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4章

第34章

  即便是大拿这种胆子超大的人,看到了这种东西,也难免倒吸一口冷气,然后不由自主的说:“看来我们钢厂下面,还真的是个墓地……这该是死了多少人啊。”

  老沙有些话不能给大拿说,毕竟自己是贼,而大拿是保安,现在自己和大拿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个万人坑。根据老沙的经验,万人坑分两种,一种是古时候军队打仗,杀降,让俘虏自己挖坑,然后几千几万人的俘虏被自己的挖的坑活埋。但是老沙心里奇怪,这种万人坑一般都不会埋这么深,两百米的地下,战胜的一方不可能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情。不过地面下的地址活动比普通然想的要剧烈,可能上千年下来,这些骸骨慢慢的从地下十几米沉降到两百米的深度,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是这种杀降的万人坑,那么这里的戾气就非常的大,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来有人要在这里弄个转经筒来镇邪。也能解释,为什么黑小突然就发了疯,中邪跑到圆井的下方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活人殉葬的坟冢,古代的大人物都有殉葬的传统。这个规矩直到明朝初年才被当时的皇帝给废除。在明朝之前,无论是中原地区的汉族,还是北方的游牧民族,都有用大批活人殉葬的传统。这个不说偏僻的,秦始皇的兵马俑就是个证明,秦始皇的主墓都是活人殉葬,外围就是兵马俑。古时候的王公贵胄,都好这一口。

  如果这么推断,那这个正方形的地下,就真的还有一个具有价值的坟墓。神偷和嫣儿,还有来路不明的同行,一定惦记的是下面的东西。

  大拿和老沙在下面看了很久,出了中央的两根钢管,再也找不到任何出口和通道。站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尸骸中时间久了。两人也的确瘆的慌。终于大拿说:“看来也就是这样了,我们上去吧。”

  老沙立即赞成,他有太多疑问,需要去找神偷,两人商量一下。这件事,探知的越多,就越能发现更多的诡异之处,老沙心里又一次打起了退堂鼓。

  两人顺着来路,在钢梯上慢慢爬动。下来的时候,心情紧张,时间过得快,倒还罢了。现在两人往上爬的时候,非常枯燥,时间就难熬的很。

  老沙就又和大拿聊起来。

  “大拿,”老沙问,“你当年拼着被部队转业复员,也不吐露你功夫的传承,看来你的武功非同一般啊。”

  “我跟你说了吧,”大拿把老沙已经当了朋友,“我小时候家里穷,我在娘肚子里七个多月就生下来了,身体一直不好,也没个什么好的医疗条件照应。”

  “原来是这样。”老沙说,“那和你学习武功有什么关系。”

  “你听我慢慢说嘛,”大拿就开始说起来。

  大拿是早产儿,身体弱小,一直都是病怏怏的,随时会死掉。家里人也没办法,只能勉强养着他。很多老人都断言他长不大。到了七八岁的时候,大拿还是身体虚弱,躺在床上病的厉害,有一天没一天的清醒,清醒的时候,也说一些不着调的胡话。

  刚好村子里来了一个游走的郎中,大拿的父母病急乱投医,就把这个郎中给引到家里。

  郎中给大拿扎了几针银针,大拿立即就能下地,头脑也清醒了。大拿的父母很感激郎中,问能不能把大拿的病治断根。

  郎中想了很久,才对大拿的父母说,这孩子的脑地里长了一个东西,在十二岁之前会长的非常大,把脑壳都给顶破。所以有这种病的小孩,多半都是傻子,活不过十二岁,这种小孩就是来讨债的。让父母心力交瘁。

  大拿的父母一听,心里就灰心了,因为这个郎中的确说的没错,症状说的都差不多。

  接着郎中就说,大拿这孩子就奇怪一点,按照他脑袋里的那个东西长得大小,他应该早就瘫痪在床上,而且是个傻子。可是这孩子现在还能走路,脑袋也算是机灵,说明这孩子的身体骨骼不一般,如果父母舍得,还是有一个出路的。

  大拿的父母听了这个,哪里还有什么顾忌,郎中什么条件都答应。

  结果郎中的条件就是,大拿跟着他离开,七年后,就让大拿回来。

  于是大拿就被这个郎中带走,那时候他还小,跟着郎中到了一个深山里,七年没有出山。在这七年里,郎中就让大拿跟着他采药,然后教他功夫。七年一到,郎中把大拿叫来,跟他说了,他的老家在什么什么地方,现在他只要一辈子练功,脑袋里的东西就不会对他有影响。然后郎中把大拿的眼睛蒙上,带着他下山,到了一个市镇,分手的时候,对大拿说,他就两个要求,大拿必须要答应。

  一个是在自己五十岁之后,找一个合适的小孩子,把学到的武功教授给他。

  另一个是决不能把自己的本事到处炫耀,只要把武功传承下去就行。如果做不到,会有人来取他的性命。

  大拿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回到家里,连郎中叫什么,具体住在什么什么位置都不知道。家里人看见大拿出去的时候还是个病恹恹的小孩,回来的时候成了一个健壮的大小伙子,当然开心的很,过了两年,就让大拿去当兵。后面的事情,老沙也知道了。

  大拿后来也去找过那个郎中,可是他就算回到当初郎中跟他分离的市镇,也找不到当初的那个大山。估计是郎中在他眼睛蒙上的时候,用什么特殊的办法,在短时间跨越了很长的路程。

  大拿跟老沙说起这些,也没有半点吐露,郎中教他的武功,到底是个什么路数。他必须要恪守这个承诺。老沙也知道这个忌讳,就没有问。

  两人就边说边爬,当大拿说完的时候,差不多就爬到了地面。

  老沙和大拿爬上来,刚好就看见刘所长带着警察正在和保安们争执。

  一个巨大的铲车已经把泵机房的房顶给掀了,一个吊车正在吊着一个巨大的水泥板,悬挂在圆井的上方。

  “你们总算是上来了。”二子跑过来,“刘所长要把这个地陷给封上。”

  大拿看着刘所长说,“下面有东西,为什么要封上。”

  “你上来就好。”刘所长对着起重工喊,“下面没有人了,马上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