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8章

第38章

  大拿看见冬生在水缸的里的情形,想起了自己刚来的时候,刘所长曾经一再的告诫他,千万不要碰蓄水池里的水。后来又在蓄水池里失踪过人,自己虽然下去过,可是没事,时间长了,自己的也把这档子事给忘记。

  现在连续发生了几件事情,都和蓄水池有关系,再看着冬生从刚才惊慌失措,到现在一副安逸的表情,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然后对二子说:“你在这里别走,我有事问你和你的叔叔。”

  二子一听,就疑问的说:“和我有关系?”

  “我记得你进来做保安,”大拿指着冬生说,“是你的叔叔找关系把你弄进来的?”

  “是啊,”二子摸着头说,“这个我刚来的时候告诉过你。”

  大拿把眼睛看向冬生,“冬生叔,你认识以前钢厂的领导吧。”

  冬生点头。

  “我听说过一件事情,”大拿说,“不过一直没当真,这个钢厂从建成起,出过几件大事故。”

  冬生一听,脸色就变了,本来在水缸里很悠闲的样子,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二子也急了,“这根我叔叔又有什么关系?”

  “你叔叔是钢厂的老员工,”大拿说,“不然怎么会有关系,把你给弄进来上班。”

  “一个破保安,还需要什么关系!”二子呲了一声,但是看见冬生的表情,又说,“不会真的是找了人吧。”

  “这年头,你以为工作好找吗?”冬生说,“钢厂又倒闭了,我们镇上那有什么合适的事情让你上班。”

  大拿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问冬生,“您一定有事没告诉我。”

  “我年纪也不小了,”冬生无奈的说,“既然你和二子是朋友,我也把你不当外人,就跟你说了吧。”

  “这蓄水池,当年就淹死过人,”冬生回答,“那时候我还在厂里上班,当时的情况是有三个工人,莫名其妙的就身上流粘液,就跟我现在身上的一样,当时他们也没太在意,可是这个三个工人,在下班后,突然发了狂似的跳到蓄水池里,那时候正是下班,很多工人就看见他们三个头也不回的跳下去的,跳的时候,脸上都开心的很,旁人拦也拦不住……尸骨也没找到。后来厂里人调查,知道他们前几天在蓄水池游过泳,于是我们就猜测,是不是被水里的东西给迷住中邪了。可事情奇怪的地方就是,后来来打捞他们尸首的人,却没事。只是那个两个个打捞对的人上来后什么都不说,再后来,厂里就有传言,说蓄水池的下面有个坑洞,嚯嚯的向下灌水,两个打捞队的人,差点没吸进去,吓得半死……”

  大拿听到这里,茫然的摇头,“我听到的事故,还不是这个。”

  “你说的是炼钢车间钢水泼下来的事情!”冬生的额头又冒出粘液,瞬间把他的眼睛给糊住,“难道那个事故也有蹊跷?”

  “对,我是听另外一个老员工说的,”大拿说,“我也不隐瞒了,就是胡队,我的前任。”

  “胡队不是刚退休吗?”二子问,“他以前是厂里的保卫科科长,他话很少啊。”

  “是啊,”大拿点头,“就因为他是保卫科科长,他知道所有的事故情况,在他退休之前,专门和我谈过一次,他说了钢水泼下来的那件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操作工当时疯了,在钢水吊运的时候,胡乱操作,一整坩埚的的钢水就泼在车间里,那个操作工后来因为渎职,被判了刑,没有了下落。胡队说,他在第一时间找过那个操作工,那个操作工就跟他说,不是他按的按钮,当时他根本就动弹不得,看见操作台的设备自己在运作……胡队本来把这件事情,上报了领导,可是后来的事故报告,根本就没提起这个事情。那操作工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十几年的经验。胡队又去找领导去反应这些细节,但是领导把他给骂了一通,这事就抹过去了。胡队一直觉得这事有蹊跷。直到临走了,才告诉我。”

  大拿说道这里,看见冬生已经浑身瑟瑟发抖,牙关科科科科科的响个不停。

  大拿和二子对视一样,心里猛然一收。大拿心里终于明白刘所长的苦心,刘所长不是不信任自己,刚好相反,刘所长跟器重自己,这个钢厂,发生过太多诡异的事件了,而且自从青花古瓷被挖出来后,所有的神秘事件一窝蜂的开始发作。

  大拿的后背在开始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