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39章

第39章

  老沙把事情说道这里,我已经非常有兴趣了。不知不觉的两个人已经抽完了一包烟。老沙说话时间长了,看起来脸色十分不好,我心里在开始相信老沙说的事情的真实性。他看起来的确是行将就木的样子。

  他的身体没有我刚看到他的时候那么健康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他的精神已经开始萎靡不勘。我本来想告辞,想对他说下次有机会再来找他聊天。

  老沙却意识到我的意图,“多聊一会儿吧,”老沙的说,“我的时间不多,能找个人把这些说出来,死了也安心一点。”

  没办法,我只能继续做一个安分的听众,等着老沙继续说下去。

  “小徐,你懂历史吗?”老沙突然来了一句。

  “廿五史只有《史记》和《汉书》仔细看过,”我老实的承认,“其他的都是匆匆翻了一下。”

  “你对辽金元三朝的历史知道的多不多?”老沙追问我。

  我摇头,“相比之下,那个年代,我更关注北宋的历史,但是我对宋朝的历史也没太多的兴趣。”

  “哦,”老沙点点头,“那还是我说吧,那个钢厂地下埋了一个将军,是辽国人。”

  老沙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我立即兴奋起来,饶有兴趣的听老沙说下去。

  在大拿和二子还有冬生在回忆钢厂从前发生事故的时候,老沙回到了神偷和嫣儿的房间。神偷和嫣儿正在捣鼓他们的设备。看见老沙进来了,嫣儿埋怨,“你敲个门能费多大的事情?”

  “设备又恢复正常了,”神偷说,“这地下的磁场难道在变化?”

  “我不想跟你们说这些,”老沙焦急的说,“你们不是懂的多吗,我告诉你们我看到的一些事情,你们马上查一下。”

  神偷和嫣儿立即紧张起来,神偷问:“你见到什么东西了,我听说钢厂里出了事,你在场?”

  “我觉得钢厂的泵机房下面是个巨大的转经筒。”老沙不罗嗦,直接说道正题,“里面有些文字。”

  “转经筒?”嫣儿说,“那不是藏传佛教的玩意吗?”

  “挖掘机挖出来的瓷器是元朝的,”神偷说,“元朝的国教是藏传佛教,那时候好像有个叫八思巴的人,应该是当时的国师,所以这事不稀奇。”

  “那个转经筒是四十年前才弄下去的。”老沙说,“当初修建钢厂的人用藏传佛教的玩意弄这个,很奇怪不是吗?”

  “是啊,”神偷说,“四十年前正文*革呢。”

  “我给你们写几个字,看你们认不认得。”老沙立即找了纸笔,在上面写了几个自己不认得文字,就是他在泵机房圆井内壁看到的咒文。

  神偷看了看,然后说:“这个应该是西夏文吧。”

  “不是西夏文,”嫣儿否定,“如果是西夏文,我能够看懂一点。”

  “可是和西夏文很相似。”神偷踌躇的说。

  “如果我没看错,”嫣儿说,“这个应该是契丹文,但是契丹文到现在没人能真正破译。”

  老沙想了想,“我在底下看到了几幅壁画。”然后在纸上画起来,画了几个人物的样子,老沙没有什么绘画的本事,他没读过什么书,但是他的优点是记忆力非常好,特别是对画面的记忆力。

  老沙勉强画了几个人物出来,就是他在泵机房两百米地下的壁画画面。在壁画崩塌之前,他差不多把那几帧壁画的大致都记下来了。

  神偷一看老沙画的人物,惊呼起来:“老沙这个还真的跟契丹有关!”

  老沙看着神偷,“你能看出来?”

  “你画的这六个人,有两个是契丹的服饰和头发,还有四个是女真的装扮。”

  “他们在打仗?”老沙说,“原来那几幅画是描述当年战争的场面?”

  “很有可能,那几幅壁画就是描写当年的战争,但是也有可能暗示着什么秘密。”

  “可惜那些壁画都塌了。”老沙不无惋惜的说。