夹在钢管中间,”老沙回答,“加上泵机房上的地面突然地陷,就说明这个圆井已经开始失效了,黑小是被某种东西给糊弄下来的。”

  “老沙,”大拿在下面问,“你真的相信有鬼吗?”

  “我不知道,”老沙回答,“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是没有合理的解释的。”

  “等我们上去了,我们好好谈谈。”大拿说,“先不想这些吧。”

  老沙听了,知道无法阻止大拿继续往下,探个究竟,他心里还有一个担忧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个圆井当年是被人很小心的布置在泵机房的位置,现在突然地陷,很有可能是有人有意识的故意破坏。如果真的有这种人,那绝对不是小蟊贼,而是行家,本事不在自己和神偷之下的行家。

  “到底是什么来头呢?”老沙心里想着,估计用不到多长时间,就要和这路同行打照面了。

  大拿和老沙两人又爬了几分钟,两人体力有点跟不上,老沙身上的绳索也到了尽头,也就是说现在到了地下一百米的位置,老沙把绳索解开,拴在钢梯上。两人休息一会,继续向下,终于在二十分钟后,大拿在下面喊:“到底了。”

  老沙心里飞快的计算,这二十分钟,两人又爬了至少八十米,这个圆井,底部和地面的垂直距离是一百八十到两百米之间。然后又老沙也爬到钢梯的尽头,站到底部。然后和大拿两人打量底部的环境。

  圆井的下方是个正方型的大厅,面积远远超过圆井的面积。圆井上方塌陷的水泥块,和一坨摔的变形的操控设备,就摊在地上。

  两根钢管却直入大厅的地面,继续深入到地下。

  两人顺着正方型的大厅,慢慢观察,老沙用矿灯看着四周的墙壁,发现墙壁上画满了壁画。

  而壁画的画面,全部都是战争的场面。壁画上的士兵都是古代的,老沙看了之后,脑门流出汗来,这些古代士兵的盔甲和兵器,都是昨天晚上阴兵过道看见的士兵的模样。

  就在老沙仔细观察壁画的时候,大拿突然喊:“有动静!”然后跑到钢管旁边,用耳朵贴着钢管的管壁。

  老沙也跑过来,学着大拿,用耳朵贴近钢管,可是什么都没听见。

  “有人在里面,”大拿说,“正在用什么金属的东西敲,叮叮当当的。”

  老沙无论怎么努力,都听不到大拿说的声音。但是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去听了,因为他看见石厅墙壁上的壁画,颜料开始发生变化,泛出荧光,把石厅都照射的清清楚楚。

  然后壁画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淡,大拿也注意到了这点,呆呆的看着壁画,壁画的颜色慢慢从五彩斑斓,变成了灰色和褐色,然后所有的图案都慢慢隐去。

  大拿忍不住去用手摸壁画,壁画上的颜料和灰土纷纷下落,跟多米诺骨牌似的,掉落的越来越厉害,到后来就是大块大块的灰土剥离。

  当所有的灰土都剥落完毕之后,大厅四面的墙壁,全部是层层叠叠的人体骸骨堆积在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